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飛高高


相信很多爸爸們都喜歡跟孩子玩刺激點的肢體遊戲,從最基本的騎馬打仗到難度偏高的幽浮(抓著小孩子腰轉圈圈),不論是哪種,都是能增加親子關係的親密互動。

 

騎馬打仗以青峰的個性沒把小鬼們當馬踢就很不錯了。開什麼玩笑,就算是自己的兒子他也不准他們爬到他頭上,慣壞了以後哪還制得住?讓小傢伙們坐在肩膀已經是青峰的極限。

 

黑子曾冷著一張小臉以天真的面容問過他們家輝拔,為什麼不可以騎馬馬?結果換來青峰一臉嚴肅的回答:「能騎老子的只有你們火拔……呃咳……」然後下一秒就被坐在旁邊的火神以一記漂亮的上勾拳KO。

 

直到現在兩個小傢伙們還是不曉得為什麼輝拔不願意讓他們騎馬馬,明明火拔就可以,到後來兩個小鬼自動在腦中解釋成:「因為輝拔是火拔的專屬馬馬,所以他們不可以騎」,加上除了騎馬打仗外其他例如轉圈圈和飛高高之類的輝拔都會跟他們玩,很快的小鬼們就徹底把這個疑問丟到腦後。

 

對才三歲的涼太與哲也而言,輝拔願意跟他們玩比較重要,不願意玩的繼續吵下去只會換來大大的拳頭,涼太頭上的腫包就是最佳鐵証。

 

尤其,最近兩個小鬼簡直就像上癮一樣,對於輝拔的飛高高。

 

只要青峰一到家,迎面而來的不是小鬼們軟軟嫩嫩的歡迎回來,而是由大兒子帶頭後面跟著同樣閃著雙眼的小兒子,然後由金髮小鬼期待開口:「呆輝、高高!高高!」

 

青峰的飛高高,真的很高,跟火神正統的飛高高不同,是會真的把人給拋到半空的那種「飛」。

 

那種騰空的感覺就像在天空飛一樣,比起火神的飛高高小傢伙們更喜歡青峰的,一開始火神看見青峰的飛高高時差點沒嚇死,還沒開罵卻先聽見小鬼興奮的笑聲,加上青峰的確發揮良好的臂力,沒發生漏接的慘案,雖然多少有點擔心,但火神終究還是默許了青峰的飛高高。

 

只是,遊戲還是要有個限度才行,不然就會像青火家一樣發生悲劇。

 

青峰航空這次載到黑子,一旁的黃瀨小臉興奮的紅撲撲的,高舉著雙手在一邊鼓舞:「呆輝、高一點!高一點!」小黑子一定也喜歡高一點!

 

「哦!那就高一點吧!」

 

被青峰抱在懷中的黑子表情可就沒有剛才的雀躍了,他知道只要輝拔露出整張黑黑的臉都在發光的表情,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只能說,年僅三歲的黑子實在是太了解他們家輝拔的魯莽個性,這一飛不但飛到空中,更是直接飛進了天花板,當下方的一大一小外加正在二樓曬衣服的火神聽見響亮的碰撞聲時,下一秒落下的不只有藍髮孩子,甚至連天花板都掉了下來,險些沒砸到黃瀨。

 

「……嗚……嗚嗚……」

 

雖然說黑子很少會哭,但孩子對於痛楚的承受度是有限度的,當青峰一臉糟糕的接住藍髮孩子時,看見懷中的孩子大大的藍眸開始累積水氣,連忙摸著黑子的腦袋瓜安撫。

 

「哲、哲!我知道你最勇敢了!別、別哭啊……!」不然等等要哭的就是他了。

 

弄哭涼太還不會怎樣,畢竟大我已經很習慣自己三不五時就逗他娛樂一下,但弄哭哲可是等同自己外遇一樣的大事啊!被火神知道自己不被剝了一層皮才有鬼!

 

先聲明,他可不是怕火神也沒有懼內,只是……只是五臟廟加上下半身幸福全掌握在對方手中才不得不妥協的。

 

被剛才的撞擊聲外加天花板給嚇得不輕的黃瀨愣愣的看著地上的殘骸,發現小黑子居然露出一臉快哭的表情,瞬間像炸毛的貓生氣的用小拳頭打著青峰的背,生氣的嚷著:「輝拔壞壞!讓小黑子哭哭了!大壞蛋!」

 

聞言青峰立刻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捂住金髮小鬼小聲公般的嘴,連忙道:「哲只是因為太開心所以才哭的!」

 

「騙人!啊……都有包包了!」金髮孩子擔心的摸著藍髮孩子已經開始腫起來的腦袋,立刻替前者呼呼,「小黑子痛不痛?我有幫你打輝拔了!不哭哭……」

 

打著比起自己還是由涼太來安慰哲還要有效的如意算盤,青峰不著痕跡的在內心暗自叫好起來。

 

只要哲沒哭其他一切都好辦!天花板什麼的隨便掰個理由再裝回去相信大我絕對不會有其他意見,但萬一讓大我知道天花板之所以會掉下來的原因……他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家裡養隻公老虎絕對比母老虎還要棘手。母老虎還能用哄的,公老虎可不吃這套。

 

至少他家這隻就不吃。

 

就在青峰鬆了一口氣時,被黃瀨摸著腦袋安慰的黑子,情緒就像找到了宣洩口,好不容易忍下來的淚水宛若被推倒的積木,說垮就垮,顆顆斗大的淚珠瞬間佈滿整張小臉,登時讓青黃父子兩手足無措。

 

黑子不像黃瀨會哇哇大哭,而是抖著粉嫩的唇眼淚不停往下掉,從喉嚨深處發出的壓抑嗚嗚聲反而更讓人心疼,笑起來會彎成月牙的眼角也哭得泛紅,青峰可以感覺到懷中的小傢伙確實很痛,痛到渾身都在顫抖了。

 

本來青峰還沒什麼罪惡感,如今卻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什麼很可惡的事,明明只是手滑不小心讓哲撞到而已……

 

小孩子不是愈撞愈勇嗎?他小時候也是這樣撞過來的怎麼換成是哲他就覺得錯得人好像全是自己?搞不懂啊真是的!

 

「……這裡的慘狀是怎麼回事?」剛從二樓下來的火神看著客廳的狼藉,皺著眉問。

 

剛才在樓上叫了老半天要青峰他們把要洗的衣服拿上去,結果不但沒半個傢伙理他,還聽見奇怪的碰撞聲,下樓一看卻發現青峰抱著難得會哭紅眼框的哲也在發愣,看了看地上的理應裝在天花板的物體,太了解青峰一但熱衷起來就完全不顧周遭情況的個性,火神立刻就把事實推測出個七七八八。

 

火神在青峰急欲辯解的同時接過前者手中的小兒子,熟練的讓黑子的小腦袋瓜靠在他的肩膀,就像平常在哄前者入睡時一下一下的輕拍黑子的背,哭得太賣力的藍髮孩子很快就在火神規律的拍打下有了睡意,火神抱著黑子的屁股將小傢伙滑落的身軀往上提了些,完全不把青峰不能算是解釋的解釋給當一回事。

 

「等我回來前你最好想個讓我能接受哲也腦袋腫起來的理由,萬一讓我知道是飛高高飛得太忘我不小心撞到,我就要你當馬讓哲也騎一個月!」

 

一大一小幾乎都能在火神的背後瞧見殺氣騰騰的嘶吼虎面了,讓明明沒做錯事的黃瀨也嚇得皮皮挫。

 

青峰能想出什麼更好的理由嗎?

 

當然不可能。

 

黑老爹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跟乾脆趁火神安撫哲的空檔,殺到玩具X斗城買隻小木馬回來了。

 

……至少自己還有個木馬能當代打。

 

可惡……下次飛高高得記得移動到後院,就不用擔心會撞到頭了。

 

 

Fin.

 

****

預計的髒髒文我難產了(哭

很猶豫CWT32要不要出青火新刊,還在掙扎中..OTZ

最近工作比較忙所以一直沒時間更新Q_Q

 

2012/10/05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