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傻了很久才聽清楚青年口中的話。

 

他說他不是Tadashi,而是那跟泰迪熊一樣發音的名。

 

蹙眉,正想跟他說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但他卻從對方的眼中瞧見藏在抱歉後的認真,這讓他聰明的腦袋直接當機,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青年輕輕拉開環在自己身上的手,用自己身上的衣袖擦去對方哭得像隻小花貓的臉,那動作就跟Hiro小時候哭鼻子回去找Tadashi一模一樣。

 

他怎麼會不是Tadashi?

 

他明明就是啊……

 

有些不忍看見對方認清現實的難過眼眸,Teddy再次將Mochi抱到前者懷中,口吻猶如在安慰迷路的孩童,「別再讓你家的小貓走失了,Body。」

 

「等、等等!」情急之下開口挽留對方,但一片混亂的腦袋卻讓Hiro沒辦法好好組織語言,他著急地瞪著Teddy卻不曉得自己該說什麼。

 

他能說什麼?

 

他都說他不是Tadashi了,難道自己還要繼續質問對方嗎?

 

但直覺告訴他絕不能讓對方就這樣離開,卻又想不到好的理由讓彼此有聯繫。

 

看出少年的混亂,與清楚寫在臉上的該怎麼辦,沒有手足的他卻莫名升起一股拿對方沒辦法的無奈感受,他摸摸對方的腦袋瓜,溫柔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啊?我嗎?我叫Hiro……Hiro Hamada。」內心因為對方的問句而陣陣抽痛著,卻又帶著淡淡的希冀,希望對方在聽見自己的名時能有不同的反應,但他只在對方的眼中瞧見剛認識自己的瞭然。

 

……難道真的是自己認錯人了?

 

「Hiro,很高興認識你。」他指了指身後的二手電器行,笑道:「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以後可以來這裡找我,我就在這工作,一個人顧店時能有聊天的對象也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Hiro點點頭,抱著Mochi看著那位青年走進店內,整個人就像失了魂一樣慢慢走回家,直到Cass疑惑地問他今天不用去研究室嗎他才猛地回過神。

 

對啊!

 

他怎麼會忘了這個!

 

Hiro騎著機車直奔學校,使出跑百米的速度衝到研究室,面對跟他打招呼的Gogo等人也是HI了聲就直奔到底,他迫不及待地「啊」了聲,看見Baymax從手提箱內冒出來,根本沒那個耐心聽完Baymax制式的自我介紹便急著說道:「Baymax,以我家的咖啡廳為中心點,向東半部掃描,掃描體是Tadashi!」

 

「Tadashi?Tadashi Hamada?」在他的資料庫中,叫做Tadashi的只有一名,但在這之前包含他現在的主人Hiro都告訴他Tadashi不在了,他的程式沒辦法掃描他們口中不在的Tadashi,儘管對他而言Tadashi一直都在。

 

「Yes!」

 

「Hir……唔唔唔!」

 

因為Hiro的反常而聚集過來的Fred等人,聽見前者的話都露出驚訝的表情,Wsabi更是忍不住出聲,然後一把被Gogo摀住嘴意思是要他閉嘴先不要說話。

 

這四年來他們都看著Hiro,他早已不是當年看不開的孩子,如今會有這種行為一定有他的理由。

 

就連當初在掃瞄那面具人也沒讓Hiro這麼緊張,幾秒鐘的時間卻讓他有度日如年的感受,他沒發現自己的雙拳緊握,這份緊張甚至影響到趴在門外的宅宅團隊們,在場的每個人都屏氣凝神地等待結果。

 

「掃描完成,確認目標地點在距離這裡向西二十公里處。」

 

Baymax的肯定猶如天上掉下來的巨大餡餅,砸得Hiro兩眼發昏,接踵而來的則是狂喜,臆測被數據肯定,也讓Hiro的心踏實許多,「我就知道!我不會認錯的!」

 

「什麼!?Tadashi還活著?這是真的?」Fred實在是太難相信方才聽到的內容,但既然他還活著,為什麼不來找他們?就算不來找他們,也應該會去找Hiro啊!那可是他最寶貝的弟弟。

 

事情似乎沒看上去這麼簡單。

 

「真是太好了嗚嗚嗚……」

 

「你不要把鼻水沾到我身上。」Gogo一臉嫌惡地拍開Wsabi的臉。

 

「但……四年前在搜尋卡拉漢教授時,怎麼沒有發現呢?」Honey不解地問。

 

「當時我接收到的指令是搜尋卡拉漢,不是Tadashi。」

 

眾人都有一種不曉得該拿Baymax怎麼辦才好的感受。但Baymax接下來的話,卻讓眾人的喜悅瞬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擔憂,「具掃描結果,Tadashi右眼視網膜曾受到強烈灼傷,如今正逐步惡化,他需要即刻治療避免徹底失明,另外也發現他的大腦顳葉中間及海馬體部分曾遭受強烈撞擊,這可能導致他──」

 

Hiro緊張地抓住Baymax的手問:「導致他怎樣?」

 

「導致他喪失部分記憶。」

 

這下就說得通了!

 

為什麼Tadashi會不認得他!

 

他是對的!

 

「Hiro?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帶Tadashi回家!」

 

「What!?Wait、Wait、Wait……」

 

不只Wsabi勸阻,這下就連Gogo都直接擋在他面前,不讓他離開,「冷靜點,Hiro,如果事情真如Baymax所說,你就這樣過去是不會有結果的。」

 

「為什麼?他、他是Tadashi啊!」

 

「沒錯,但他現在不記得自己是Tadashi,雖然這樣講有點不好聽,但現在的你對他而言就像陌生人,換作是你,面對一名陌生人說要帶你回家,你會怎麼想?」

 

Hiro張了張嘴,發現他無法反駁Gogo,Tadashi的確是把他當成陌生人,甚至還問他叫什麼名字……那雙褐色眼眸儘管仍很溫柔,卻沒了他記憶中的溫暖。

 

瞧見Hiro難過的表情,Honey抱了抱前者,柔聲說道:「可以告訴我們你們發生什麼事嗎?或許我們可以幫上忙。」

 

Hiro看向這些年來一直陪在他身旁的好夥伴,強忍著胸口的苦澀,點點頭,開始講述不久前他們相遇的情況。

 

 

 

聽完後,眾人一致決定先暫時不要驚動對方,先討論對策再說。

 

從網上下載一堆外傷性失憶案例的Baymax,伸出短胖的食指,說道:「對於Tadashi現在的情況,我建議讓他多接觸失憶前最重視或是容易勾起他過往回憶的對象,那有助於幫他找回記憶。」

 

乳白色的胸口上,則開始過濾Tadashi重要的人,聞言,Honey等人想都不用想,一個個都將目光挪至少年臉上,讓臉皮一向薄的Hiro頓時尷尬地嚷著:「你們幹嘛都這樣看我?」

 

這時Baymax過濾的結果也出爐,類似基因鏈的圖案中,有個被放大的特寫,正是此時被瞧得侷促的少年。

 

「Hiro,你是最有可能幫助Tadashi找回失去記憶的對象。當然,與Tadashi有深厚交情的人,像是朋友,親人,都能幫助他回憶。」

 

這下從Hiro特寫下方又拉出了幾張略小的照片,有CASS、Mochi、Gogo、Honey、Fred、Wasabi等人,Fred甚至還稱讚Baymax把自己拍的有夠帥他喜歡,Wasabi則是不滿為什麼他的照片是當時開車開到失控快嚇死的模樣,然後兩人都被Gogo瞪了一眼要他們不要歪題,但從那滿意的神情想必也是很喜歡Baymax拍的帥氣模樣。

 

「Baymax對Tadashi而言也是能幫助回憶的對象,畢竟你對Tadashi也是很重要的存在。」Honey看著Baymax真誠地說道,換來在場的人一致贊同。

 

他們都明白當初為了Baymax,Tadashi投入了多少心力。

 

Gogo吹破嘴內的泡泡糖,說道:「但一下子要讓他接受也不太實際,我覺得先讓Hiro跟他接觸,慢慢來比較好。」這就跟學習是一樣的道理,一下子多出這麼多人都說認識他,但本人卻完全沒印象,那樣只會造成更多的混亂。

 

大夥都點點頭,Fred更是拍拍Hiro的肩,臉上的表情就像在說「這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

 

Wasabi更乾脆,直接對他比個大姆指,意思是「我們精神與你同在。」

 

「等等,我一個人沒辦法……」他根本不曉得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現在的Tadashi,或者該稱他為Teddy,他……他沒有信心。

 

加上他也不知道這樣做對Tadashi是好是壞,如果他根本不想記起過去怎麼辦?想到這,Hiro內心就陣陣發疼。

 

失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知想見的人在眼前,卻不曉得該不該見,又能不能見。

 

愈是在乎就愈害怕會失去,更別說他曾經失去他一次,絕對沒辦法再承受第二次。

 

「Hey……沒事的,Hiro,你還有我們。」

 

看著Gogo的雙眼,Hiro艱難地吐出充斥腦海的疑問與恐懼:「我……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想記起過去,如果我的出現對他是傷害呢?如果他覺得現在的生活比較好我該怎麼辦?」就跟他當時被仇恨矇蔽雙眼,一心只想除掉卡拉漢教授一樣,他沒辦法肯定他的決定是對是錯,萬一錯了呢?他無法容許自己傷害Tadashi,哪怕機會小到微乎其微,他也不願冒險。

 

Fred跟Wasabi交換眼神,Wasabi又和Honey互看,Gogo的目光則直接在他的夥伴上走了一圈,最後一起停在一臉擔憂的少年身上,每個人都給了Hiro發自內心的笑容,那笑容有著無奈,也有忍俊,但不論是哪種都透著強烈的「怎麼可能」。

 

Fred就像聽到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拚命擺手,「HAHAHA……那是不可能的。」

 

Wasabi點點頭,「除非那人不是我們的好友。」

 

「我也這麼覺得。」這是Honey。

 

Gogo則給了Hiro一個你看吧的聳肩,她捧住Hiro的臉,笑了笑,豪不客氣地將那張還稱得上俊俏的臉擠成章魚,「Just be yourself.Okey?」

 

「嗯哼……」被擠得說不出話的少年只能點點頭,但方才的疑慮被他們這麼一鬧也散了大半,剩下的是逐漸充盈的信心。

 

「就當作是重新認識對方,不要太急,Hiro。如果中途遇到任何情況都能跟我們聯絡,不要逞強。」

 

面對Honey擔憂的神情,Hiro給了她一個要她放心的笑容,「我知道,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男孩了。」

 

反覆思考著Gogo剛才告訴他的話,加上從小到大對Tadashi的瞭解,一個幫助對方找回記憶的計劃,就這樣成形。

 

他將想法告訴大夥,就像幾年前,他們一同對抗未知的敵人一樣,藉由大家的想法將自己的點子完善,並成為可實行的方案。

 

少年的嘴角露出有些頑皮的笑容,瞭解前者的都曉得,這是他極度自信時才會有的神情。

 

他絕對會讓Tadashi想起來的。

 

然後帶他回到他們的家。

 

 

TBC



2015/04/11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