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

*雖然標題是青火青,不過感覺比較像是青→←火這樣。

****

「青峰!我不是告訴過你好幾次會染色的衣服要分開放嗎!」啊啊──他很喜歡這件襯衫的說,本來是鵝黃色現在居然被染成很噁心的土黃色!

 

「分開洗很麻煩耶,又不會怎樣,那樣也挺好看的啊。」坐在沙發上的傢伙回頭,瞥了一眼火神手中被「污染」的襯衫,不痛不癢的道。

 

這態度成功的點燃火神的怒火,「青峰大輝,下次你再不分開的話,以後伙食就沒你的份!」

 

「靠!這招也太卑鄙了吧!」


眼看火神沒有半分妥協的意願,青峰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下來,前提是,在他有記得的情況下。

 

儘管已經警告過青峰,但三不五時還是會上演不是青峰的衣服被染成紅色的,不然就是火神的襪子被染成灰色的,原因是青峰根本不曉得該怎麼分辨哪些會染,哪些不會,以為不會的丟下去卻沒想到會,以為會的丟下去卻很無辜的被其他會染的給犧牲了,到後來火神乾脆在丟進洗衣機內逐一過濾,避免增加衣服報銷率。

 

實行分類以後,情況的確好轉許多,不過,不到一個星期,當火神從洗衣機內拿出自己的內褲時,意外的發現他的內褲從白色變成很詭異的青色。

 

……怎麼會?他明明有把會染的給拿起來了啊?

 

一鼓作氣的把裡頭的衣服全撈出來,一件一件檢查,果真發現屬於青峰的藍色外套,本該被他放在另外一籃的,竟然神奇的出現在這裡。

 

火神盯著手中的外套許久,腦袋閃過一絲很低的可能性,若有所思的開始晾起衣服。

 

 

 

這天,火神跟平常一樣把衣服分類好後,蓋上洗衣機的蓋子,回到廚房開始準備午餐,青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無聊的翻著運動雜誌,確定火神開始開火,且短時間不會離開後,起身伸個懶腰,和平常一樣搔著肚子往臥房走去。

 

本來還在打呵欠的傢伙,偷偷瞄了客廳一眼,確定火神確實還在切菜後,腳步一轉,朝浴室──也是洗衣機的方向前進。

 

明明是在自己家,青峰卻活像在做賊一樣躡手躡腳的摸進去,小心翼翼地打開洗衣蓋,然後快速的把手伸進腳邊另外一籃,被火神分類成會染色的衣服,隨便抓了一件就往裡面丟,然後大功告成的蓋上蓋子。

 

「哦──我就想說奇怪,明明我都已經分好了怎麼還會混在一塊,原來是你搞得鬼死青峰!」


「噫!你這傢伙走路怎麼都沒聲音,是想嚇死誰啊!」

 

「嚇死你啦白痴!你幹麻把會染的衣服丟進去啊!」


當場被逮到青峰也懶得找藉口,大大方方得承認:「對啦!就是我放的,偶爾幾件被染又不會怎樣,幹麻這麼計較?」

 

「這不是計不計較的問題好嗎!再說,你為啥這麼喜歡讓衣服染在一塊啊?不是很難看嗎?」之前青峰還抱怨過之前那件牛仔褲被染成很醜的咖啡色,為什麼現在又做這種會讓雙方不愉快的事?

 

「是很難看沒錯,可是我就是喜歡啊!我喜歡看見你的衣服或是我的衣服被染色。」雖然有時候真的醜到爆,但他從來沒有因為這樣而不穿過,甚至每次穿上那些被染成五顏六色,甚至是很慘的衣服出去,內心都有說不出的滿足。

 

「啊啊!?你傻了不成!?根本沒有意義啊!」

 

聽見火神這樣講,青峰登時不爽的吼回去:「誰說沒有意義了!你以為我很喜歡穿那種詭異的衣服啊?要不是因為是從你的衣服染過來的,不然打死我也不會想被染好不好!」

 

「……」火神愕然,不確定的問:「簡單講就是……你喜歡我(的衣服)染上你的顏色,或是你(的衣服)染上我的顏色這樣?」

 

「對啦!既然你這麼討厭,我不會再做了啦。」那口吻與其說是生氣,倒不如說是有些受傷。

 

見狀,火神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嘴邊的笑卻愈擴愈大,「你真的是白痴耶,白痴峰。」

 

「啊啊!?我宰了你喔笨蛋……唔!」

 

神字還含在嘴裡,下一秒就被火神全吞進唇瓣中,火神的吻很突然,僅僅是在青峰的唇上重重的印了一下,很快便離開。

 

分開後,火神眼睜睜的看著青峰瞠大藍眸,一臉愕然,黝黑的臉龐瞬間染上驚人的火紅,簡直就像加熱過後的巧克力快要融化那般。

 

火神燦爛一笑,「這樣不就染到了?白──痴。所以下次不準你再偷偷扔衣服進去聽見沒?」

 

「……」

 

「喂!回答咧?」

 

火神得到的答案是比方才更加激烈的吻。

 

 

 

不過,從那天以後,青峰跟火神的衣服就再也沒有「交互感染」過了。

 

 

Fin.

 

****

其實是看到青火互穿衣服後,就想到洗衣服,然後又想到衣服被染成別的顏色..

所以就有這篇了XD

我喜歡這樣的純情峰(*´∇`*)

 

2012/12/03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