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啊!不准抓我衣領!很沒禮貌欸你這傢伙!」被當成小動物──還是老鼠一類的那種──給拎起來的小惡魔,氣得揮舞著拳腳像隻張牙舞爪的小貓抗議著,身後的小尾巴也豎地拉直。

 

小惡魔氣得圓滾滾的藍色眼眸,以及鼓起的腮幫子,還有拼命想從志摩手中掙扎的模樣,都可愛的讓前者心癢癢的。

 

該怎麼說……只要是人看到那種小小隻又可愛得不得了的東西總是會有一種想蹂躪他的衝動。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確定不是我眼花。」陪笑的將小惡魔放下,安撫性的用食指摸著小小的腦袋瓜,真的有種在和楓葉鼠一類的生物相處的感覺,讓人很想用力的捏捏揉揉,「我是志摩廉造,你呢?」

 

「……奧村燐。」

 

扁扁嘴,生氣地瞪了志摩一眼,小手摸著腦袋似乎是不怎麼滿意志摩方才把他當成小動物的摸頭舉動,那讓他感覺有些被輕視,但看著眼前人友好的笑容卻又覺得被這樣對待好像又沒那麼壞,最後只好以嘟嘴妥協收場。

 

志摩還以為惡魔的名字都又臭又長像外國人一樣,沒想到這隻惡魔的名字還挺正常的。

 

等等喔……記得召喚惡魔不是都要拿張紙唸固定的召喚語嗎?剛才的話只是他臨時湊出來的哪裡會記得念了什麼啊!萬一想不起來不就表示只要這張紙一壞他就再也見不到奧村了!?

 

「對了!肉!你這裡有沒有肉?」他好想念物質界的牛肉啊──雖然志摩身上的氣味也很讓他心動,但是牛肉更勝一籌!

 

閃著雙眼嚷著肉跑到志摩面前,奧村的重量雖然很輕但底下的紙積年累月下來根本禁不起突然加速的衝力,嘶的一聲只見奧村整隻惡魔啪得往前栽,還掀起不少黑塵。

 

「你有沒有怎樣?」連忙伸手想抓起奧村,卻又礙於對方的體型改以食指扶起小傢伙,奧村吃痛地揉著黑黑的鼻子──那些被燒得差不多的雜物的灰,正好積在奧村跌倒的地方──活像從炭堆中撈起來一樣。

 

「痛痛痛──欸?這是什麼?」剛剛跌下去的瞬間他好像抓了什麼東西,看了看被自己握在掌心的東西,好像是紙張的碎片,上頭還被黑炭給弄得髒兮兮的。

 

一人一魔對看一眼,又看著地上被奧村踩得皺巴巴紙張,上面很明顯的破了一個洞,旁邊一點的地方還有某隻惡魔黑色的臉印。

 

「破、破掉了!」志摩彷彿黃色書刊被燒一樣叫得頗是淒厲。

 

「吵、吵死了!我幫你黏回去不就好了!」說著邊趴在地上把紙給攤平,同樣被志摩弄得很著急的奧村一個不小心在攤的過程中又替紙張添了一道裂痕,本來還算正常的魔法圓上陸陸續續多出幾個小小的黑色手印。

 

「啊啊!我的手怎麼變黑了!」還有這張紙會不會太爛了?他只是輕輕扯一下就破了!

 

「黏回去也沒用啊!這樣你就會消失了,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再把你召喚出來──!」好不容易召喚出這麼可愛的惡魔居然就這樣沒了!

 

語畢,兩個傢伙的動作瞬間定格。

 

志摩驚疑不定的打量著還好端端站在他面前的小惡魔,「……你怎麼沒有消失?」

 

「啊?為什麼我要消失?」

 

「不對啊……召喚出來的惡魔為了避免失控只要魔法圓一壞就會自動被遣回虛無界,你怎麼沒有不見?」現在這張紙可是又破又髒,根本不可能還有效。

 

說著的同時志摩順便拿起逃過藍焰一劫的衛生紙,撕了一小塊擦擦奧村被弄髒的臉。

 

「唔、那些是被驅魔師強硬打上契約的惡魔,我又沒有,當然不會消失啊!」先擦擦黑黑的手還有沾到屑屑的尾巴,接著拍掉身上多餘的黑灰,本來擦乾淨的雙手登時又黑回來。

 

「也就是說……就算沒有魔法圓你一樣可以存在?」又撕了一小塊衛生紙給奧村,只是這次的是長條狀的。

 

「嗯!你剛剛打開的是連接虛無界的通道,記得跟那個什麼門的功能很像。」

 

接過志摩遞過來的衛生紙,努力的擦著身上的黑灰,可惜碳這種東西向來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抹去的,身上的搓一搓或許還能掉,但也只是擦去大概,皮膚表面依然附著著髒污,更別說是衣服上的黑漬。

 

「你是指虛無界之門?」發現奧村的頭頂還有一塊灰燼,輕吹一口氣幫前者吹掉。

 

「對!就是那個!……這些根本擦不掉嘛!」是說志摩這傢伙房間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像剛被燒過一樣?

 

「這個……剛才突然竄出藍色的火焰結果就變這樣了。」

 

藍色的火燄?物質界怎麼會有藍焰?

 

正疑惑,意識到可能是自己闖得禍奧村趕緊轉移話題:「我想洗澡、洗澡!」

 

約略一想也能推測出火焰的起因是誰,志摩也沒戳破,倒是很開心能意外得到一隻小惡魔,上下打量了下,志摩很認真思考起奧村的洗澡問題。

 

……不曉得一般的飯碗夠不夠大?

 

TBC

 

 

2012/01/3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