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寫原創,不過會是以短篇短篇來呈現。

*「我的小小情人」主要是寫父親對女兒特殊的親情

 

****

 

離別,對於孩子而言是很難懂的兩個字。

 

簡單凡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在小小年紀就明白這兩個字的意義,儘管他寵女兒疼女兒,但他不是那種傻得看不清楚狀況的家長,他的晴晴可以懂,但不是現在,更不是以這種方式。

 

所以當他發現自己跟好友的談話全被門後的小小身影聽進去後,他完全亂了方寸,以往在職場無往不利的腦袋,此時就像燒壞的主機,華麗地當了。

 

左軍暘看著傻掉的好友,一瞬間腦海先閃過完蛋了三個字,但發現晴晴沒有掉頭就跑後,那點擔憂逐漸轉換成興災樂禍。

 

哎呀,難得能看見好友露出這種天要塌下來一樣的慌張表情,不多欣賞幾下也太對不起自己了。虧這傢伙還好意思說自己不是傻爸爸,通常當傻爸爸的自己都不會有自覺好嗎。

 

「晴、晴晴,那個、我......」簡單凡緊張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他不曉得女兒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聽的,又或者根本從頭到尾都聽進去,以致於他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又要從哪個地方開始解釋?

 

五歲的孩子雖然無法正確明辨是非,但懂得詞彙已經很多,也能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代表什麼,而他們家的晴晴又比一般的小孩機伶,過往他一直很引以為傲,但此時的簡單凡只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遲頓一點,不用太多,一點點就好,至少可以不懂他們方才的對話。

 

沒有任何一名孩子在得知自己的母親是為了生自己而喪命,還能平靜去面對的。已故的妻子對他很重要,女兒也同樣重要,儘管他失去了這世上的摯愛,但她留了他這輩子最重要的寶貝給他,所以他一點也不希望他的小寶貝因為這樣自責,甚至認為是自己害死媽媽。

 

簡又晴眨眨圓圓的大眼,在簡單凡愕然的目光下伸出白嫩的小手,明白女兒舉動的涵義,他二話不說地蹲下抱起小寶貝,想說的話有很多,但到了嘴邊卻怎樣都拼湊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爹地,你愛晴晴嗎?」女孩軟軟嫩嫩的嗓音幾乎快讓當爸的簡單凡心都化了,他點頭如搗蒜,深怕點慢點就會讓女兒產生不必要的不安。

 

「愛!當然愛!晴晴可是我最最最重要的小寶貝!」某人的語氣幾乎像是在宣誓了。

 

「那爹地你愛媽咪嗎?」

 

「愛啊!妳跟媽咪都是爹地最重要的家人!」

 

「嗯,晴晴也最愛爹地,最愛媽咪,所以就算媽咪不在了,晴晴也會一直、一直愛你們!」小小的手臂懷住簡單凡的頭,女兒溫暖的擁抱讓簡單凡差點丟臉的哭出來。

 

或者該說,根本已經哭出來了。

 

原本以為晴晴小小年紀應該不懂離別,沒想到女兒看得比自己還清楚,還透徹,他真是太失敗了。

 

「你啊,都一大把年紀居然還需要晴晴安慰你,真不是普通沒用。」左軍暘很沒心沒肺的在一旁吐嘈,惹來前者一句哽咽的囉唆啦你管我,吸鼻子的聲音清楚得讓人無法忽視。

 

抱住爹地的晴晴與後方的佐軍暘交換了眼神,兩人的笑容裡有著同樣的無奈與笑意。

 

只是有別於簡又晴天真的笑容,左軍暘的笑明顯是帶著看好戲的成分。

 

晴晴才五歲就把這傢伙吃得死死的,長大後一定不得了啊。

 

默默在內心替好友默哀三秒鐘,左軍暘臉上再度掛上優雅的笑,像是故意似地,湊到簡又晴面前問:「那我呢?晴晴,妳喜歡我嗎?」

 

「喜歡,軍暘哥哥很溫柔人也很好,還會煮好吃的東西給我吃。」每次爹地工作太忙時,軍暘哥哥都會陪她玩,所以在爹地之後他最喜歡的就是軍暘哥哥。

 

「喂!死軍糧你不准打我女兒主意!」就算是高中以來的至交他也不准!他的寶貝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哎呀,你家爹地不准我跟妳要好,該怎麼辦?」將為難的表情表現的唯妙唯肖,氣得一旁的簡單凡牙根癢癢,手裡的動作卻沒慢上半點,火速將女兒往後挪,活像左軍暘是多可怕的壞人一樣。

 

「爹地,晴晴不可以跟軍暘哥哥要好嗎?」簡又晴抬頭,眨著水汪汪的烏黑眼眸一臉沮喪,那表情要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讓簡單凡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內心糾結無比。

 

瞥見旁邊的傢伙的眼神,簡單凡瞬間看出前者眼底的笑意──帶點惡質的那種。別看這傢伙臉上笑瞇瞇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肚子內搞不好連腸子都是黑的,簡單凡豪不客氣地一腳踹過去,「死軍糧你可以再卑鄙一點!」

 

側身閃過好友的明襲,左軍暘擺擺手,滿臉豪不在乎,「我哪有卑鄙,你再踹啊,下次你加班就不要求我去接你家小寶貝。」

 

軟肋被抓住,簡單凡的氣勢瞬間弱了一大半,正要抬起來的腳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收回去,臉上滿是天人交戰,內心也跟著進行激烈的抗戰,最後為了他家寶貝女兒的安ㄉ全,只能恨恨地再補踹前者一腳──當然是在女兒的視線死角內,儘管還是被前者敏捷地閃過,但至少內心的惡氣出了不少。

 

簡單凡看著懷中的女兒,以十二萬分的認真的語氣告誡著:「妳可以跟軍暘哥哥好一點,只有一點點,知道嗎?」

 

簡又晴蹙起小小的眉頭,「為什麼只能一點點不能很多點?」

 

「因為你爹地會吃醋。」某人笑著補充。

 

有位爸爸抗議了,「喂,我是這麼沒心胸的男人嗎?」

 

「你不是沒心胸的男人,是沒度量的老爸。」看看那眼神,都快把他生吞活剝丟大海了。

 

忍耐,簡單凡,為了加班時不讓女兒寂寞,再不爽都要忍耐。

 

簡又晴看看咬牙切齒的爹地,又看看旁邊笑得頗為燦爛的軍暘哥哥,烏黑的大眼低溜溜地轉了一圈,問:「那我跟軍暘哥哥好一點點的話,以後長大可不可以當他的新娘?」

 

不久前才決定要忍一時風平浪靜的簡爸爸,如今就像天打雷劈一樣,一張臉彷彿看見了世界末日,無比震撼無比悲痛,「什麼──!晴晴妳不是說長大以後要當爹地的新娘嗎!?」幾時變成那該死的軍糧了!?這混帳平常到底對他女兒灌了什麼迷湯!

 

「因為老師說新娘只能是新郎最最喜歡的人,爹地你有媽咪了,所以晴晴要軍暘哥哥。」她知道爹地很愛自己,可是爹地看著媽咪的照片時眼神是不同的,她也不會說,但就是不同。

 

左軍暘趁簡單凡還處在錯愕中把簡又晴抱到懷內,他仰頭看著簡又晴神似他母親的小巧五官,翡翠綠的眼眸閃過一絲絲難以言喻的情感,但很快又被滿滿的溫柔取代,「當然好啊,有這麼可愛的小公主願意當我新娘,我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拒絕呢?」

 

「給我放開你的髒手左軍暘。」

 

哦,喊他本名了,有人動真格了。

 

簡單凡一改往常的陽光,細長的黑眸閃過陰沉的殺機,強烈的殺氣對上簡又晴淚汪汪的大眼時瞬間像被戳了洞的皮球,噗的一聲消失的一乾二淨。

 

簡又晴難過地皺起臉,圓滾滾的大眼顯得無比難過,小手緊抓著左軍暘的衣服,看得出女孩很不安,「爹地,晴晴不可以當軍暘哥哥的新娘嗎?爹地你討厭軍暘哥哥嗎?」

 

「我、這......」他當然不討厭左軍暘,討厭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來往十年以上還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但牽扯到他生命中第二重要女人時,他很果決地拋棄兄弟投奔上輩子的情人。

 

面對女兒的淚眼攻勢,簡單凡不到一秒就棄械投降,要他答應又說不出口,可拒絕又會傷了女兒的心,這要他如何是好?最後,簡單凡只好將矛頭指向唯恐天下不亂的大禍源,他惡狠狠地瞪著左軍暘,心痛的嗓音響遍了整棟公寓。

 

「我絕對不會答應這門婚事的!絕對!」

 

懶得提醒好友他們家晴晴才多大,要結也不是現在結,也只有護女心切的傻爸爸會因為孩子的童言童語失去理智。

 

天底下的爸爸,有了女兒都是一個樣。

 

都一樣有趣,也一樣的蠢。

 

 

Fin

 

****

雖然很懷疑沒有人物介紹能不能看得懂

但我還是寫得很開心

目前喜歡的白鬼沒辦法滿足我想寫爸爸對女兒的情感,只好......自己開坑了OTZ

 

2014/07/03 Mori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沐
  • 喜歡那種傻爸爸的感覺
  • 我也好喜歡傻爸爸!!!!!
    爸爸對女兒的愛真的很特別

    森實 於 2014/07/04 0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