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帝光中學校方為了證明帝光不只運動出類拔萃,在文學造詣方面也是不落人後,為積極提升校內文藝氣息,下令全校學生不分年級班級都必須以個人為單位繳交一篇兩百字以上的短文。

 

若被判定不合格就必須在放學後集中留校,以提升文學素養。

 

為了避免奇蹟世代的正規球員全軍覆沒,趁著眾人都在的午飯時間赤司斷然下令:「明天練習前把你們的短文交到我手上,內容不合格的傢伙練習量我會按糟糕程度加量。」

 

「啊?什麼短文?」他怎麼不記得有這東西?

 

「一上午都沒把腦袋從桌上移開過的傢伙怎麼可能會知道。」綠間放下手中的味增湯,冷冷的道。

 

「被你這麼關注我實在是高興不起來耶。」青峰受不了的搓搓手臂。

 

「你以為我想嗎!下次抽籤選座位我會記得抽遠一點的。」坐在青峰後面根本是惡夢。

 

對於綠間的抱怨左耳進右耳出,青峰趁著黑子的注意力被赤司轉移的同時偷偷把前者手中的湯匙往自己的嘴裡送。

 

「青峰君,想吃請自己去買。」黑子一臉淡定的用從紫原那抄來的筷子拍開劫食的傢伙──吃熱狗的紫原君只要一枝筷子就夠了──順便把自己的碗給移到另一邊,痛得青峰捂著鼻子抱怨黑子小氣。

 

幸好是短文,正好是他擅長的領域。完全沒有後顧之憂的黑子吃飯吃得很愜意。

 

「短文啊~要寫什麼好呢?」黃瀨意外的躍躍欲試。

 

「那種東西隨便寫一寫就好了,管他那麼多。」偷食不成的青峰百無聊賴地打著呵欠,手一伸快狠準的從黃瀨碗裡奪過一塊雞肉,迅速塞進嘴裡。

 

「啊啊啊!我的肉!小青峰你不要偷吃啦!」那是他想留到最後再享用的耶!居然就這樣沒了……嗚嗚。

 

「吵什麼吵不就一塊肉而已。再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吃?我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拿來吃!」說的還理直氣壯的。

 

黑子自動無視掉一黑一黃的沒營養對話,一邊回想今天收到的校內通知單,「我記得短文是有題目的,好像是『我在……所扮演的角色』。」

 

「我在家裡扮演的角色就是負責吃~」紫原邊咬著熱狗邊造句。

 

「什麼啊這種跟小學生作業一樣的東西!『我在教室中就是負責睡!』。」

 

「文不對題了青峰君。」

 

「哼、真是愚蠢又沒含量的內容。」綠間輕蔑的哼了聲,擦擦嘴角,一臉驕傲地發表自己的內容:「『我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除了家人、朋友,還有球隊隊員。』──起碼也要像這樣才搬得上檯面,多學著點吧。」

 

「小綠間你只是字數長了點基本上和小紫沒兩樣耶……」

 

被黃瀨這樣當面指出綠間額上隱隱浮出青筋,「不然換你講看看啊?」

 

「小綠間,你可別小看一天內回數以百計的粉絲信的文筆!」

 

黃瀨認真的清清嗓子,擺出一副偶像劇男主角表達愛意時深情款款的模樣,雙手還非常自動的握住小黑子拿著湯匙的手,「『我在小黑子心中扮演的一定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對吧小黑子?」

 

「……不好意思,在我心中黃瀨君是和黃金獵犬同等級的存在。」黑子一語驚醒夢中人。

 

「根本是和黃金獵犬同樣等級的煩人。」這是青峰。

 

「一直──汪汪叫吵死人的存在──」紫原跟著接下去。

 

「我看在黑子心中根本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況且,能不能進到黑子心裡還是很大的問題。」綠間一針見血的點出癥結點。

 

「好過份太過分了啦!短文這種東西就是寫來讓自己高興的你們管我怎麼寫!!」

 

「……這樣我會很困擾的。」他一點也不想當黃瀨君短文中的主角。

 

「怎麼連小黑子也這樣──!」

 

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在旁看戲的赤司,放下已經食用完畢的碗筷,皮笑肉不笑的道:「明天你們敢給我交出這種短文試試看。」

 

赤司優雅的笑容與手中令人發毛的剪刀讓除了黑子以外的傢伙各個如坐針氈,奇蹟們難得發揮團隊默契齊齊搖頭,保證會交出像樣一點的東西。

 

只是所謂像樣一點的東西,終究免不了被赤司退件的悲慘下場。

 

他們……還是專心打球就好。

 

 

****
乾我不要敲後續了
都快變成短篇了XDDD

奇蹟們文學造詣何等悽慘(笑倒

2012/07/03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