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骨描寫有,慎

乾通篇都肉是怎樣XD


****


攬在羅索腰際的大手無比牢靠,也斷了工程師的退路,米利安以齒咬去右手的白手套,他不喜歡隔著手套觸摸技官的感覺,趁著懷中人扭動掙扎間硬是將堅挺的凶器頂入彈性的臀瓣,延著好看的中央臀線來回摩擦。

 

米利安的尺寸本來就已經很驚人,經過香菇的「加持」後更能輕易的從羅索的囊袋下方突刺到股溝頂端,渾圓的臀瓣上方包裹著被擠出好幾條皺摺的白袍,更顯誘人。

 

儘管隔著一層藍色布料,羅索也能鮮明的感受到米利安的動作,或者該說,正是因為隔著衣物摩擦才會如此清晰。

 

「啊、啊……可惡……不要用你的傢伙一直戳我!」當他的大傢伙是刺槍阿混蛋!

 

尤其屁股上的白袍並沒有完全退去,每當米利安一往上頂頂端便會深深擠入緊繃的衣襬,相對也會擠壓著他的後方,那種感覺簡直比之前米利安用羽毛在身上搔他癢還要令他難受。

 

搞什麼東西……這種不上不下的挑逗!這頭蠢熊根本是存心在吊他胃口吧!?

 

經過方才一番折騰白袍早已不見當初的平整,皺巴巴的下擺不知何時被羅索蹭到腿邊,前方最下方的鈕扣因此被推到挺立的花莖上,又因為整個人貼在米利安身前的關係導致他沒辦法扯開,不久前才被藤蔓關照過的驅體被這麼一刺激立刻顫抖起身子,腰肢也開始酥麻,更別說後方還有個煩人的傢伙正在賣力的突進。

 

「唔啊……!蠢熊你不要亂動……嗯……!」刺刺麻麻的快感讓羅索受不了地收緊雙腿,可惜只是夾緊米利安精壯的腰身,鈴口分泌出的液體早就濡濕上乘的白袍,使得摩擦更為順遂,快感也疊加的愈發快速。

 

「……唔……羅索技官……」

 

沒料到米利安居然真的乖乖停下腰際的動作,大手拉開羅索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把上身往後一挪,動作間沒什麼用處的紅色帽子也落到一旁,沒了米利安的腰做支撐,羅索的雙手雙腳登時失去依靠,掌心只能選擇撐住前者的腹部避免往前栽倒,雙膝則是跪在米利安腰際兩側以穩住身軀。

 

「你……!沒事往後移幹麻啊!」他是叫他不要動可沒叫他移開!

 

「抱歉……身體突然使不上力。」乍看下米利安是應羅索要求鬆手,其實真正原因是四肢突增的乏力讓他不得不放手,能像現在這樣以重力子具現化的手撐在後方不讓上半身往後倒已經是極限。

 

即將出口的一連串咒罵登時噎在喉嚨深處,追究起來米利安會脫力也是他一手造成的,只是與原先的目的有些出入,最後羅索硬是擠出一句:「切……沒用的雜碎!與其靠你不如靠我自己。」

 

撐著米利安訓練有素的腹肌,一邊迫不及待的解開連身褲的釦子一邊在內心腹誹這頭蠢熊體格沒事那麼好幹啥,摸起來實在是有夠結實的,儘管硬卻帶有讓他想觸摸更多的絕佳彈性。

 

被挑起情慾的技官讓前者本來就沒多好的耐性更是以驚人的速度直線跌落,礙於中隊長龐大的體型加上自己力氣關係,羅索一直無法順利退去前者的連身褲,最後沒意外的怒了,「你這雜碎怎麼穿件這麼難搞的衣服!」他媽的這是要怎麼脫!

 

「我一進來就是這樣了。」說真的,這種衣著真的很難行動,而且……很羞恥。

 

「呿、沒用的傢伙,像這種難看得要死的東西就要像這樣──」掌心快速在米利安搭起的藍色帳棚揮了兩下,重點部位的布料被羅索惡意的切成ㄇ字型,早已勃發的男根立刻彈跳而出。

 

得到喘口氣的部位讓米利安發出一聲歎息,同時也是對起了玩心的技官感到無奈。

 

也難怪,難得自己能讓技官擺佈,前者不抓緊機會好好報仇就不是他所認識的技官了。

 

只是,真的很折騰人。

 

一臉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工程師,正端詳著比以往還要大上一圈的男物,羅索嘖嘖嘴,像一些婆婆媽媽在測試西瓜的甜度那般彈了彈米利安的巨物,發出一句感慨,「每次看都覺得你這大傢伙有夠像凶器的。」

 

難怪每次這頭笨熊進到他體內時他都有種內臟被擠壓到的噁心感,果然是尺寸的關係。

 

觀賞完米利安的東西,也該是解決自己一身燥熱的時候了。

 

羅索抬起纖細的腰身朝即便受到藥劑關係仍精神奕奕的棒狀物坐下,努力用股間來回摩擦,卻礙於白袍的關係動得不太順利,「嘖、這東西真礙事……」

 

然後一把掀起阻礙他動作的白袍,整片臀線與彈跳而出的粉嫩慾望看得米利安一陣心癢難耐,可惜四肢的主控權不在自己身上,只能看不能吃。

 

「這樣好多了,呼……嗯……怎麼樣大笨熊?知道老子剛才的痛苦了?哈啊……嗯……」似乎是嫌後方的刺激不夠,羅索舔舔唇,一手套弄著早已溼透的下身,另一手則是學著米利安的動作揉弄底下的圓球,一邊以彈性的臀部夾緊前者一邊抬腰搖動,一連串動作連貫起來極其淫靡。

 

「唔、羅索技官……」

 

聽見米利安變得粗重的喘息羅索滿意的笑了笑,更加放縱地套弄著自己,「哼嗯……嗯……啊啊……唔啊……!」

 

跨坐在自己上方的技官,不論是陶醉的神態亦或是迷亂的動作,都無比震懾人心,相較於羅索的享受,米利安已經壓抑到額際都冒出點點汗珠,雖然羅索技官的挑逗等級足以媲美前者的科學領域,但要談實際層面的快感部份……就和前者打理自己的日常生活一樣,還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但,羅索技官就是這點惹人憐愛。明明老是喜歡擺出主導者的姿態,卻始終不得要領,那種反差下的青澀總令他無法自拔。

 

只是現在……拔不出來的好像是他發脹到快要爆發的性器,腰際發軟到連往上頂動都很吃力,不得不承認羅索技官的藥真的該死的有用。

 

儘管技官的動作很拙劣,卻無法否認他煽動自己的慾望與前者是呈反比的,就好比現在的技官邊陶醉在官能,同時又因為無法好好的摩擦自己感到窩火,一手捉著他沖血到犯疼的硬物,一邊咒罵:「怎麼這麼難弄……唔嗯……叫你的傢伙不要亂跑蠢熊!」

 

每次快要摩擦到有感覺的地方那根都會滑掉,導致他享受到一半就硬生生被打斷,體內的熱源找不到宣洩孔,讓羅索愈發焦躁。

 

既然夾不住乾脆用最直接的方法算了。

 

只見羅索撅起姣好的屁股,對準直挺挺的肉棒就想坐下,卻被米利安好不容易擠出一絲力氣的手給制止,「等等、羅索技官……!突然就進去你會受傷的。」

 

「閉嘴……!連動腰都沒辦法的傢伙少在那裡說大話!」

 

剝開自己的臀瓣羅索不顧米利安的勸阻硬是想壓低腰身,穴口幾乎都能感受到那股強而有力的脈動,要是平常以羅索的力氣根本不可能繼續動作,多虧藥劑的作用羅索終於能有一次反抗成功的實例。

 

哼哼……騎在這頭大笨熊身上真是有種說不出的爽快!

 

某工程師很得意能佔到難得的上風,深吸口氣,準備一鼓作氣吞入巨物時卻一屁股跌坐到冰冷的石面,整個人登時傻在原地。

 

……幹!那頭熊咧!?

 

股間還殘留著米利安的熱度,但本該在他下方任憑他擺弄的傢伙卻硬生生地在他眼前消失,簡直就和人間蒸發沒兩樣。

 

摸摸冰涼的石面,確定那頭熊不是隱形而是真的憑空消失,一片混亂的腦袋漸漸理出一條清晰的思路,在這個世界影響米利安最大的除了自己本身與那些道具以外就只剩下……

 

「靠!也不等我做完再回去!那隻沒用的笨熊!」

 

這身火是要他怎麼消阿混蛋!

 

 

 

莫名奇妙被扔回起點的米利安,這才想起弗雷曾經跟他抱怨過一句:「唉……上次差一點點就可以破關了!偏偏時間到了害我又要重來了啦!」

 

……敢情這地方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動動完好的右臂,意外發現體內的力氣重新回到身上,默默地拉開完好的連身褲檢查下裡頭的東西,身體雖然擺脫了那些藥效,那話兒卻依然維持加強後的尺寸。

 

挑挑眉,米利安勾起一抹笑,將麻煩的手套與帽子扔下,大步朝記憶中羅索技官所在之處前進。

 

這次,他會記得攝取香菇避開藥劑的。

 

 

 

TBC

 

 

****

結果中隊長沒享受到反而被菇菇玩得很歡樂

菇菇你還是快跑吧XD

中隊長要殺回來了啊啊!

下篇有菇菇自行解火得逼──喔!(

時間到自動回到起點有夠讚!(意思是菇菇很可能會被玩到想打昏自己

 

靠腰這篇後來全部都是肉

超級米利歐真是款好遊戲(

 

2012/05/07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