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出來哈哈哈(

菇菇你做好覺悟了嗎( 

嚴重惡搞有請慎入XD

 

****

 

身為連隊D中隊的中隊長,面對再困難的任務也能臨危不亂,即便是遇上某位菁英工程師的刻意刁難也能輕鬆化解,若很不幸的該工程師喝醉酒老往他身上貼……他也能有五成的把握可以安全將人送回宿舍床上,但面對眼前不曉得讓他該哭還是該笑的情況,米利安頭一次有了束手無策的感覺。

 

數分前,瑪格莉特鮮少地前往他的辦公室,從以前到現在他始終覺得這女人很不簡單,卻沒想到能不簡單到這種地步……

 

「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你,米利安中隊長。」

 

一貫的淡然口吻難得用上請求的字眼,但從對方的眼中看來似乎是……不懷好意要多一些。

 

沒錯,就是不懷好意,其中甚至還有他再熟捻不過的熱衷,他家技官遇到什麼感興趣的研究也是那種眼神。

 

基於禮貌,米利安仍是給了恰當的回應示意瑪格莉特說下去,「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內幫得上的話。」

 

「是這樣的,不久前羅索為了研究偵查機中的核心卻誤觸末日,導致整個人被吸入核心中的多元世界,雖然我可以自由出入其中,卻無法將羅索給帶出來。」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把羅索給「請」出來。

 

太了解羅索技官的個性,表面上聽起來是要他幫忙將羅索帶出來,實際上根本是技官捨不得出來沒辦法只好讓他去逮人,不然憑不遜於技官能力的瑪格莉特,怎還會需要他幫忙?

 

其實就算瑪格莉特沒提,知道技官正處在危險的核心世界,就算會換來對方一個星期的冷眼與炸毛反應,他也會想盡辦法把人給拎出來。

 

只要扯到研究,還是感興趣的那種羅索技官根本不會在乎自己,過去也常常因為投入研究好幾天不吃不喝,累了就注射藥劑,注射完繼續埋首,直到身體負荷不了用昏迷來抗議才會中止。

 

身為中隊長讓米利安養成事前擬定各種作戰計畫與應映方針的好習慣,雖然內心有很大的預感那些方針遇到羅索技官根本只是參考用,仍舊很認真的向瑪格莉特詢問核心內部的情況,可惜只換來對方一句:「要解釋一時半刻也解釋不清楚,只要進去後你就會知道該怎麼做,本能會引導你做出最好的判斷與應對。」

 

若羅索看見瑪格莉特此時的眼神,肯定會像隻被踩著尾巴的貓豎起全身的毛警惕的嚷:「你這女人……又再打什麼鬼主意!?別以為我會蠢到上兩次當!」

 

可惜現在面對女工程師的是熊一般的中隊長,撇除有關羅索與任務的一切,米利安的腦袋是和正常人同步的,自然不可能看出瑪格莉特別有意味的目光。

 

優美的指尖順著偵察機的弧度撫了半圈,「只要把羅索帶回來,你們就能從多元世界中出來。」意思是要是自己沒把技官帶出來,他也不用回來了。

 

或多或少對於瑪格莉特曖昧不清的交代有些無奈,卻拿對方一點辦法也沒有,目前首要之事還是先把羅索技官帶出來比較重要。

 

然後,就回到最初的情況。

 


 

米利安瞪著眼前……比童話世界還要讓他兩眼發直的景象,腳下踩得感覺很像是由積木拼湊而成的塊狀物,寬度大約比他的身體大一些,在範圍外的積木顏色則相對較淺,環顧周遭,所有的景象彷彿被人用同等大小的方塊拼湊而成,莫名地,覺得這畫面好像在哪看過。

 

這個世界雖然被渦弄得人心惶惶,但隨著研究人類開始有與其抗衡的能力,雖然很微弱,至少還是能保住小命。自古以來,人類一直是種閒不得的生物,只要有空暇自然會發展出其他娛樂,最少也能替乏味的生命增添色彩。

 

就算米利安再怎麼不熱衷那些沒營養的東西,或多或少還是聽過遊戲中的經典之作──超級……超級什麼歐來著?之前出任務時沒仔細聽弗雷那傢伙的話,只知道那遊戲前面有超級兩個字。

 

眼前的畫面就很像那遊戲裡的樣子。

 

真要說起來他會知道這遊戲還得多虧弗雷特里西三不五時的洗腦,那不解風情的傢伙總會在任務時興致勃勃與他分享他破到哪裡沒能救出公主很扼腕等等,卻沒料到弗雷的心得居然會在這時候派上用場。

 

早知有這麼一天他當初多少會聽一些進去,而不是完全將前者喋喋不休的內容當背景音。

 

強忍歎息的衝動,準備開始動身找那顆紅香菇這才發現不對勁。

 

──他沒有辦法往左右移動。或者該說,移動的範圍有限到讓他覺得過於狹隘。

 

明明周圍看起來相當寬敞,但能活動的範圍卻只有腳下有別其他顏色的石塊,這是一種很難說清的感受,就好比把人放進一條狹窄的巷子,但巷子兩旁卻沒有高聳的牆面,能將兩側延伸出去的風景看得一清二楚,想跨出去時卻發現根本動不了。

 

此時的米利安就是這種狀態。

 

眨眨眼,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像也不太一樣,原先的黑色上衣不知不覺變成紅色襯衫,卡其色背心與褲子則換成藍色的連身褲……還有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他手中的白手套與頭上根本沒感覺的紅色帽子,中隊長很不情願的發現他對這衣物有那麼一點印象,根本是那個什麼歐的招牌穿著。

 

他是不是該感謝弗雷有硬逼他看讓前者欲罷不能的遊戲畫面,才不至於沒有半點找技官的頭緒。自己到底是該為找技官有了眉目感到開心還是該為這種可笑的環境感到悲哀。

 

揉揉發疼的額角,放眼望去,前方凡是眼前所見之處空中都有很多這種石塊,有的跟他面前的一樣,是很單純的咖啡色,有的則是寫著問號,有的則是和地面的花紋一樣,感覺那些石塊的排列方式很像是故意用來讓人跳上去行走設的,偏偏範圍又不是很廣,好像只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才會暫時立足。

 

……他記得當時弗雷熱情的向他解釋遊戲玩法,好像是操控那個什麼歐的用頭頂方塊拿金幣道具,只要抵達終點就算破關。

 

還來不及細想該怎麼在這個神似超級什麼歐的多元世界找出羅索技官,身體卻擅自動了起來,逕自地往前進,恍若在渴望什麼那般,似乎只要往前走就能消除那種難耐感。

 

原來……瑪格莉特所謂照本能走就是這麼回事?

 

這麼說來,剛到這世界時他就覺得肚子有種饑餓感,原以為是沒吃午餐的關係,以往的話他對餓是很能忍耐的,即便是被某個頑劣工程師刻意挑逗另一種層面的餓,他也能做到先欣賞後享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有股難以抑制的騷動感。

 

那種自身體每一處細胞散發出來的渴望……都讓他有想咬緊牙關的難耐。

 

既來之則安之,米利安很充分的發揮這句話的真諦,往前走了兩步看看頭上的方塊,默默的屈膝一蹬,輕鬆的用掌心從下方拍出石塊的內容物,只見一根試管應聲而落,裡頭還裝著一看就不會讓人覺得美味的綠色冒泡液體。

 

……沒記錯的話,不是應該掉出金幣嗎?怎麼這東西怎麼看怎麼像他家技官的傑作?

 

盯著手中橫看豎看都不可能和金幣扯上關係的管狀物,沒由來地感到一陣口乾舌燥,待回過神時米利安已經將試管內的液體一飲而盡。

 

說不上難喝,卻也美味不到哪去,清涼感隨著液體流入腹中,多少解了一些渴,至少沒有像一開始那麼難受。

 

邊打量四周,努力找尋可能與技官有關聯的一切物品,可惜除了頭頂的方塊與時不時會穿插而出類似排水管出口的柱狀物沒有更多。

 

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路上,中隊長又從方塊中喝下兩根手指勉強數得出來的液體,也吃了一朵大約有他兩個掌心大的超大香菇,只是到後來,總覺得下腹有些發熱,那種熱度跟羅索技官跨坐在他腰際引發的熱度很像,卻沒有相對應的反應,雖然有些納悶,倒不至於影響他的行進速度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也許上天聽到了米利安的心聲,眼尖的中隊長發現前方大約五步遠的空中有一排方塊,其中一顆顯眼到中隊長想不發現都難──紅的很顯眼。毫不猶豫地針對那顆大力拍下,只見一道白色影子夾帶一聲氣急敗壞的叫囂自其中飛出。

 

「該死的女人!我上次不是才警告妳不准用這種方式叫我出來嗎!……米、米利安!你怎麼會在這!」

 

自由落體運行到一半愕然發現下方的傢伙不是瑪格莉特那女人,而是比前者棘手到不曉得多少倍的大型哺乳類,看見那頭熊張開雙手準備迎接自己,某工程師下意識反應就是伸出雙手,在即將落入前者懷抱的瞬間發揮百年難得一見的反射神經,撐住下方寬厚的肩膀把前者當做跳箱一類的物品,順利將身體拋向另外一側。

 

沒料到會被羅索技官以這種方式避開,米利安打從內心發出讚嘆:「原來多元世界也能讓人的身體素質提升啊!」

 

「……你是存心找我吵架嗎大笨熊!」

 

「不,我是來帶你回去的羅索技官。」

 

「哼!我研究還沒結束就算是你也不准壞了我的好事!……你在幹麻雜碎!」氣呼呼的把白大掛下擺從米利安手中扯回來,這傢伙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去嘛混蛋!居然還有心思在那扯他白袍!

 

「我只是想確定剛才看到的東西不是錯覺而已。」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順利找到羅索讓米利安放下心中大石,是否在第一時間將人給帶回去也就變得沒那麼重要,這也讓中隊長有了閒情逸致逗弄工程師。

 

只見米利安很正經、很嚴肅、很慎重的問了一句:「羅索技官,你白袍裡面什麼也沒穿嗎?

 

一根漂亮的中指算是對中隊長問題的答覆。

 

 

TBC

 

 

****

菇菇你快跑啊!!!!(

超級米力歐現正熱賣中大家趕快去搶購(

 

阿晨你要的肉下篇就有了嘿嘿嘿呵呵呵(!?

因為是勞動節所以要開讓菇菇勞動的坑(

 

2012/05/01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unlight 熊菇 米菇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