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黃黑四口子,前篇請點

*青火=爸爸組,黃黑=養子

*青火的職業是IF的設定

*..嗯,稀有的虐心,慎。

 

****


今天,難得青峰和火神同時有休假,這對於身為警官與消防員的兩人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拿火神的說法就是「簡直比衝進火場瞬間就下起傾盆大雨的機率還要小」。

 

想想他們一家也很少像這樣聚在一塊,不是青峰要執勤不然就是換火神在出入火場,大部分時間都處在水深火熱中的兩人,對於家人之間的相處時光就更是重視,難得雙方都有時間,正巧家裡的生活用品與食材也用得差不多,乾脆帶著兩個小的一起到賣場進行採買。

 

「喂!涼太!跑慢點賣場又不會跑掉!」青峰看著自家大兒子拉著冷靜的小兒子拼命往賣場入口衝,受不了的提醒。

 

就不要等等跌倒在那裡哇哇大哭,他絕對會笑涼太活該。

 

「呆輝快點快點──」

 

「好好牽住哲也阿涼太!」

 

「好──!小黑子等等去買你喜歡的奶昔好不好?」牽著黑子的手,黃瀨的小臉興奮的紅撲撲的,聽見可以喝到最喜歡的奶昔黑子的藍眼瞬間亮了起來,然後默默的點點頭,握住黃瀨的手也稍微緊了些。

 

知道這是黑子表達開心的方式,黃瀨的小臉簡直要笑得樂開花了。

 

難得能同時跟兩個爸爸們一起出門,黃瀨與黑子其實也很開心。青峰和火神同時在執勤時,都是請桃井帶兩個孩子,就算兩個爸爸有在家,也常常是見得到一個見不到另外一個,平常有什麼事都是以電話連絡,所以能像現在這樣一家四口聚在一塊,真的很難得。

 

「這麼說來……的確很久沒有像這樣一塊出門了,也難怪這兩個小鬼會樂成這樣。」火神望著涼太興高采烈的與哲也交頭接耳的模樣,內心不免也跟著暖了起來。

 

「也是,你我的工作都不是有週休二日的啊。」青峰咖拉咖拉的推來手推車,正想搭上火神的肩提醒一下彼此也很久沒有好好來場「1 ON 1」,眼角餘光就瞥見賣場提供給汽車的出入口,有一輛灰色轎車正以不該行駛進賣場的速度朝入口駛來。

 

身為警官的本能告訴青峰事情可能不簡單,提高警覺的同時也用手肘戳了戳火神。

 

火神同樣也發現門口的異狀,還不能判斷那輛車子失控的軌跡也不好輕舉妄動,加上也不是沒有遇過喜歡開快車搶車位的人,總之,先把兩個小鬼給叫回來比較重要。

 

從火神的眼神看出前者的意圖,青峰拉大嗓音喊道:「喂、涼太、哲也!來我這一下!」

 

黃毛小傢伙疑惑的回頭,手探進口袋摸索了一陣,突然慌張的大叫:「啊──!呆輝!我把火把拔給我的護身符掉在車車上了!快點幫我嗶一下!」

 

說著黃瀨就牽著黑子三步並做兩步的衝到他們停車的地方,嚇得青峰在內心暗罵了聲,涼太那傢伙跑得方向正好是那輛車會經過的車道啊!

 

「可惡!回來!涼太!」正想把手推車交給火神,沒想到前者比自己衝得更快,眨眼間穿著黑色襯衫的身影就從自己面前飛過,然後直直撲向一黃一藍,耳邊驟然響起刺耳的煞車聲與喇叭鳴笛聲,加上其他客人的驚呼一瞬間讓青峰愣在原地。

 

明明以往面對再險峻的案件,就算與歹徒正面對峙也不曾像現在這樣,被刺骨的寒意沁遍全身,登時,青峰的腦袋除了空白剩下的就只有緊抱兩個小鬼被車頭過大的撞擊力給掃到一旁的火神,與下方不斷流出的豔紅。

 

內心,好像有什麼也在此時響起了碎裂聲。

 

青峰嘶啞的嗓音響遍了整座賣場入口。

 

「大我──!」

 

該死、該死、該死──!

 

「嗚、嗚咽……火把拔……你醒醒、涼太討厭番茄汁啦……嗚──」同樣被嚇得不輕的黃瀨,因為火神的保護只受了點擦傷,小手顫抖的推著倒地不起的火神,金色大眼瞧見火神身下不停冒出討厭的紅色液體,整個人更加慌亂,身旁的黑子則是呆呆的望著朝他們衝來的青峰,一張小臉全都白了。

 

「涼太,不准哭!不要動你火把拔!」

 

涼太被青峰嚴厲的嗓音嚇的一頓,平常要是被青峰這樣罵肯定會哭得淅瀝嘩啦,此時僅僅是強忍著淚水,將黑子抱在懷中,乖乖的點頭。

 

快速的檢查火神的傷勢與脈搏,叫了救護車後再次叮嚀小傢伙們不要動火神以免造成二度傷害,這才轉過身,從外套的內袋亮出警徽,臉上的笑容瞬間讓肇事者還想辯解什麼的話全吞回復中。

 

「不錯嘛?連偶爾休假出來買個菜都能讓老子逮到現行犯?」青峰一步步的逼近車主,與笑容完全不相襯的銳利藍眸,寫著森冷的殺意。

 

「你很幸運啊,挑在我孩子都在的時候撞我的人,做完筆錄你最好安分點,不然……」青峰狀似輕鬆的搭上對方僵硬的肩,冷冷的在對方耳畔低喃:「……我會讓你讓你連喊冤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待在牢裡過下半輩子。警察什麼沒有,多的是讓人揹黑鍋的手段,隨便找點污名竄改一下,想讓你做幾年牢是幾年,了嗎?」

 

被勾住的傢伙點頭如搗蒜,兩種不同的鳴笛聲也逐漸清晰,青峰走到兩個小傢伙面前,牢牢地抱住。

 

「……沒事就好。」

 

「呆輝、對不起……嗚……都、都是因為我……」黃瀨的眼淚不停往下掉,一旁的黑子雖然也嚇得不輕,卻始終沒有哭出來,反倒用自己的手替黃瀨抹去那些眼淚。

 

「說什麼傻話?你家老爸可是打也打不死的超人!一定沒事的!」青峰的話一方面是在安慰兩名孩子,另一方面也是對自己打強心針。

 

……一定會沒事的,對吧?大我?

 

 

 

黑色的身影分別牽著兩個小鬼的手,三雙不同色澤的眸望著病床上,彷彿只是睡去的熟悉容顏,左邊的孩子率先晃晃大人的手。

 

「哪、呆輝,火把拔幾時會醒來啊?你不是說送醫醫火把拔就會好了?為什麼他都不醒來?火把拔偷懶啦睡好久!」他好想念火把拔做的菜喔!呆輝做的真的超難吃的──他要火把拔做的啦!

 

右邊的孩子則是握緊了比自己大上很多的掌心,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呆呆的望著床上的另一位父親,湖水藍的眸子彷彿死寂的湖面,映照不出任何光彩。

 

「輝拔……火拔會一直睡下去對嗎?」明明是疑問句,藍髮孩子的口吻卻像是肯定句。

 

青峰只是笑了笑,分別摸了摸兩名孩子的腦袋,然後一把將兩個孩子勾進懷中,緊緊地、像是要把兩個孩子刻在空盪的靈魂那般,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跟平常一樣。

 

「你們火拔跟我說,他最近工作有點累,所以想休息一下,你們可以體諒他吧?」

 

「咦咦!火把拔累累嗎?那要睡飽飽才會有精神!」

 

「……」藍髮孩子沒有回應,只是低頭不語。

 

「所以啦!再大吵大鬧大我會被你們吵醒的,你們兩個去幫我買寶礦力回來,醫院門口處有販賣機,知道在哪吧?」

 

「欸?」

 

「……我知道,走吧、涼太。」

 

「要兩瓶啊!哲也!」

 

黑子點點頭,牽著黃瀨踏出病房,關上病房門前大大的藍眸深深的望了朝他們笑得燦爛的青峰一眼,

 

……他一點也不喜歡輝拔這種笑容。

 

 

 

寂靜的病房內,青峰再也掛不住笑意,一臉像是快哭出來一樣摸著已經開始冰冷的臉龐,褐色的指尖滑過火紅的髮絲,怎麼樣也無法相信今早還笑著對他說下次他們兩人一起排特休,帶兩個小傢伙到海邊玩的傢伙,如今只剩下他不願正視的冰冷。

 

冷到他的心也一並緊縮著,幾乎快要讓他喘不過氣。

 

青峰從來就不曉得原來心痛是會死人的。那種不論怎麼呼吸都沒辦法減輕的滾燙感,幾乎讓他有種快窒息的錯覺。

 

「……喂,你也差不多該醒了吧?涼太那小子一直嫌棄我做的菜難吃到比遙控還差耶!沒有你我們會餓死的啊!」

 

捧著火神的臉頰,對方依然睡得安穩,這次青峰的嗓音已經開始染上壓抑的鼻音。

 

「你不是消防員嗎?是個消防員要死就給我死在火場怎麼能因為一個混帳而死啊!沒有你兩個小鬼頭該怎麼辦!誰來替他們洗衣服啊!告訴你我可不會安慰涼太那傢伙,不想讓他哭到兩個眼睛腫到看不見就給我醒過來!」

 

到後來青峰根本是用吼的吼出來,一拳打在白色的枕頭旁,床上的人身軀彈跳了下,卻沒有露出抱歉的笑容朝他說:「你真的很遜耶!」有的只是青峰陌生的淡然表情。

 

「可惡……給老子醒過來啊你這笨蛋神!家裡沒有你……你要我怎麼辦啊!?兩個小鬼沒有你的睡前故事又該怎麼入睡啊……?」

 

沒有你,我該跟誰one on one?

 

該跟誰抱怨局裡那個禿子有多欠揍?

 

又該跟誰比誰會活得比對方還要久?

 

「喂,我讓你贏可以了吧?你會活的比我久,所以不准你擅自決定啊!知道的話就給我點回應啊!可惡……」

 

如果這是夢,誰快一拳把他打醒。

 

如果不是夢,也給他一拳好好認清失去摯愛的現實,是有多苦澀、多難受、多想痛扁對方再揍自己一頓。

 

可惡,算我求你、睜開眼啊……大我……!

 

TBC

 

**** 

鮮少的,我居然沒有讓兩光放閃光(欸

剛好出車禍就應景寫一下了XDDD

因為不太擅長的關係可能沒辦法表現出那種揪心的感覺OTZ

2012/09/09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