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輕微露骨描寫,不能接受者慎

 

最近的天氣熱得讓人難受,提早放學到家的HIRO說了聲我回來了,便風風火火弟奔至三樓,難耐地將身上黏答答的衣服脫掉扔到一旁,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印有黃色小雞的白色內褲,一轉頭,便發現另一側擱在雙人床床邊的球鞋。

 

咦?TADASHI今天這麼早回來?

 

棕色的大眼轉了轉,剛才在一二樓都沒看見他,鞋子又在這裡,那麼唯一的可能便是……

 

男孩的表情像極了得到糖果的孩童,瞬間為之一亮,只見他抓起黃色小鴨,赤著腳丫啪噠啪噠地奔到樓梯口,臉上的笑容要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

 

一直到現在他都有跟TADASHI一起洗澡的習慣,這能讓TADASHI更清楚掌握弟弟身上是否又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添上礙眼的傷口或是瘀青,後來兄弟倆也養成習慣,只要彼此都在家也剛好要洗澡,就會一塊洗。

 

只是最近TADASHI忙著研究,他們之間的時間根本搭不上,距離上次一起洗澡已經有兩個星期了,眼下難得有機會可以跟TADASHI一起擠同個浴缸,討論只有他們「兄弟」才知道的男人大事,HIRO當然很開心。

 

HIRO停在浴室門前,小手卻在握上門把的瞬間,堪堪止住。

 

突如其來的惡作劇心態,讓他想嚇嚇TADASHI。

 

濱田家的浴室是採乾濕分離的,就算打開門,只要TADASHI是背對自己就不會發現,而就他跟前者洗下來的習慣看來,TADASHI洗澡一向是習慣背對或側對玻璃,一時間要發現他其實不容易。

 

HIRO臉上露出調皮的笑容,偷偷開了一道門縫,蓮蓬頭的水聲頓時清晰了幾分。

 

透明玻璃將熱騰騰的水蒸氣阻隔在內,但仍有一些熱氣因為他開的小小門縫四散了開,正好能讓他更清楚地捕捉裡頭的景象。

 

方才隔著一道門還沒發現,但藉由門縫,他卻能聽見那不屬於水聲的喘息聲。

 

嗯?怎麼TADASHI好像跟平常和他洗澡時不太一樣?

 

等他看清楚玻璃後方的人的景象後,頓時驚得腦袋一片空白。

 

他看見他的兄長,沐浴在蓮蓬頭的熱水下,左手撐著白色瓷磚,右手則握著他和自己都有的器官,正上下套弄著。

 

他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也在TADASHI的教導下明白前者在幹嘛,但明白歸明白,這卻是他第一次看見TADASHI在處理性慾的模樣。

 

理智上告訴他不該偷看下去,但喉嚨就像被無數顆小熊軟糖噎住般,怎麼也發不出聲音,兩隻腳猶如被黏住那般,私毫無法移動,目光更是無法在那雙手中挪開。

 

平常總是喜歡揉亂他腦袋的手,能帶給他無數安心與溫暖的掌心,如今正握著比自己大上不曉得多少倍的性器,不停擼動著,他甚至能從水蒸氣中隱約瞧見動作間不停吞吐著的前端。

 

HIRO覺得自己就像在玩躲貓貓,等待鬼來抓自己的心情,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卻不想錯過對方的任何一個舉動。

 

青春期特有的好奇心讓他怎麼也無法閉眼,甚至深深地將這副畫面刻在腦海,點燃了他體內的每一處細胞。黏膜磨擦的水漬聲著與強烈的視覺刺激,讓HIRO覺得他好像也開始變得奇怪,下腹也跟著泛起陣陣陌生酥麻的甘疼感。

 

他不曉得該怎麼形容TADASHI現在的表情,明明像是很痛苦,像是在忍耐著什麼,卻又能從緊蹙的眉宇中感受到強烈的歡愉,看著對方逐漸加快的套弄頻率,HIRO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都隨著TADASHI手中的頻率在跳動。

 

TADASHI……感覺好像很舒服。

 

有那麼一瞬間,腦海閃過的是那雙大手覆在自己下身的模樣。

 

意識到自己方才的想法,HIRO登時滿臉通紅,他不懂自己剛才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也不願懂,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關上門,正想裝做什麼都沒看見掉頭離去,卻在踏出第一步時,雙腿一軟,整個人毫無預警地就往前撲,手中的黃色小鴨也因為的他擠壓發出響亮的「噗」聲。

 

完、完蛋了!

 

外頭的聲響引來浴室內人的注意,HIRO聽見蓮蓬頭被關上,他就像做錯事即將被發現的小孩,全身僵在那,完全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而TADASHI一開門,瞧見的就是HIRO只穿著一件小內褲,趴在地上的模樣。

 

TADASHI眼底的情慾未去,但更多的卻是對弟弟狼狽模樣的無奈,「你這是新型冷卻法?」不過這躺在大理石地板或許會比較有用。

 

「我、我……」一想到剛才撞見的場面,HIRO的腦袋就像打結一樣,就連最蹩腳的理由也編造不出,我了半天仍是沒有下文。

 

TADASHI無奈地笑笑,雙手撐在HIRO的腋下將人抱起,順便把人也一起拎進浴室。

 

「我、我等一下再洗!」他現在根本沒辦法若無其事地和TADASHI一起洗澡。

 

從肌膚上傳來的冰涼讓TADASHI一口回絕,接著說道:「你這模樣不就是準備跟我一起洗?」

 

「我、我衣服還在外面!」

 

「你哪次洗澡拿過衣服進來的?」

 

可惡,長年一塊洗下來讓他根本騙不過他啊!

 

TADASHI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帶上浴室門將人放在仍殘有熱水的地板,「放心,我不會跟你計較剛剛偷看我的事,以後別在外頭待那麼久,萬一感冒就不好了。」

 

TADASHI的話就像在HIRO腦中丟下一顆炸彈,轟得他大腦一片空白,就連講話都結結巴巴的,「你、你……為……」

 

「嗯?你問我為什麼會知道?我親愛的弟弟,你不會連熱對流這麼簡單的原理都不記得吧?就算你門縫開得再小,熱氣仍會一口氣湧入你那邊,我當然知道有小色狼在外面偷看。」

 

「你既然知道我在外面幹嘛不叫我!」而且還繼續的那麼自然!要是他是小色狼TADASHI就是大色狼!根本是故意做給他看的!

 

「我也是男人,在那種情況下怎麼可能中途收手?更何況……你也很有精神嘛!」

 

「嗚哇!你不要亂摸!」

 

「正好,既然你都看到了,我就順便教教你,這就叫……機會性教育?」HIRO的年紀也差不多到了,是該讓他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了。

 

「我不需要!你、你不要擅自脫我內褲!」他的哥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厚臉皮了!?

 

TADASHI挑眉,「不脫你要穿著洗澡?」

 

「那你不要亂看。」

 

「放心,你全身上下我早就看光光了,現在害羞也太晚了。」不用看的那直接用摸的總行了吧?

 

「TADASHI!啊!住手!」他、他居然握住自己的了!

 

「我偏不。你剛才不是看得很過癮?Now it's my turn.」

 

看著近在眼前的燦爛笑容,讓HIRO想起了以前他們每次做各種比賽,不論是比誰在水裡閉氣閉比較久,或是看誰先從一樓跑到三樓,儘管每次贏得都是自己,但在那之後,TADASHI總是會用他的方法扳回一城。

 

「我錯了,我不該偷看你洗澡,對不起!」

 

「太遲了,小色狼。」

 

「你才大色狼!唔唔唔……」他怎麼可以用嘴堵住他,太卑鄙了!

 

聽說,從那次以後,HIRO整整一個月打死都不和TADASHI一起洗澡。

 

至於一個月後,某人會不會再度拿著黃色小鴨去突襲對方,就不得而知了。

 

 

FIN

 

 

2015/04/09 Mori

,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