*青火黃黑四口子系列,黃瀨9歲,黑子7

 

黃瀨一路從三年級教室跑到一年級教室,每個星期五中低年級的放學時間都是一樣的,這天也是黃瀨一星期中最喜歡的一天,因為他可以跟最喜歡的小黑子手牽手一起回家!

 

上了小學黑子的存在感依舊薄弱,但黃瀨仍一眼就能在班級中找到對方,他邊喊著弟弟的名,卻敏銳的發現在弟弟總是冷冰冰的小臉中,似乎多了些平常鮮少瞧見的情緒。

 

是憤怒,也是難過。

 

發現這點的黃瀨沒有跟他們家那個黑老爹一樣大喊著是誰欺負我家小孩往前者的方向衝,反倒放輕了腳步,踏進教室,一直到停在黑子身後,過於專注在自己動作上的弟弟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到來,但他卻看清楚了弟弟正努力擦去桌上的塗鴉有多麼傷人。

 

木製的客桌上,被蠟筆用平假名歪歪扭扭的寫著「噁心」、「幽靈怪人」、「臭同性戀」、「滾出去」等等的字眼。

 

金髮孩子看到的第一個感想不是弟弟被欺負,而是原來現在的一年級會的詞已經這麼多了?幾乎快追上他們班那些傢伙用的語句了。

 

「小黑子,加一點洗碗精會更好擦喔!」

 

黃瀨接過黑子手中的抹布,拉著弟弟的手到外頭的洗手台上,沾了一點洗碗精搓出少許泡泡,然後回到教室,麻力地將上頭五顏六色的塗鴉給抹去。

 

金髮孩子的動作輕輕柔柔的,他沒有選擇用很大的力道拼命擦,而是一次又一次,由上而下來回擦拭,就好像藉由這樣的舉動一併抹去弟弟內心的難受。

 

水藍色的孩子看著桌上的字跡一點一滴的消失,內心的某處似乎也漸漸回復原本的平靜,以及滿滿的暖意。儘管仍有一些顏料附著在表層,但已經無法分辨原本的字跡,反倒像極了木頭的畫布,染著五顏六色的色彩。

 

在黃瀨擦拭的動作中,黑子能瞧見抹布的右下方歪歪扭扭地繡著黑子哲也四個字。他記得當時輝拔為了替他縫這幾個字用掉整整一星期的時間,平常總是拿槍的大男人一點也不擅長這種針線活,卻仍是執拗地將它做完。

 

他很喜歡那時輝拔的笑容,雖然字縫得很醜,還被老師貼心的問說要不要重新縫一條,但他卻覺得這條抹布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一條,沒有換的必要。

 

「好啦!我們回家吧!」扯出一抹燦爛的笑,朝黑子伸手,藍髮孩子難得沒有拒絕,默默地把自己的小手搭上涼太比自己要大上一些些的手。

 

明明跟兩個爸爸們比起來,涼太的手小上不曉得有多少,但他卻覺得這雙手就跟爸爸們給他的感覺一樣,無比可靠,也無比安心。

 

只要有對方在,他們就可以一起面對。

 

不論學校裡的人怎麼看他們,他們也不會讓別人破壞他們最寶貝的家。

 

 

2013/12/02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