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看著白澤手中耀眼得像顆寶石的藥丸,平常前者煉製的藥不是黑的不然就是土的,很少有顏色這麼鮮豔的,這勾起幼鬼強烈的好奇心,丁默默地湊到白澤身旁,眨著比蛇目還要圓上許多的眸,目不轉睛地瞪著那顆藥。

 

明白這是丁懶得開口的發問方式,白澤笑了笑,將手中的金丹遞到孩子面前好讓他能看得更清楚,溫柔的嗓音在孩子打量著那顆丹藥時緩緩落下,「這是金丹,最早金丹是透過鉛、汞等金屬成分製作的,以前的人們認為黃金是永久的,吃到體內便可以長生不老,所以金丹也是被用來追求長生不老的丹藥。而在研究金丹的過程也發展出許多其他的藥,像你現在製作的就是其中一種,金丹可以說是萬藥之母,是非常珍貴的靈藥唷。」

 

「吃了真的會長生不老嗎?」

 

聞言,白澤再度勾起唇邊的弧度,意味深長地回:「嘛──究竟會不會呢──」

 

面對這種有回答等於沒回答的答案,丁很直接給了白澤一個鄙視的眼神。

 

方才提到長生不老時,白澤大人的眼神顯得非常複雜,那種目光很難形容,像是揉合了許許多多情緒,卻無法讓人看透,「您不喜歡嗎?長生不老。」換作是他,他倒希望可以長生不老,至少比起短暫的生命,擁有悠長的壽命,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看他所處的世界,去見識他所不知道的東西。

 

面對丁單純的疑問,白澤就像被勾起過往的回憶,黝黑的眸子宛若裝了無數個世紀,透著被歲月洗滌的滄桑,儘管那抹情緒很快便隱去,卻深深烙在孩子眼中,難以忘懷。

 

那是一種──相當寂寞的眼神。

 

白澤摸了摸丁的腦袋瓜,用像是感慨也是嘆息的口吻說道:「談不上喜歡,卻也不能說是不喜歡。在你得到漫長生命的同時,也表示你必須放棄某些東西。」

 

那「某些」東西,對他而言,說是全部也不為過。

 

長生不老,讓他能有更多的時間好好看看三界,陪著萬物走過生命的每一個階段,然而在他回過頭時,卻不會有任何生命陪伴在側。

 

長生不老,亦表示他永遠看不到生命的盡頭。

 

表示他身邊的人事物不可能永恆不變,縱使當下是快樂的,是難忘的,最後總會成為他回憶的一塊拼圖。

 

同樣也表示,握在掌心的溫暖,終有離去的一天。

 

長生不老不好嗎?

 

不會不好,只是有時候會覺得羨慕,羨慕現世的人們能陪著自己心愛的伴侶走過生命的最後一程。

 

但要說好,他卻也覺得並沒有多好。至少若能選擇,他會選擇當名人類,而不是神獸。

 

「壽命有限,才會讓人更懂得珍惜。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自己放棄自己的人也不是沒有,不論壽命長短,只要活的有意義就很足夠了。」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像年輕時候一樣,拘泥於小地方,儘管在夜深人靜時內心偶爾會感到有些空蕩,但他已經懂得如何去調整,也懂得如何用他人的體溫去壓抑寂寞。

 

「那,您現在快樂嗎?」丁望著白澤,稚嫩的臉蛋非常認真。

 

白澤眨眨眼,扯出一抹開懷的笑,不是那種看了就想往對方臉上添上一拳的欠扁笑容,而是讓丁的內心感到有些墊燙的那種。

 

帶著濃濃的饜足與純粹。

 

「我很快樂喔,丁。」

 

──在遇見他以後。

 

打從心底的。

 

 

 

後來,白澤將那顆金丹給了丁,前者則在神獸不知道的時候持續研究金丹,試圖讓金丹真正達到長生不老的效果。

 

這一研究便是好幾千年,即使當年的幼鬼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輔佐官,也不曾停止。

 

或許對方的研究目的已沒有幼時那麼單純,可有一點從未變過。

 

他想成為既這頭偶蹄類之後,長生不老的第二隻鬼。

 

 

Fin.

 

2015/06/15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