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黃黑四口子系列,前篇請點

*青火=爸爸組,黃黑=養子

*青火的職業是IF的設定

****

「加油!再來要消滅細菌人了!我們就快成功了涼太!」

 

已經痛到不曉得該說什麼的黃瀨,只能怯怯的點點頭,另一手改抓黑子的袖子,露出我準備好迎戰的慘烈表情。

 

火神吸氣、吐氣,將沾了優碘的棉棒快速往黃瀨的傷口一抹,當黃瀨感覺到痛的時候火神也已經抹完一邊的膝蓋,本來以為黃瀨已經哭到沒有力氣,沒想到又痛得嚎啕大哭。

 

「嗚嗚嗚……嗚……噫……痛……細菌人壞、壞……嗚啊啊……」只是這次的哭聲明顯比剛才的威力要弱上很多。

 

「涼、涼太!老爸現在要幫你施加神奇的魔法!快擦乾眼淚!」

 

眨眨眼,又有幾顆淚珠掉落,小手擦擦溼溼的面頰疑惑的問:「什、什麼魔法?」

 

幹得好青峰!

 

火神一邊在內心叫好,一邊趁黃瀨注意力全放到青峰身上時朝左邊的傷口下手。

 

──要死了他哪會知道有啥魔法?不過是情急之下隨口胡謅出來的。快想、快想出個什麼名堂啊!

 

突然,青峰靈光一閃,煞有其事的把掌心虛放在涼太的左邊膝蓋上,然後緩緩的畫著圓,像是在唸魔咒一樣激動的道:「痛、痛痛──飛走了!」

 

火神與兩名孩子就這樣盯著青峰定格在指向天花板的手勢,大的是看不下去的扶額,小的是歎了口氣,被施魔法的那個則是傻了下,爾後開始啜泣,又從啜泣變成大哭。

 

「嗚……呆輝的魔法沒用啦……火拔之前用過了啦!嗚嗚嗚……好痛喔!真的好痛啦嗚啊啊啊──」

 

「靠!你這傢伙幾時用過了怎麼不早講!」青峰一手捂著耳朵,紅著臉惱羞成怒的罵。

 

「就之前涼太撞到桌角那次,我哪知道你這麼沒創意只想得出這個啊!」果然他不該對青峰抱太大的期望。

 

「啊啊吵死了啦!再哭我就用紗布堵住你的嘴!」

 

不但膝蓋受傷,幼小的心靈也被青峰一起傷了個透,黃瀨就像要把全身的力氣用完似的拼命的哭:「嗚哇──呆輝是笨蛋啦嗚啊啊──騙人啦啊啊啊──好痛啦嗚啊啊──」

 

「你說誰是笨蛋臭小子!」

 

「嗚哇──呆輝兇我啦──腳痛痛呆輝又兇我──我不要跟你好了啦!」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小傢伙生氣的推開青峰,轉頭撲進黑子的懷裡邊哭邊把鼻水淚水沾到黑子身上。

 

黑子看了看黃瀨的腦袋,又看了看被拒絕意外受打擊的青峰,拍著黃瀨的背安慰,小腦袋已經在打算等等要拿哪件衣服來替換了。

 

……他一點也不想穿著沾著涼太鼻水還有淚水的衣服在家裡走來走去。

 

火神抓過放在桌子隔層的報紙,連紙帶人的把青峰推往陽台的方向,「你先在這待著,哪、拿這個打發時間。」

 

「啊?為啥是趕我啊!?喂、大我!喂!這報紙我今天就看過了啦!」

 

被火神關到陽台外的青峰敲著鎖得死緊的落地窗,雖然不是不能破窗而入,但這樣一來他八成要在這裡睡上一個禮拜,想想還是等火神包紮完比較妥當。

 

嘖、涼太這死小鬼!害他被放逐到邊疆又霸佔了大我,等他能進去時看他還不好好教訓他一頓。

 

『我不要跟你好了啦!』大兒子邊哭邊推他的表情不停在腦內播著,青峰嘖了聲,靠在陽台邊緣以手蓋住大半的腦袋,眺望著遠方燈火繽紛的夜景,小聲的抱怨,「……什麼跟什麼啊?竟然說不要跟我好……小鬼啊這小子?」

 

青峰此時的背影就像被女兒甩了一樣,落寞的很。

 

「涼太才三歲,當然是小鬼。」

 

聽見後方傳來的嗓音,青峰連頭都沒回,耍起性子不爽的道:「幹麻?不是叫我待在陽台?」

 

到底誰才是小鬼啊?真是。火神好笑又無奈的搖搖頭,走到青峰身後以背靠著前者,語帶笑意的問:「怎麼?被涼太討厭所以受到打擊了?」

 

「好笑,誰會因為這種事受到打擊啊?」說著,又把臉往曲起的手靠近了些。

 

「少來,你只有在不開心或是鬧彆扭的時候才會把臉埋進身體裡。」

 

……可惡,既然知道幹麻還問他啊!煩欸!

 

在內心掙扎了老半天,仍是敵不過天下父母心,青峰彆扭的用腦袋撞了撞後方的火神,洋裝不在意的問:「喂、那小子……傷還好吧?」好歹他也是涼太的老爸,老爸關心兒子是天經地義的,所以他問也是很正常的!

 

青峰這傢伙真的很笨拙欸!連關心兒子都這麼拐彎抹角的。

 

收回放在青峰身上的重量,火神道:「你怎麼不自己親眼確認一下?」

 

「啊?你什麼意思──」

 

回頭,青峰就看見黑子扶著黃瀨望著自己,金髮孩子抽抽咽咽的喊著:「剛、剛剛的不算……呆輝、呆輝不要不理涼太……雖然呆輝兇巴巴又黑黑但是涼太還是喜歡你啦嗚嗚嗚……」

 

「你說誰兇巴巴又黑黑啊?涼太?」青峰皮笑肉不笑的咖啦咖啦按著手指關節,像個大魔王一樣步步逼近手無寸鐵的小綿羊,雖然很想轉身就跑但是膝蓋的痛楚制止了涼太的動作,就在孩子嚇的閉眼的同時,腦袋卻被某個大大又溫暖的東西拍個正著。

 

「咦……?」

 

「不錯嘛,你打贏了細、……細菌人……死大我不准笑!」回頭罵了在後方笑得很不客氣的傢伙,青峰握拳,朝涼太一伸,「很能幹嘛!不愧是我兒子!」

 

小傢伙眨眨眼,屁股後幾乎都能看見左右晃動的狗尾巴,開心的握拳也朝青峰的大拳頭一碰,露出天真無比的笑容。

 

「嗯!我很努力唷!」

 

青火家的黑老爹,雖然幼稚了點,但還是有攏絡兒子心的本事的。

 

 

 

隔天。

 

「火把拔!呆輝又把人家的布丁吃光光了啦!」那是他想留到點心時間跟小黑子一起吃的耶!壞蛋!

 

昨夜才上演父子情深的一大一小,才隔不到24小時就鬧家庭革命了。

 

「哈?那是你的嗎?」

 

「是人家的啊!前天火把拔買給涼太的!」黃瀨氣的嘟起小嘴,憤憤不平的瞪著青峰。

 

被蹬的不痛不養的傢伙漫不經心的問:「你有寫名字不成?」

 

被青峰這麼一問,黃瀨登時愣住,然後一臉震驚的說:「沒、沒有……」火拔說是買給他的,就是他的,為什麼還要寫名字?

 

「既然沒有就不能表示是你的,我看沒人的當然就吃掉啦!所以錯不在我,是沒寫名字的你不好。」黑的都能被青峰講成白的了。

 

「可、可是……可是那是涼太的布丁啊!」為什麼變成是他的錯?明明是呆輝吃掉的!

 

「你沒寫名字誰知道啊!不想被人吃掉下次就乖乖寫上名字不就得了?」

 

為什麼布丁還要寫名字?火拔買給他不就是他的了嗎?為什麼他的布丁被吃掉還是他的錯?為什麼輝拔就沒有錯?

 

正在一旁教黑子摺衣服的火神,終於忍不住開口了:「喂!不要把你的職業病亂用在涼太身上!明明就是自己吃的承認不就得了?」那種誤導的邏輯會害涼太的思考也受影響的。

 

「我說的是事實啊!放在冰箱裡拿出來吃有啥不對?」

 

「是沒有不對,不過那是涼太的。」

 

「隨便啦那種事情!不就是個布丁再買不就有了?」

 

……剛剛因為一個布丁跟自家兒子認真討價還價的又是誰啊!?

 

想到腦袋打結涼太也不懂為什麼最後會變成是自己的錯,過熱的腦袋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他的布丁被輝拔吃掉了,布丁沒了、都是自己的錯」這三點,愈想愈混亂,最後終於情緒失控的哭起來。

 

「我、我的布丁……火拔買給我的布丁沒了……沒有了啦……嗚……都、都是我沒寫名字所以布丁被吃掉了啦嗚啊啊……!」

 

要死了,涼太怎麼理解成這樣了!?

 

「都你啦白痴峰!害涼太思考錯亂了啦!」

 

「干我屁事啊!是他自己要理解成那樣的怎麼怪我!」

 

「追究起來還不是你先混淆他的!」

 

「哼、誰叫這小鬼這麼笨。」

 

「他幾歲你幾歲阿白痴峰!有點大人樣好不好!」

 

眼看著兩名爸爸又要陷入爭吵迴圈,黑子將自己跟涼太的小褲褲摺好,慢慢走到冰箱拿出自己的香草奶昔,然後一屁股坐到哭得抽抽噎噎的黃瀨隔壁。

 

藍髮小傢伙吸了一口,遞到黃瀨嘴邊問:「要喝嗎?」

 

金髮孩子邊吸著鼻子,點點頭,也吸了一口奶昔,甜甜的滋味瞬間在味蕾化開,順利停下前者的眼淚。

 

「好甜……」

 

「嗯。」黑子拿回來再喝一口,淡淡的問:「還要嗎?」

 

黃瀨又點了點頭,眼角含淚的扯出一抹笑,就這樣跟黑子你一口我一口的分著奶昔喝,布丁什麼的早就被前者拋到腦後,忘得可徹底了。

 

 

 

****

慘了我家的輝拔好幼稚XDDD

居然如此正當化自己的行為是怎樣XD

 

2012/09/14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火 黃黑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