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麥依蒙初來到物質界時,梅菲斯特相當一個頭兩個大。

 

自家弟弟不受控制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自己也相當習以為常,只是他沒有想過弟弟竟然也會有水土不服的症狀。

 

或者該說,是睡眠不足。

 

在虛無界亞麥依蒙不常回到住處,每次到了睡覺時間常常就地挖洞把自己埋起來,等到睡到自然醒或是被吵醒才會竄出來——地之王的稱號當之無愧。

 

問題來了,到物質界地面不是說挖就可以挖,儘管自家弟弟隨便一揮手就可以弄出好幾個窟窿,但是,這是他的學園——還是他的房間,說什麼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亞麥依蒙搞破壞。

 

況且亞麥依蒙要的是被包覆的舒適感,就算挖了下面也沒東西讓他窩,只會嚇到人並且增加不必要的開銷。

 

面對想找洞鑽的弟弟,梅菲斯特是這樣回答的:「不然你出去隨便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我想待在兄上身邊。」

 

「我這裡可沒洞讓你挖。」

 

地之王左看看右看看,自動自發的摸到梅菲斯特的床上,拉著棉被一角把自己給捲成春捲,棉被頂端只剩下綠色的天線。

 

「這樣就可以了。」

 

挑眉,既然亞麥依蒙都這樣說他也不勉強,他可沒有強迫自己弟弟挖洞的不良嗜好。

 

……亞麥依蒙捲成這樣要他蓋什麼?

 

「亞麥依蒙,你捲半邊,另一半給我。」

 

地之王反向轉一圈滾到兄長身邊,只見棉被蠕動了幾下——裡頭傳來亞麥依蒙悶悶的嗓音。

 

「……纏住了兄上。」

 

「你是怎麼捲的!等等、不要用爪子!這件可是特別訂做的啊——!」

 

折騰老半天好不容易把亞麥依蒙和被子分開,為了避免自己的被子慘遭迫害,梅菲斯特從櫃子裡拿出原本床組的棉被扔給亞麥依蒙。

 

「你捲這件。」

 

「是。」

 

於是亞麥依蒙再度把自己捆得密不通風。

 

 

 

可惜梅菲斯特太小看亞麥依蒙多年來養成的睡眠習慣,儘管把自己裹得緊緊的還是無法入睡,最後只好扭著身體拼命把腦袋擠到棉被外,就這樣瞪著兄長的睡顏直到天亮——給了梅菲斯特很好的早安禮。

 

結果,一天兩天下來亞麥依蒙根本沒有入睡,臉上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雖然本來就有了但是還是看得出有差別。

 

反正惡魔幾天不睡也不會構成大礙,梅菲斯特也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梅菲斯特看見最近的正十字學園局地震被害報告書,裡頭頻繁到離譜的震波才猛然想起自家弟弟有個很麻煩的老毛病。

 

自從亞麥依蒙脫離幼年時期就不曾再出現過,最近卻因為接二連三的睡眠不足終於再次復發。

 

小時候的亞麥依蒙只要睡不好就會引發地震,畢竟年紀年幼還無法完全控制能力,程度輕的話只是稍微晃個幾下,嚴重則直接上演地龍翻身給他看——是翻到可以看見岩漿的程度。

 

反正虛無界這麼大讓亞麥依蒙晃個幾下根本沒什麼大不了,岩漿的話也很常見,直到有一次亞麥依蒙連續一個月都睡不好,震到虛無界沒有一處的地表是完好的,甚至讓大半的虛無界被地層深處湧現的岩漿給吞沒,造成一大票惡魔被燒死才引起重視。

 

為了阻止亞麥依蒙的地震眾惡魔無所不用其極的安撫前者,可惜不論怎麼哄都無效,到最後撒旦乾脆把前者敲昏,地震仍舊沒平息。

 

正當撒旦考慮要不要乾脆殺了前者避免虛無界被破壞得更徹底,自己正好從父王手中接過昏迷的弟弟,說也奇怪,本來還搖的眾惡魔必須飛在空中才不被影響的地震竟然奇蹟似的平緩,像是為了證實,他試探性的放手,地面瞬間又搖的山崩地裂。

 

幾乎是當下,父王就命令他抱著亞麥依蒙直到不會再引發地震才准鬆手。

 

也是那次之後他才曉得原來自家弟弟有這麼難搞的毛病,隨著年齡的增長,亞麥依蒙愈來愈能控制自己的能力,就算睡不好也能壓抑那股衝動,久而久之梅菲斯特就徹底把這件事給拋到腦後。

 

然而,到了物質界的亞麥依蒙儘管已經壓抑過能力,但還是無法完全控制,那些流出的力量放在虛無界或許沒什麼,但換成物質界就足以媲美有感的震度了。

 

只要情況再惡化,梅菲斯特有很大的機會看見自己的學園變成一片廢墟。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惡魔紳士終於開始想辦法讓亞麥依蒙入睡。

 

當下梅菲斯特的反應就是找一處空地把亞麥依蒙給埋了,卻沒料到前者說什麼也不願妥協,死活賴在他身上就是不下去,氣得梅菲斯特把亞麥依蒙的臉給推到變型一樣沒用。

 

——甚至還因為這樣開始鬧起脾氣,從原本的有感震度抬升到輕級地震。

 

「你給我滾回虛無界。」

 

聽見兄長要把自己遣回虛無界原本的輕級地震眨眼間晃動到連站都站不穩的強震,立刻引起學生的恐慌,意識到威脅只會造成反效果梅菲斯特只好趕緊安撫。

 

「好好好——我不送你回去,你快點停止!」再這樣下去他的模型都要被震垮了!

 

——原來模型的安危比學生還要重要。

 

聽見兄上的保證地震才緩和下來,抓在梅菲斯特身上的手緊了幾分,似乎是在說:「我不想回去。」

 

理事長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任憑弟弟掛在自己身上,轉著腦袋思考著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

 

離開他不行,不埋又睡不著,難不成要在他視線範圍內弄個大型盆栽給他挖?

 

——等等、只要是可以讓他挖並且在他看得到的範圍內,又能埋起來的東西就可以了吧?

 

「兄上?」

 

察覺兄上的笑容亞麥依蒙虛弱的問,接連兩個禮拜的失眠為了抑制那股翻覆一切的衝動就讓他耗了大半的體力。

 

「1(eins)、2(zwei)、3(drei)。」

 

梅菲斯特彈指,把亞麥依蒙變回老鼠的模樣,然後又從禮帽裡頭拉出一個飼養老鼠用的飼養箱,裡頭塞滿了木屑,接著把虛弱的弟弟扔進去。

 

變回老鼠的亞麥依蒙掉入木屑堆以後一點一滴的往下挖,慢慢的挖到箱子的角落,加上箱子是透明的關係小小的眼睛可以很直接的看見兄上望著自己的模樣。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快睡吧。」

 

點點頭,亞麥依蒙繞個圈圈調整最舒服的姿勢,把腦袋埋進胸口前又望了兄長一眼,確定兄長的確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並且還催促性的點點下巴,才安心入睡。

 

梅菲斯特支著下顎,看著箱子內的亞麥依蒙平穩呼吸的模樣,埋怨性的低喃:「真是會給人添麻煩的弟弟。」

 

只是那口吻與其說是抱怨,不如說是溺愛要來得多。

 

 

 

Fin.

 

 

 

****

pixnet的格式還不是很習慣,所以之前搬的文章和現在的格式會有不同請別在意...(我不想再改了Q_Q

覺得亞麥依蒙把自己捆成粽子的地方很可愛XD

地震=地之王表達情緒的這點也很好笑(欸

 

其實只是想寫黏哥哥的亞麥依蒙,與嘴上雖然嫌麻煩卻縱容弟弟的理事長而已XD

 

感謝點閱ˇ

 

2011/12/01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