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and lonely.

早在很小的時候,尚未到美國生活前他就明白這兩個單字代表的涵義。

但他其實不太明白這兩個單字之間究竟有什麼差別。

對他而言,兩者都是一樣的。

一樣都是一個人。

 

 

週五週末,一結束部活練習火神丟下一句辛苦了然後就飛也似地衝出學校。距離牛肉買一送一的特賣還有時間,用跑的應該還趕得上。

 

今天是青峰固定會來他家的日子。

 

明明沒有約定也沒有電話連絡,但每到了週末青峰就會準時出現在他家門口蹭飯,彷彿這裡才是他的家一樣,待的沒有任何心理障礙。一開始火神還會火大地趕人,但一聽到吃完某人會陪他打一個晚上的球,當作是補住宿費與伙食費,反彈瞬間被興奮取代,等他到回過神時,他已經習慣在星期五晚上多買一些菜,提早回到家做一些準備。

 

剛從婆婆媽媽們的奮戰中生存下來,火神滿身狼狽地捧著好不容易獲得的兩盒牛肉,不知第幾度在內心感嘆家庭主婦合其強大,明明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搶起特賣來就連自己開ZONE都比不上。

 

在腦中轉著家裡面還有哪些必須添購的消耗品,突然想起青峰上星期交代他這星期小麻衣會出新刊,要他順便幫忙買一本回來,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買這種寫真書的火神,結帳時一張臉全紅了。他不停在內心咒罵青峰,活像做賊一樣抓著結完帳的書奔出便利商店。

 

跑出好一段距離他才感覺到手機的震動。

 

是青峰傳來的簡訊。

 

『今天被我老媽逮住沒辦法去你那了,晚餐別準備我的。』

 

他連寫真集都買好了居然現在才講!這混帳!

 

火神無力地垂肩,回了對方一句『知道了』便闔上手機。看了看手裡本來打算做照燒漢堡的食材,決定通通把這些食材給煮光,連一點渣渣都不留。

 

爽約的傢伙沒資格吃他煮的飯。

 

回程的路明明已經走過好幾次,火神卻覺得今天走起來特別漫長。

 

肯定是錯覺。

 

他想。

 

 

 

真的將那一大袋食材通通用光,火神將內心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的情緒通通發洩在口腹之欲上,飽足一頓後整個人橫躺在沙發上,出神地望著天花板。

 

......好無聊啊......之前的他這時候都在幹麻?

 

吃完後他會催著青峰那傢伙去洗碗,自己趁這個時間將開飯前就丟進洗衣機的衣服拿出來晾乾,然後順便換一下小水族箱裡面的水,餵個蝦飼料,接著就跟青峰出去打球,打完回來跟青峰搶浴室,如果是青峰搶到自己就先看出門前錄的NBA,要是換成自己搶到青峰就會躺在沙發上看他的小麻衣。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生活中每個畫面都有青峰的?

 

一個月前?

 

還是W.C結束後?

 

他已經想不起確切的時間點,只知道當自回過神時,這個家開始有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幾本籃球雜誌被隨意地扔在地上,他都能想像出青峰那傢伙看完就隨手妄地上扔的欠打模樣;電視機的下方擺著他跟青峰去挑的黑色籃球;桌上則放著過往絕不會出現在他家,自己幫某個混帳買回來的寫真集。

 

望著落地窗外透進來的月光,飄動的衣物讓他想起昨晚洗的衣服還沒收,他懶懶地挪動身軀,一拉開落地窗,就瞧見夾在自己襯衫與運動服間,那抹不屬於自己的黑。

 

那恍若與夜色融為一體的色澤,瞬間包圍了他全身。

 

火神怔了怔,沒由來地感到眼眶一熱,一個字詞就這麼竄上他心口,怎麼也揮之不去。

 

他懊惱地蹲下身抱著腦袋,悶在手臂間的嗓音有著火神自己也不想相信的埋怨。

 

「可惡......不來就不來幹麻還這麼陰魂不散......

 

腦子都是那傢伙的自己好像也沒救了。

 

清脆的電鈴聲讓火神觸電般地彈起,他三步並做兩步地衝到玄關,儘管內心覺得不可能卻仍抱有一絲期待,心臟跳動的頻率在開門的瞬間提到最高速。

 

「唷!我溜出來了!」

 

火神瞪著面前的傢伙,一句話也沒有說。

 

以為火神還在生自己突然爽約的氣,他撫了撫後頸道:「抱歉啦,我家那老太婆突然要我陪她去買東西,我可是費了好一番功夫才逃走的,你還有沒有吃的?我晚餐還沒吃都快餓死了.....呃!你怎麼哭了啊火神!?這有什麼好哭的啊你!!!」自己不來真對這傢伙打擊這麼大!?

 

......我也不知道,看到你的臉眼淚自己就掉下來了。」青峰不講他還沒發現,只覺得臉上溼溼的。

 

沒哭的那個比哭的還慌張,青峰連忙用袖口擦火神的臉,聞言他一臉受不了地道:「什麼啊......你當我是洋蔥啊?」

 

「你才沒洋蔥白。」卻比洋蔥殺傷力更大。

 

......喂,不要以為你哭我就不會揍你。」青峰沒好氣地捏了火神的臉,越過前者踏進家中,很自然地說了句:「有沒有吃的啊?我好餓。」

 

「因為你說不來所以我把你的份給吃掉了。」

 

「好啦好啦是我的錯還不行嗎?下次不能來我會先說啦!」

 

「這還差不多。」火神打開冰箱,拿出裡頭包著保鮮膜的兩個特製漢堡,卻在青峰接過前收回手,「你是不是還忘了什麼?」

 

「我知道啦!等我吃完再陪你打,今天打到你滿意為止,可以了吧?」

 

「才今天?」

 

「下星期跟下下星期還有下下下星期老子都奉陪啦!」

 

終於,火神露出了他們見面以來的第一個笑容,「說好了喔!下次再放我鴿子我可不饒你!」

 

「啊啊。」

 

從看見火神眼淚的那刻起,他就決定不會再有下次了。

 

 

 

他想,他明白了那兩個單字的差異。

也明白了為什麼在都有lone的前提下,一個前面只多了一個A,另一個卻足足在最後多了兩個字母。

必須要有另外一個人,才能明白什麼是寂寞。

 

因為有青峰這傢伙在,他明白了寂寞的滋味。

但只要有這傢伙在,他永遠也不寂寞。

 

 

Fin.

 

****

其實這是我之前就很想打的東西XD

火神落淚的地方其實我想了很久要不要這樣表達,但我覺得當火神在寂寞時,一看見能讓自己安心的人的臉,一放心下來就會忍不住想掉淚

情人節快樂!

2014/02/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