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詠悲哀,血染月暈,無情的殺戮鋪陳歷史的先跡,無數生命的殞落換來的是悲?是喜? 


而拜倒在黑暗下的你,能否保有坦然?

 
以及那吸引我的透徹?

 
亦或是…蒙上隱晦────


男人性感的薄唇含著一抹玩世不恭的笑,琥珀的異眸透露殘暴而溫柔的神采,清脆的皮鞋聲回盪在昏暗的長廊中,宛若死神一般的聳然。

 
「Hola~帝帝!」一道軟嫩的童音無預警的自男人上方落下,可惜男人對於女孩來無影去無蹤的軌跡早已習以為常,更是達到了無動於衷的境界,隨著女孩手臂的環上,男人無奈又帶點放任的問。

 
「怎麼?今天沒帶著咧囉四處跑?」這孩子不是三天兩頭就拐了咧囉到處跑?現在這時間還能瞧見她在這裡實在是挺不容易的。

 
「咧囉不曉得躲到哪了,找不到。」女孩略帶抱怨的口吻嚷著,跟著任性的搖著雙手,連帶著牽動男人的身子跟著左搖右晃。

 
紫眸古溜溜的轉了一圈,蘿特垂眸,閃動的波光顯著好奇與生為諾亞與生俱來的冰冷。「哪~帝帝,你家可愛的玩偶呢?」

 
記得幾天前帝帝不是帶了個很可愛的玩偶回來?怎麼都沒瞧見個人影?

 
聞言,帝奇牽動了唇角,邪俊的面容表達了前者的玩味,彷彿得到高級玩具般,難掩雀躍。
 

「我正要去叫醒他。」昏黃化成詭譎的金黃。

 
「哦───」
 
 
 
 
以黑色為底調的房內,陳列著許多書籍,房間中央擺著一張手工精緻的手扶座椅,椅面是以黑白格子交幟而成的花色,一名擁有奪目橘髮的少年恰若精緻的玩偶,安穩的沉睡在上頭。

 
潔白的襯衫托出少年纖細的身軀,以及白皙可人的面貌,似乎輕輕一碰便會應聲而碎。

 
────更是撩起男人欲徹底摧毀的慾望。

 
探出修長的指節,巡禮般的輕撫過少年的豔絲,根根分明的羽扇,光滑如瓷的雪肌,男人以食指和拇指勾起少年的下顎,薄唇傾瀉出低沉磁性的嗓音。

 
「該起床了,親愛的小兔子───」

 
男人的聲音就如同一把鑰匙,開啟了少年沉眠的鎖,半迥,人兒緩緩徵開眼簾,一雙動人而耀眼的祖母綠迷濛地望著男人。

 
「又到了我們共舞的時間了。」放開了手,帝奇優雅的退後一步,朝拉比行了個禮,探出手,宛如紳士邀舞一般的迷人。

 
少年將焦距放在男人身上,漂亮的綠眸仍舊美麗,卻少了分原本屬於少年的靈動。

 
「來吧,小兔子。」

 
少年不發一語的,答應了男人的邀請。

 
音樂,開始演奏。

 
────這是一支無法退出的圓舞曲。

 
男人,擒著一抹令人膽寒的笑,隨著舞步的擺動,兩人的身影在昏暗的燈光下逐漸隱去…
 
 
 
 
被黑暗洗禮過的你,依舊如此迷人───

 
從今以後,你將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玩偶……

 
 
 
小兔子…
 
 
 
 
END
 
 
 
 
 
****
 
嗯,算是偏黑暗的一篇文
別問我在打什麼囧
只是,想打看看這種文章而已XD
 
 
 
 
2008/12/01 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