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神田偷吻兔子後的NG
  
  「你、你在幹什麼啊────!」年輕書人又羞又氣的擦著微熱的唇,難以置信的瞪著神田。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嗄嗄叫的吵死了……」他身上可是有傷的,叫得他頭都痛了……
  
  聞言拉比硬生生的把即將脫口而出的高八度吶喊給壓了下去,急忙地換成了氣音,急促的口吻還是聽得出很激動。
  
  「────阿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不、不是第一次?」見鬼了那第一次是在什麼時候!
  
  還有明明是這傢伙先吻人的為什麼身為被害者的他還要這麼低聲下氣啊───!?
  
  「……
  
  「不准沉默!阿優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裝死的!」
  
  某兔子用盡力氣死命搖晃著神田的肩,對方仍是沒反應。
  
  ……奇怪?他的手背怎麼濕濕的?
  
  定眼一瞧,拉比手上沾滿了鮮艷的血,而某人已經因為失血過多外加體力透支而失去意識了。
  
  「阿優你太狡滑了撒────!竟然在這種時候昏過去!!給我起來說清楚啊───
  
  
  
  只能說神田這傢伙昏的時間點真是掌握得太好了……
  
  
  
  Fin.
  
  
  ****
  
  其實神田是假裝昏死的可能性比較高吧XDDD
  因為懶得回答蠢兔子的追問..
  
  感謝點閱ˇ
  
  2011/06/17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