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光道長與腹黑花哥的日常系列文,不定時更

*萬花花哥+純陽道長(CP不明顯)

*劍三捏他文,各種我流設定,遊戲中玩出的梗加上二次創作,BUG有請慎入

*含有門派擬人與玩家操作的要素……總之就是私心的文啊我不知道怎麼解釋XD

*花哥ID-谷花萬,道長ID-白無常

 

 

01名字

「叫什麼谷花萬,反過來不就成萬花谷了麼,看不出來你對門派如此忠誠啊。」這傢伙看著是黑的剖開也是黑的,真想不到還起了個這麼可愛的名,嘖嘖。

谷花萬手裡的毛筆停都沒停,磁性的嗓音冷冷丟了一句:「閉嘴,不過是個勾魂的也沒好到哪去。」

「你哪隻眼睛見我勾魂了?再說我又是勾誰的魂啊!」

「我的。」不然他怎就對這個二流術士如此上心?不是被他勾了魂是什麼?

「……」

這傢伙都不害臊的麼!!!

 

 

 

02換裝備

一看見花哥換的新裝備,道長就立馬密語傳音了過去。

打坐打到一半的花哥耳邊突地傳來某個二愣子的大笑聲,「噗哈哈哈哈──你這衣服是怎麼地?用魚鱗湊來的?太俗氣了!沒衣服就說嘛,我的可以借你啊!」

「你衣服再華麗女人緣也沒我好,得意個什麼勁。」

「你說什麼!!!」這廝老愛戳他痛處!他就不懂了不過就是個擺弄書畫的怎就比他還有女人緣了!?上天真是太不公了!

「我要進本了,別吵我。」

「哎你……」

可惜後面的話全被蔽頻了。

 

 

 

03代步工具

初次乘坐萬花的「交通工具」,白無常渾身抖得像篩糠死死抓著谷花萬的衣服嚷著:「這東西真能騎嗎!?會不會墜機啊?不應該是墜鵰才對。」

谷花萬白了白無常一眼,「你這不是坐的好好的?一個大男人的別抓這麼緊,衣服都被你抓皺了。」

「你以為我願意嗎!!你們這怎麼就沒馬啊!」腳懸空的感覺真是太糟了!

「你想跟馬一塊殉情你就去,這地形馬就是累死也上不去。」像是想到什麼,花哥回頭問:「你如此懼高是怎麼用輕功的?」

道長一臉這兩者哪能比地看著花哥,「自己飛跟被人載著飛完全不同好麼?」

「真不懂你怎能活在滿是懸崖的純陽宮。」

說到這,道長一挺胸膛滿臉可得意了,「還不簡單?眼睛一閉忍一忍就過去了。」

花哥一臉鄙視,「活該你老摔斷腿,下次斷腿別找我,奶你要讀條,很累。」

「哎這跟那可是兩碼子事,你怎能──」話都還未說完,身下的鵰頓時一抖,近乎呈現九十度俯衝,嚇得白無常死死閉著眼哇哇大叫,「嗚哇啊啊啊啊要墜鵰啦!」

「你有點常識沒,這叫降落。」只是他使了點手段讓降落幅度陡了些罷了。

說是這樣說,谷花萬卻沒有拉開白無常死死圈在他腰際的手,眼角的笑意倒是多了許多。

 

 

FIN

 

****
玩個遊戲卻被炸出梗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都是我流設定嘛反正遊戲嗎 角色個性本就沒有一個固定的形像  我倒是很喜歡這樣的花哥與道長XDD
感謝元帥提供我好多梗~~~名字的那個幾乎是他打的哈哈哈XDD

2015/12/05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