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小情人」主要是寫父親對女兒特殊的親情,會以短篇呈現。

 

****

 

簡單凡還記得,當時聽見太太房欣蕊告訴自己懷了寶寶時,當下的心情除了驚愕,更多的卻是狂喜,他愣了幾秒突然像個瘋子一樣大叫我要當爸爸了,開心地抱起妻子原地轉圈,不就幸好當時客廳的東西不多,不然肯定轉到一半就先撞到傢俱。

 

那段時間簡單凡幾乎是把房欣蕊當做太后一般伺候著,要什麼他都會盡量滿足,也不准她擅自搬重物,只差沒要房欣蕊躺在床上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

 

房欣蕊儘管外表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骨子裡卻比簡單凡還要像個男人,要她躺在床上不動根本是要了她的命,加上寶寶不過三個多月,肚子都還沒大起來就被限制這個限制那個,她哪受得了,在一番激烈的討價還價後,簡單凡終究是敵不過妻子的軟硬兼施,答應她只要不是太危險的事情他會「盡量」不要管太多。

 

那個盡量是建立於簡單凡評估後,不會讓房欣蕊太勞累才會答應,否則不論不論房欣蕊怎麼哄怎麼威脅,簡單凡也不會讓步。

 

簡單凡其實是很好說話的人,他的個性就跟他的名字一樣,簡簡單單,只要不是踩到他底線的事情,他都不會太計較,是標準的樂天派。且從前者從事業務的職業就能明白他很會與人相處,他或許沒有很好的口才,也沒有亮眼的外貌,但乾淨舒服的外表,加上說話時帶點安穩的磁性嗓音,都讓人不太會拒絕他的話。

 

這樣的他,一但堅持起某件事時,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動。

 

那一點點的霸道,並不影響他們之前的感情,儘管還是會有不服氣的時候,但那種被關懷的感受,房欣蕊並不討厭,甚至能感受到一絲絲的甜蜜。

 

而那段時間,簡單凡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趴在房欣蕊肚子上,跟寶寶對話,連帶他那段時間跑業務時都會被客人取笑,孩子還沒出生就被影響成這樣,出生還得了,肯定是標準的傻父親,但他卻一點也不生氣,反倒因此沾沾自喜著,也更熱衷於跟寶寶對話。

 

彷彿不這樣做身體就會被太多的喜悅淹沒,恨不得能將自己滿心的期待與愛給肚裡的小生命,希望能讓小寶寶知道他們有多歡迎他的到來。

 

而在得知是寶寶是女兒時,簡單凡開心之餘,內心也偷偷鬆了一口氣。

 

他一點也不想生個兒子跟自己搶老婆,女兒多好,貼心啊!

 

看出自家老公想法的房欣蕊,受不了地翻翻白眼,摸著已經明顯隆起的腹部,看著對著自己肚子不停說著小寶貝長大後一定會跟媽咪一樣漂亮,一定很多人追,到時候爸爸絕對會把那些臭男人擊退保護她之類的話,杏眸流露出身為女人的幸福與做母親的滿足。

 

只是這溫馨的氣氛沒能持續太久,很快就被簡單凡一句小寶貝你長大可不能跟媽咪一樣暴力要溫柔點給破壞殆盡。

 

這就是他們的家,帶點吵鬧,卻又是如此幸福。

 

 

 

人一但有了孩子後,就會特別注意跟孩子有關的用品。從用的到吃的以及身上穿的,簡單凡幾乎把這個月拼來的業績獎金全花在女兒未來的用品上,從嬰兒床到學習用品,衣服更是買到女兒穿到兩歲都沒問題,讓房欣蕊生氣也不是不生氣也不是,說他亂花錢,但他是買給女兒用的,不生氣,看見他們替女兒留出來的房間堆得像小山高一樣的用品,房欣蕊又覺得太陽穴有根青筋在跳。

 

平常不是女人比較會買嗎?怎麼他家老公買得比她更誇張?

 

只能說剛當上爸媽的男女都是不理性的,但看著簡單凡一臉像在拆聖誕禮物的拆著包裝,拿起一件鵝黃色印有小小狗爪印的嬰兒服,獻寶似地對自己傻笑的模樣,房欣蕊怎麼也無法阻止簡單凡累積戰利品。

 

她就是喜歡這樣的他。

 

簡單凡一直以為,他們的家可以像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笑聲累積回憶,直到他們都白髮蒼蒼也能將當時的情況拿出來當生活的樂趣。

 

但老天彷彿刻意與他做對似的,當頭潑了他一大盆冷水,來得如此突然,如此措手不及。

 

房欣蕊在生產時,面臨了難產。

 

簡單凡不能理解明明之前檢查時都沒有任何異狀,怎麼在生產時卻會發生這種事,他是陪著房欣蕊一起進產房的,所以他也明白,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正因為它不可預料。

 

但他有多希望這場意外可以不要來。

 

「簡先生,以目前的情況您必須盡快做出抉擇,是要保住胎兒,還是母體?」

 

面對主治醫師的詢問,簡單凡根本無法下決定,兩邊都是他重要的人,要他如何選擇?又該怎麼選擇?

 

失血過多讓房欣蕊的意識有些不清,她用僅剩的力量緊握簡單凡沁出冷汗的手,對上前者的目光,簡單凡從妻子的眼中看到了答案。

 

他咬牙,內心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保護欣蕊才是最重要的,但妻子堅定的眼神卻讓他無法說出真正的希望,短短十秒鐘簡單凡卻覺得漫長的像是經過一個世紀,最後,他向醫生說出他這一輩子最痛也最艱難的選擇。

 

「……請幫我留下寶寶,如果我太太能開口,相信她也會這麼說的。」對上妻子寬慰的眼神,裡頭有著欣喜也有著抱歉,相握的手,更緊了些。

 

他選寶寶並不是代表放棄,而是給彼此一個希望,希望欣蕊與寶寶都可以平安。

 

「我知道了,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保證簡太太的安全。」沒有任何一個生命該被放棄,他會盡可能的讓這對母女平安。

 

後來的情況,簡單凡其實記不太清楚,唯一清晰的是妻子痛苦卻虛弱的呻吟,以及從彷彿能握斷他的手的力道,漸漸轉變為自己必須努力握住,才能留住對方的微弱。

 

她是在他眼前,慢慢失去呼吸的。

 

妻子給自己的最後一句話,就如同他料想中的一樣,卻苦澀得不在他預料之內。

 

「凡……要像愛我一樣……去愛我們的寶貝……好嗎……?」透過氧氣罩的嗓音有些模糊,每一口呼在上頭的氣都拉扯著簡單凡的心,他除了點頭還是點頭,深怕只要一開口就會泣不成聲。

 

那天,他得到了這世間最珍貴的寶物,卻也失去了他這一生最愛的女人。

 

簡單凡看著育嬰房內,寫著簡又晴的保溫箱,孩子的名字是欣蕊取的,希望未來女兒能跟晴天一樣,一天比一天開朗,擁有像晴天一般的心情。

 

此時的他卻覺得他的晴天離他很遠,很遠,彷彿永遠不會有放晴的一天。

 

而接到消息從店內趕過來的左軍暘,瞧見的就是好友兩眼無神地望著育嬰房的模樣,聽見他的呼喚,這才轉身,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

 

那雙黑眸裡哪有獲得孩子的開心?有得只是濃得喘不過氣的悲傷。

 

「……我是不是做錯了?」簡單凡的嗓音有著濃濃的後悔與自責,他必須很努力控制才能止住話中的顫抖。

 

左軍暘站到簡單凡身旁,沒有正面回答前者的話,反倒問了句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如果再給你選擇一次的機會,你會怎麼做?」

 

簡單凡怔了怔,像是明白左軍暘想表達的意思,眼裡的晦暗少了非常多。

 

他明白,不論經過幾次,只要看見欣蕊那種不顧一切也要保住寶寶的眼神,就算他明白事後他會因為這個決定痛苦不已,他的答案也不會變。

 

他不是一個沒有擔當的男人,既然選擇了,答應欣蕊會好好愛寶寶,他就一定會做到。

 

甚至,會做得更好,將未來來不及給欣蕊的愛,一起給他們的女兒。

 

這時,護士將女嬰抱了出來,簡單凡的眼神太好懂,加上院內唯一因難產而喪命的夫妻只有一對,所以護士很快就明白杵在玻璃窗外三個小時的男人是哪位孩子的父親。

 

「簡爸爸,你要不要抱抱寶寶?是很健康的女嬰。」

 

簡單凡一愣,趕緊將雙手在背後擦了擦,小心翼翼地接過小寶寶,當嬌小溫軟的感受入懷時,簡單凡覺得體內好像有某個東西發出破碎聲,一直以來壓抑的悲傷,混雜著感動與苦悶,化成一滴又一滴的眼淚從臉上落下,也模糊了眼前的景象。

 

他沒辦法停止眼淚,又不想讓淚水滴到寶寶身上,卻也捨不得放開手中的溫軟,於是左軍暘跟護士就看見一名哭的稀里嘩啦的大男人很努力縮著脖子,雙眼一刻也不想離開女兒身上,淚水在前者的努力下僅僅是打溼了領口的衣服。

 

左軍暘看不下去的用袖口胡亂抹著簡單凡慘兮兮的臉,決定之後要這傢伙陪他一件襯衫,「要哭要看你給我選一個。」

 

「這是我跟欣蕊的女兒,軍暘,是我們的女兒。」

 

「看也知道,還有講最後那句話時不要這麼深情的看著我,那是你跟小蕊的女兒不是跟我的。」佐軍暘沒好氣地推開激動湊過來的好友,湖水綠的細眸這才真正放下心。

 

知道要哭,就代表這傢伙沒事了。

 

失去的傷痛不會這麼快就平復,但懂得走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簡單凡看著女兒的睡顏,抬頭直視左軍暘,短短幾個字,卻有著天塌下來也不會動搖的堅定,「我會連欣蕊的份,好好愛她的。」

 

他的女兒,就是他的晴天。

 

他無法好好照顧他這輩子的情人,但至少,他還能將那些來不及付出的愛,給他上輩子的情人。

 

晴晴就是他這輩子的小情人。

 

Fin

 

 

2014/07/03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薇薇安
  • 看完後有點共鳴...因為我自己就是被生很久才生出來的,不過最後是母女平安啦:)
    爸爸對女兒的愛真的是很不一樣的www
  • 母女平安是最大的幸福///
    如果不是劇情需要不然也不用...OTZ
    爸爸對女兒真的很不一樣XDDDDD很喜歡這種特殊的感情

    森實 於 2014/07/05 00: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