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黃黑四口子系列,前篇請點

*青火=爸爸組,黃黑=養子

*青火的職業是IF的設定

*然後我果然不是虐的料(靠

****

「呆輝、呆輝……火把拔、呆輝哭哭了!」黃瀨搖著睡午覺睡到上半身整個掛在沙發下的青峰,意外發現總是跟大魔王一樣恐怖的呆輝居然哭了!瞬間小傢伙像發現新玩具一樣口吻可驚奇了,琥珀色的大眼也瞪的跟銅鈴有得比,讓本來在一邊安分畫著自己畫的黑子也默默湊了過來。

 

能看見輝把拔哭的機會可不多,除了之前有一次惹火火拔差點鬧家庭革命時,不小心看見輝拔偷偷躲在廁所擦眼淚以外,就沒有第二次。

 

……啊、被火拔踹出的眼淚不算喔!

 

「啊?這傢伙是怎樣?睡覺也能睡到哭?」難不成是夢到他珍藏的寫真全被哲也給塗得慘不忍睹啦?

 

「喂、白痴峰、醒醒!喂!」火神好笑的拍著青峰有些濡濕的面頰,登時有些意外。

 

這傢伙……還真的哭了?他原本還以為涼太是把青峰的口水當成淚水說。

 

「唔……呃……?」模模糊糊地睜開眼,漸漸在視野中清晰的是火神無奈的表情。

 

「快起來,等等要開飯了!再睡下去我就把你的那份給吃掉──嗚哇!」

 

火神話都還沒講完就被青峰一把拉過去,嚇得火神差點沒反射性的打飛青峰,「你、你幹麻啊!?想嚇死誰啊!」

 

難得的青峰沒有回嘴,只是一臉愕然的捧著火神的臉上上下下的摸著,然後恍若大夢初醒般的喃喃自語:「……是溫的……」

 

還是說這裡才是夢?

 

緊接著青峰就在火神與兩個小鬼頭驚悚的眼神下狠狠賞了自己一巴掌,啪的一聲,火辣的疼痛立刻擴散開,嚇得黃瀨抓著黑子的衣服怯怯的道:「呆、呆輝怪怪!竟然打自己……!」

 

「你在幹麻阿白痴峰!再打你也不會變聰明啦!」這傢伙瘋了嗎!居然打這麼用力!都紅了啦!

 

青峰抓住火神擔心探上來的手,貼到自己還火辣辣發疼的面頰,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歸屬那般,露出安心的微笑,和青峰相處這麼久,這是火神第二次瞧見青峰這種笑容。

 

第一次看見時,是在自己莫名奇妙被他上的時候,當時青峰那傢伙還很蹩腳的跟他說以後想繼續跟他1 ON 1,雖然很火自己是在下面那個,卻完全討厭不起這樣的青峰,想想這樣好像也沒什麼不好,就點頭答應了。

 

當時,青峰的笑容就跟現在很像。不過,卻不會像現在這樣有讓他心口一緊的悶疼感。

 

「……是真的……你、你還活著?」

 

「廢話!我又還沒死別隨便咒我!還有不要趁機亂摸!」一拳就往青峰的腦袋招呼過去。

 

「痛!很痛欸笨蛋神!」捂著發疼的腦袋青峰火大的回罵,這次死死抓住火神的臉認真的問:「喂、你是真的大我吧?不是假冒的?」

 

「你是睡昏頭啦?要不要我把你過去英勇的事蹟跟小鬼們說一次?」眼看火神作勢就要一吐為快,青峰連忙捂住對方的嘴阻止。

 

「不用了!不用!我知道你是真的!」要死了說出來他以後哪還有臉在小鬼面前抬頭啊!?這傢伙肯定是火神不會錯!貨真價實的笨蛋神!

 

「……所以?你到底是怎樣?作惡夢啦?」拉下青峰的手,火神用自己的手臂替青峰擦去臉上尚未乾涸的淚水,登時讓青峰怔了怔,然後一把圈住火神,聞著對方身上的氣味,稍稍平復激動的情緒後才悶悶的說了一句。

 

「……沒什麼,只是夢而已。」

 

幸好,是夢。

 

那種痛,在夢裡嚐過就夠了。

 

對於青峰沒頭沒腦的話火神聽得是一頭霧水,不過倒是確實感受到青峰的餘悸。都嚇出一身冷汗了,這傢伙。

 

難得在孩子面前任由青峰摟著,火神下巴擱在青峰的腦袋上,就像平常安慰涼太作惡夢一樣拍著青峰的背,「雖然不曉得你夢到啥,不過,居然能讓你嚇到哭出來肯定是很不得了的事吧?」

 

皺眉,青峰反問:「……我有哭?」

 

「不然你以為我剛才擦的是啥啊?口水嗎?」

 

「是嗎……我有哭啊……」忍不住用腦袋在火神的胸口左右蹭了蹭,青峰陡然仰首望著火神不解的神情,露出一抹讓火神胸口露跳一拍的深情笑容:「我超愛你的!大我!」

 

「……哈!?突、突然間發什麼神經阿你!這種早就知道的事不用特地說出來很丟臉耶!」青峰這傢伙難道睡到腦袋壞了!?

 

「喂!哲也!帶涼太回去房間畫畫!你老爸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火把拔說!」

 

「去死啦我可沒話跟你說!放開我!哲也不准聽他的!」哼!平常他跟哲也的感情可是最好的,青峰這傢伙怎麼可能動搖他──

 

青峰賊賊一笑,亮出殺手鐗:「明天我買兩杯香草奶昔給你喝!」

 

聽見有奶昔黑子瞬間倒戈,點點腦袋,就這樣拿著自己的畫往樓上跑,連開口都不用,看見小黑子跑走的黃瀨立刻抓著自己的畫追上去:「小黑子你要去哪裡?等等我啦!」

 

「等等!我買三杯給你快回來阿哲也!青峰你這傢伙居然用奶昔收買哲也未免太過份了!卑鄙啊!」

 

搞什麼青峰這傢伙!睡個午覺起來也有事他今天到底是招誰惹誰啦!?可惡……之後他絕對要抓青峰一起幫忙熱飯菜!

 

「隨便你怎麼說,好不容易失而復得你休想阻止我!」

 

「哈?完全不懂你在說啥!放開我啦!這裡是客廳耶死青峰!」

 

敏捷的抓住火神揮上來的拳頭,青峰舔著前者的手腕,然後又在火神的額頭落下一吻,在火神意外的眼神下居然沒有開始剝他褲子,只是把整個人的重量往他身上壓。

 

「……你到底怎麼了?很奇怪喔!」從剛才就淨說些莫名奇妙的話。

 

青峰沉默了很久,才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我夢見你為了保護兩個小鬼被車撞,然後就離開我了。」就連回想夢境的畫面胸口都會隱隱泛疼,察覺青峰緊握的拳頭,火神受不了的給對方一記鐵頭功。

 

「痛──!你幹麻阿大我!」害他差點忘了要說啥。

 

「你才是!不要隨便在夢裡殺了我白痴!誰會因為這麼蠢的事死掉啊!」

 

眨眨眼,青峰莞爾:「說的也是,我們的勝負可還沒分出來呢!」看誰會活得比較久的勝負。

 

「哼、我肯定會活的比你久,放一百二十顆心好了!」他才不像青峰有縱欲過度的危險。

 

「去……切!」明明平常都罵得很順口的『去死』,不知怎麼地現在的他就是不想用這個詞:「好啊、我縱慾也只能拖你下水而已,告訴你你也逃不了!」

 

「啊!?別開玩笑了你!」豈料,火神沒有抗拒青峰啃咬他脖子的舉動,只是緊緊抱住青峰的脖子,罵了句:「你可不準贏我啊白痴峰!」

 

聞言,青峰的眸瞬間染上不可多得的溫柔,「你也不準贏我啊!笨蛋神!」

 

「什麼啊……這樣是要怎麼分勝負啊!?」這也不能贏那也不能贏的,幹麻還要比啊?

 

「平手不就得了?笨欸。」故意把火神的瀏海往上剝開,露出一大片潔白的額頭,然後滿意的瞧著火神老大不爽瞪著他的模樣。

 

咬牙,火神受不了的罵:「──當初說要比的到底是誰啊!!」

 

 

 

我就知道你會沒事的,大我。

 

就算是夢,我也不準你擅自離開我。

 

這輩子,你休想。

 

休想。

 

 

Fin

 

****

一切都是青峰在做白日夢(爆

我把明天的進度丟上來了明天要認真校稿了啦(今天都在混((欸

有被我虐到的請汪汪兩聲!!(被打

 

2012/09/09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火 黃黑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