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這次開工的地點,莫莫他們被安排到較為深處的礦脈,一露面便被喚了進去,兩人踏入前還你一言我一語的交代小傢伙。
  
  「記得陌生人的東西不要拿。」拍了拍拉比的腦袋,克拉克叮嚀。
  
  「也不能和不認識的人走。」莫莫蹲下身子相當嚴肅的道,雙眸與銅鈴般大的翡翠對視,小傢伙點點頭,回以一笑。
  
  「嗯!裡面黑黑的要小心,拉比在這裡等你們回來。」瞧見拉比純真的笑靨,兩人頓時感受到何謂『護子心切』,實在是很想一把將小傢伙攬進懷中搓揉。
  
  就在周圍不知第幾度開始醞釀粉色花朵時,一旁的帝奇默默的抬起右腳,然後快狠準的將兩個很有準爸爸架式的傢伙給踹進礦坑。
  
  某大叔手腳俐落的令孩子驚訝的撐大眼眸,眼睜睜的看著兩人連摔帶跌的栽進礦坑,小臉聽見對方吃痛的哀號時,彷彿感覺到同樣的疼痛,跟著皺了起來。
  
  拉比栩栩如生的表情惹得諾亞悶笑,且為了避免小傢伙誤會自己是在欺負同伴,還很義正嚴辭的撇清關係:「裡頭的人在催了,這樣過去比較快。」
  
  「快你個頭!還有我明明就沒聽到有聲音!」妹妹頭火大的罵道。
  
  分明是忌妒他們和小傢伙的感情太好────
  
  「其實帝奇才是我們最該注意的對象……」摸了摸下巴,莫莫意味深長的道。
  
  「人家不是說小孩子的學習能力很強?」
  
  哪天小傢伙真有樣學樣起來不就糟了……
  
  「所以我們更要好好看著帝奇,免得小傢伙長大跟他一樣沒品味。」家教是很可怕的。
  
  「沒錯沒錯────」
  
  礦坑什麼不好,就傳聲品質最佳,兩人的對話一字不露的傳進諾亞耳中。
  
  帝奇抽了抽唇角。

  他剛剛真該多踹個幾腳才對……
  
  懶得和那兩個傢伙計較,和遠處的工頭交代了聲,方便忙碌期間小傢伙能有個照應,來到拉比面前時,衣服微微被扯動。
  
  一隻小小的手正捉著在上頭。
  
  「帝帝……也要跟莫莫他們進去嗎?」有別方才的乖巧溫順,生嫩的嗓音飽含依賴與挽留。
  
  濃濃的澈綠,悄悄地洩露了不安。
  
  搔了搔微亂的捲髮,一股難以言喻的優越於心坎蔓延,化開後沁出絲絲暖意,柔和了金黃幾分。
  
  比孩子大上不曉得多少倍的手掌覆上耀眼橘絲,指縫滑過彈性柔軟的觸感,十分釋手。
  
  隨意的撥弄髮絲,滿意的瞧見小兔子因為自己的動作反射性的瞇了瞇茵綠,像極了享受的貓兒,可愛的緊。
  
  「我不會丟下你的,畢竟你可是千年公公交待給我的。」不僅不能丟,還必須好好的照顧哪。
  
  真要說起來他反倒比較擔心小傢伙會在這段期間走失,要是把人給顧到不見他的皮可得繃緊一些了。
  
  火紅的髮低垂,掩去了孩子此刻的神情,扯在下襬的小手慢慢放鬆了力量,最後緩緩地收了回去,轉為扯著自己的衣襬。

  明明如此是不起眼的動作,卻讓帝奇無法忽視,語帶疑惑的問:「怎麼了?」怎麼會做出那種彷彿在壓抑什麼的行為?
  
  小手收了收,話語就這麼哽在喉間,欲開口的同時被遠處傳來的喊聲給打斷。
  
  「喂!該上工了!」工頭有些不耐的催促。
  
  「知道啦!馬上過去!」
  
  回答完,諾亞繼續追問:「你想對我說什麼?」

  小傢伙欲言又止的模樣挑起他的好奇心,其中隱約含了煩躁的情緒。

  他不喜歡這種不明不白的感覺,那種不上不下的滋味很不好受哪。
  
  搖了搖頭,綻放平常燦爛的笑靨,童稚的嗓音吶吶的答道:「沒有,帝帝放心去工作,我在這裡等你們。」
  
  幾許熱燙充斥小小的胸臆,接而擴散至嗓子眼,即便連呼吸都感受到那股灼熱,仍是選擇沉默,一口一口的將酸澀的熱流給嚥了回去。

  他不想再讓帝帝覺得困擾了……
  
  白嫩的掌心順了順被自己抓的皺巴巴的衣襬,指尖挾帶躊躇的揪著末端,最後漸漸放開。
  
  鏡片後的璀璨見狀頓時凜了幾分。
  
  帝奇狐疑的抬眉。
  
  這小兔子臉上明明清楚寫著「我有話要說」,居然還跟他說沒有?
  
  不發一語地瞅著對方,敏銳的捕捉清澈背後的淡淡失落以及不曾瞧見的悲傷,不打算強逼下去,彎下身軀,揚起漩渦眼鏡露出落日般的昏黃:「閉上眼睛。」
  
  眨了眨翠眸,儘管疑惑,拉比依然乖巧的闔上眼眸。
  
  孩子毫無掩飾的信任與單純,微微動容了諾亞。
  
  橘髮男孩一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使得帝奇忍俊不已。
  
  半迥,好聽的嗓音落下:「可以張開了。」
  
  緩緩掀起眼簾,率先跳入視野的是漂亮的黑色翅身,翅身勾勒出的花紋宛若一幅精美的畫作,成功地吸引了孩子所有焦點。
  
  黑蝶乖巧的停在諾亞的指節,優雅的掩動著翅膀,邀請一般的舞動。
  
  奇異的喀喀聲響起,順著音源望去,鑲嵌蝶軀的是一只黑色骷髏頭,與翩蝶構成刺眼的對比。
  
  ────如此詭譎而豔麗。
  
  小傢伙直勾勾的盯著黑蝶,絲毫不受牠模樣的影響,原先還參雜絲絲失望的翡翠染上點點雀躍的光采,整張小臉幾乎亮了起來。
  
  「好漂亮的蝴蝶───!帝帝怎麼變出來的?」拉比興奮的湊上前想看個仔細,長長的羽睫快速地煽動,好似眨眼的星辰,無比動人。
  
  孩子直率的反應使諾亞勾起了唇緣。
  
  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兔子一點也不怕他家女士。
  
  也許是因為小傢伙的與眾不同,自己才能接受他的碰觸吧?
  
  僅管偶爾還是會沸騰潛在的嗜血慾望。
  
  「這是秘密。」撐起一抹得意的笑,將黑蝶置於孩子頭頂,以指尖輕輕逗弄蝶尾。
  
  「這孩子叫作蒂絲,我工作的這段期間你可以和蒂絲到後方的樹林玩,記得不要跑太裡面,萬一真的發生事情就叫我,────我一定會趕到你身邊。」放緩的節拍,更襯可靠。
  
  聞言,男孩點頭如搗蒜,動作大到蒂絲都有些暈眩的晃動,
  
  瞥見工頭射出熊熊怒火,胡亂的抹了抹艷紅,踏入礦坑前還不忘回首囑咐:「記得,別跑太裡面!」
  
  抬頭看了看新玩伴,拉比朝帝奇揮了揮手應:「好!」
  
  邁入漆黑的工作場所,任由令人發笑的鏡面掩去所有複雜的思緒。
  
  
  
  稍縱即逝的波動,浮現幾許絕不可能展現的疼惜…────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