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將臉深深埋進少年的頸窩,磁性的嗓音少了以往那份淡然與從容,取而代之的是滿溢的真切情感。
  
  「若只是單純的憐憫我的情緒就不會因為你的一舉一動而起伏,也不會時時刻刻都惦記著你,更不會因為你感到悲傷時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帝奇沒有發現自己的一字一句都是最赤裸的情話,以往他最不屑一顧的語句,此時卻再自然不過的拼湊出來。
  
  轉眼,少年不知打哪來的力量,將帝奇推倒在地,失去了光芒的綠瞳責備似的.瞅著身下的男人。
  
  「你要我怎麼信你?我不過是在你夢裡出現的人不是嗎?明知不會有結果,你又為什麼要執意的去捉住?」乾淨的聲線透露出主人的絕望。
  
  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傷害,才能讓一個人露出如此萬念俱灰的神情?從那殘破不堪的青翠中除了空洞更是藏了龐大的寂寞,他知道…少年原本擁有的光采應該是自信而調皮的,不是像現在這樣毫無生氣的模樣────
  
  即使,他或多或少的察覺少年前些日子極力隱藏的情緒,他還是相信他,說是他逃避也好,膽小也罷,但他…寧願相信眼前的小傢伙,也不願讓這難得的情緣斷送於此。
  
  或許他不能抹去少年受過的傷害,但他願意陪伴在他身旁成為他的支柱,就算讓現實的他一直沉睡下去他也心甘情願。
  
  過去的他,沒有在乎的事情,日子過一天是一天,他也不怎麼在乎,但在他嚐過了相伴的美好,體會過了和小傢伙打鬧的滋味,領悟過了重視的難得可貴,突然再將他丟回沒有了小傢伙的世界,一切將不再有意義。
  
  「我不在乎結果,我在乎的是你,你的感受、你的情緒、你的一切一切,你說我固執也無所謂,只要我認定了一個人,我就再也不會放手。」
  
  是說他一生中也只認了小傢伙這一個人啊───
  
  「就算要我永遠的留在這裡我也願意────」明知少年瞧不見自己的容顏,帝奇還是牽起一抹笑,一抹堅定的笑,笑容中的篤定不容置喙。
  
  「甜言蜜語誰不會說?難道你可以為了我連生命都拋棄嗎────」尾音落下,少年的手準確的壓向男人脆弱的頸項,雙手掐住男人的咽喉,從那不小的力道可以得知少年不是開玩笑。
  
  豈料,帝奇沒掙扎也不反抗,只是伸出手撫向少年的臉龐,薄唇開闔,字字句句寫著堅毅以及毫無保留的付出。
  
  「如果這是你的希望,我會幫你達成……」
  
  若生命可以換來拉比的笑顏,可以洗去他身上的悲愴,對他來說非常值得。
  
  或許…他早在一開始就已經將心遺落在小傢伙身上,找也找不回了。
  
  「下手要俐落一點啊,窒息死的話聽說過程都不太好受───」某人連這種時候都有閒情逸致開玩笑。
  
  帝奇感覺到喉間的雙手微微地顫著抖,琥珀在下一秒瞠大。
  
  「為什麼…───」滴滴晶瑩自無神的眼眸中落下,手中的力量怎麼也加深不了,觸起的柳眉滿是不解,短短的三個字恍如隔了千萬個世紀才問出口,那是經過漫長的等待才沉澱出的沉重語調。
  
  因為對方的問句感到莫名的心酸,然而更多的是滿懷胸膛的包容。
  
  「那是因為我愛你啊…小兔子。」輕淡描寫的口吻,盈滿了男人最真摯的情感。
  
  少年難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眸,瞧見對方如此明顯的訝然,更讓帝奇添了幾許無奈,怕小傢伙不相信,帝奇清晰的重覆了一次───
  
  「───我愛你,拉比。」管他是夢還是現實,他只知道,他愛上了這名出現在他夢中可愛的少年,徹底愛慘了他,儘管聽起來相當荒繆,那又如何?能夠毫無保留的傾訴便是莫大的奇蹟了。
  
  拉比的手緩緩地從帝奇的脖子上離開,慢慢的移到男人的胸口,低垂的眼簾掩蓋了少年的眼神,橘髮少年似在確認一般,不怎麼肯定的回問。
  
  「你說…你…愛我───?」
  
  高掛墨黑的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補全了缺圓……
  
  而帝奇並沒有發現拉比的異狀,只是莞爾。「對,我就這麼不值得相信嗎?要我說幾次都可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小兔…」
  
  親膩的呼喚都還未結束,帝奇只覺胸口竄上一股刺骨的寒意,更是有如冰樁搗入心口一般的疼痛,昏黃的細眸剎然睜大,接著全身上下如同被人抽去所有力氣一般,癱軟無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拉比接下來的行為。
  
  少年的雙手交叉覆蓋在帝奇的右胸,也就是心臟的位置,隨著金光自胸口衝出,帝奇也意識到似乎有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被連根拔起,確實地崩毀了。
  
  「…小兔子……?」虛弱的嗓音再再地動搖著拉比的決心,咬牙,拉比強迫自己忽略對方帶有淒涼的語氣,少年該慶幸自己無法瞧見帝奇此刻的神情。
  
  原本自負的金黃漸漸隕落,琥珀的眸似在問著為什麼,充斥其中的是深刻的哀傷與苦澀。
  
  或許是將帝奇此時的聲音與當年失去摯愛的呢喃重疊,拉比握緊了光芒散去後出現在手中的鑰匙,艱難的吐出三個字。
  
  「───對不起。」為了他,他不得不傷害對方……
  
  少年自男人的身上爬起,步向一旁的湖岸,縱身跳入湖中。
  
  隨著落水聲響起,帝奇的熱情也被沖刷殆盡。
  
  少年最後的歉意,根本彌補不了缺了一角的心扉,只能任由龜裂侵襲著昔日完整的心,吞噬帝奇付出過的情,這輩子,僅此一次的愛意。
  
  
  
  儘管他隱約有察覺,但血淋淋的現實擺在眼前卻不代表他承受的了,承受被當成替身的事實────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