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廉啊..其實比較像志摩兄弟的文XD

  ****

  「廉——造——」
  
  邊吃布丁邊翻黃色書刊的志摩家么子,大老遠就聽見笨蛋哥哥的嗓音,挖布丁的手登時一頓,腦海正飛快轉動是該裝死還是選擇跳窗出去,前者好像會直接被踢醒,後者的話因為和室關係沒有窗戶只有拉門,要是在上面撞出一個人洞他會被老爸剝掉一層皮,結論就是——認命的保護頭部等待預料中的襲擊。

  
  啪的一聲,紙門發出抗議的哀鳴,已經做好萬全準備的廉造嘴裡咬著湯匙,書刊則是被當作擋箭牌使用,出乎意料的是金造沒有慣性的賞前者一記飛踢,而是拍開廉造手中的盾牌非常囂張的伸手。
  
  「交出來!」
  
  「啊!?」這次的布丁他可是乖乖跑到超商買,並沒有偷吃金哥的,沒頭沒腦的是要他交出什麼?
  
  廉造看了看手中最新一期的雜誌,頓時意會過來。
  
  ——雖然還沒看完不過為了避免被金哥纏上他晚一點鑑賞也不要緊,最後忍痛將書籍推到金造懷裡。
  
  「這是我剛買的,小心一點翻啊……」上次借給金哥那本還回來時他根本看不出書籍原本的模樣,那可是他的珍藏本之一啊!
  
  想起來就心痛。
  
  「我要這種東西幹麻!禮物啦禮物!」雖然封面的女人是他的菜,不過比起他的禮物還是後者重要。
  
  眨了眨瞪得圓滾的咖啡色雙瞳,「什麼禮物?」
  
  「那還用說!當然是本大爺我的生日禮物!」
  
  揪起弟弟的領子金造完全沒有哥哥的榜樣——雖然本來就沒有多少了——搭配一頭金髮與和恐嚇沒兩樣的態度,儼然不良少年在勒索人,只是不是勒索錢,是勒索禮物。
  
  「不要告訴我你把本大爺我的生日給忘得一乾二淨,相信你肯定有乖乖準備吧?廉造?」
  
  望著金哥陡然湊近貌似是增加氣勢的恐怖特寫,廉造默默把喉嚨的話給吞回去,然後死命的思考目前手邊有什麼東西可以充當禮物。
  
  突然,被自己吃到一半的雞蛋布丁映入眼簾,廉造戰戰兢兢的挖起一口遞到金造面前。
  
  「幹麻?打算補償之前偷吃我布丁的帳嗎?告訴你我可沒有這麼好打發。」說是這樣說,金造還是張口吞下,還非常順手的搶過剩下半個狼吞虎嚥的解決掉,再把空盒子還給廉造。
  
  金哥吃下去了?吃下去了!
  
  ——盒子還乾淨的像洗過一樣。
  
  「呃……生日快樂,金哥。」
  
  金造滿意的點點頭,勾過廉造的脖子笑瞇瞇的問:「很快樂,非常快樂,收到你的禮物我會更快樂——我的禮物呢?」
  
  廉造同樣回以燦爛的笑容:「剛剛給你了啊!」
  
  「啊!?在哪?我怎麼沒看到?」某個傢伙還非常認真的四處張望,就是沒看到所謂類似禮物的東西。
  
  ——雖然他從樂團粉絲和宗內的夥伴那裡收到很多禮物,但最期待還是廉造的。
  
  至於原因嘛——畢竟廉造的禮物向來最有趣。
  
  記得廉造小時候還做了搥背卷給他,當自己收下時那小子笑得可開心了,下一秒聽見自己要一次把搥背卷給用完時整張臉垮掉的模樣實在是可愛的不得了。
  
  「就剛剛你吃掉的布丁。」心意比較重要嘛!他吃過的布丁跟一般的布丁可不一樣!裡面就包含他滿滿的祝福耶!
  
  「啊——?對於親生哥哥的生日你竟然用一個……不對、半個布丁而且還是你吃過的打發?討打嗎廉造?」
  
  「痛痛痛——我的脖子會斷、會斷啊啊啊——」
  
  「這什麼禮物!連個包裝都沒有根本沒有半點誠意!」
  
  敢情吃掉一半的布丁是要他怎麼包!用衛生紙包嗎!
  
  「什麼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金哥你收到多少禮物!又不差我這一個!」哪像他……過生日時只有子貓會送他一張卡片,和金哥還有柔哥小山高的禮物根本不能比,想起來就心酸。
  
  「今天本大爺我是壽星我最大!我要你的禮物你只準點頭不準搖頭!」
  
  「這哪門子的歪理啊!聽都沒聽過!」哪有人這樣跟人要禮物的啦!
  
  「你現在聽到了,所以交出你的禮物!沒有也要給我生出來!」
  
  這根本是強人所難嘛——果然他應該要冒著被老爸拆了的危險也不該待在這裡,老爸跟金哥比起來絕對是金哥恐怖。
  
  「好啦、好啦——!你等我一下!」
  
  「這才對嘛!」
  
  廉造彷彿在鬼門關前走一遭,如獲大赦的掩著發紅的脖子喘氣,然後快速從旁邊摸出一張紙跟筆在上面塗塗抹抹了半迥,金造在後頭瞧了半天因為角度關係仍是沒看出個端倪。
  
  「好、完成了!」
  
  「我看我看!」一把搶過好像是自己的生日禮物,金造看著上頭大大寫著「要求卷」三個大字,旁邊還有一些附註說明。
  
  『此卷限金哥使用,使用期限11/17,逾期無效,泡水無效,毀損無效。
   不管什麼要求只要是不會傷害本人我的名譽皆受理,僅限使用一次。』
  
  原以為自己如此敷衍的東西肯定會換來金哥惡狠狠的肢體語言,豈料金造像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晃著手中的使用卷,囂張的地晃著。
  
  「我想想要讓你做什麼好呢——裸奔?還是在大家面前大聲說我是變態?糟糕、可以選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真讓他難以抉擇!
  
  「那樣就不叫生日禮物根本只是單純在惡整我而已好不好!只能選和金哥有關的啦!」況且不管是哪種都會大大減低他的形象,雖然已經所剩無幾但還是要維持的。
  
  「呿、真爛的要求券,不是做什麼都可以嗎!」
  
  「金哥你根本沒看旁邊的附註說明吧——」虧他還寫得這麼認真,不,他早就該想到以金哥的腦袋絕對只看到要求卷三個大字,至於其他的則下意識的省略。
  
  「好吧,等我想到再告訴你!你要是趕逃跑的話我就把你的書外加那些藏在夾層裡的通通燒掉!」落完話,金造一溜煙的跑了乾淨,典型的來去一陣風——比較接近龍捲風就是。
  
  等等!金哥是怎麼知道他把珍藏本給藏在哪的!
  
  「管他的,反正我根本沒有跑的必要。」一張要求卷就能打發金哥他可是求之不得。
  
  
  
  望著金造哼著小曲,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地瞧著一張紙,柔造忍不住問:「什麼事這麼開心?」
  
  「嘿嘿~廉造那小子給了我一張要求卷當生日禮物!要他做什麼好呢~柔哥你覺得要那小子做什麼好?」
  
  「這是你的禮物,看你想要廉造做什麼。」拍了拍金造的腦袋,想起這小子幾乎佔了房間大半角落的禮物,也不見有廉造的要求卷還要讓他開心。
  
  ——且從那潦草的字跡肯定是忘記金造的生日然後被金造威脅慌忙做出來的。
  
  「不過廉造實在是一點長進也沒有耶!小時後是搥背卷長大是要求卷。」
  
  瞥了表面上擺出嫌棄模樣實際上很期待的金造一眼,柔造莞爾。
  
  「至少要求卷選擇比搥背卷多不是?」
  
  「說得也是!」好吧,勉強有升級。
  
  廉造那小子,不但忘了他的生日還用半個布丁打發他,不要以為這筆帳他會這麼算了!
  
  這張要求卷他絕對會好好利用的,哼哼哼。
  
  今年的生日禮物,還真不賴——用來欺負廉造剛剛好。  
  
  
  Fin
  
  
  ****
  金造生日快樂!!!
  本來以為趕不上了OTZ
  收尾有點潦草請別打我(靠
  然後我終於寫了廉造受!!(雖然一點那種氣氛都沒有
  至於要求卷的使用內容請自行腦捕(欸
  
  感謝點閱
  
  2011/11/1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