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還是爆字數了OTZ

****

錄音室的一切對黑子而言都很新奇,基本上對一名生活中只有籃球的普通學生……或許沒有想像中的普通,但平常也不會有機會接觸的東西,除了好奇外也會有些緊張。

 

「那麼,黑子君,我們先熟悉一下旋律,把這當作試音練習,放輕鬆唱就好。」面對從未踏入錄音室的孩子,製作人非常有耐心的教導黑子該如何做。

 

一首歌的錄製都是需要經過無數次的修改與微調才能把最佳的情感與音質呈現出來。至於黃瀨君那種把試音當正式,一次來就直接OK的可以說是特例中的特例,就算前者已經預先做過無數次的練習,重複錄製兩、三次都是相當正常的,只能說,這孩子真的是個怪胎。

 

渾然不知製作人已經在自己頭上貼怪胎標籤的黃瀨,正來回在錄音室踱步,時不時還會停下步伐看看裡頭的黑子,瞧見前者認真又有些懊惱的模樣忍不住莞爾,然後又開始忐忑地踱步,就這樣重複這兩個動作──儼然在產房外等待孩子出生的新婚爸爸,既緊張又期待。

 

加上製作人為了怕黑子緊張,特別以耳機做練習,除了製作人本人,他人是無法聽見黑子試唱的聲音的。

 

好、好緊張──小黑子的聲音到底是怎麼樣的?還有歌詞也讓他好在意啊!製作人也真小氣,不過是試音聽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只能看見小黑子的嘴巴在動卻聽不見真的很難熬啊!

 

第一次的試唱黑子別說是旋律,根本連歌詞都跟不上,畢竟前者完全沒有先熟悉之前給的音樂與歌詞,跟不上是很正常的。

 

第二次黑子已經能大概跟上音樂,雖然偶爾還是會吃螺絲,或是看錯段唱錯詞,但比起第一次已經進步非常多,以沒接受任何音樂訓練的孩子,可以說是進步神速。面對如此像個正常人的黑子,製作人顯然相當開心,畢竟沒有什麼是比親手帶著生澀的歌手,漸漸上軌道還要興奮的事。

 

早在聽見黑子試唱時,他就覺淂這孩子的音色非常有魅力。那種獨特的音質與穿透感,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寶物。

 

要不是早知道這孩子專業領域是在籃球,不然他連挖角對方的心都有了。

 

一連四次的試唱,製作人先讓黑子緩緩氣,若有所思的摸著長些鬍渣的下巴,音準有到,拍子也都對,但還有一點似乎有些……

 

「黑子君,那些歌詞你有好好看過嗎?」

 

藍色腦袋點了點,製作人又問:「那我問你,這句『キミとボクとが出会えば その理由はきっと希望になる(如與你相遇 那理由便一定化為希望)』,黑子君會想到誰呢?」

 

「……」

 

想到誰?他好像……沒有想過這種問題。不是只要跟著旋律把歌詞唱出來就可以了嗎?

 

見狀,製作人又笑了笑,「黑子君,你知道嗎,人們常說語言是傳遞心意的最佳橋樑,但還有一樣東西是超越語言的,那樣東西──便是音樂。」

 

「透過音樂我們可以傳達平常無法說出口的話,可以表達無法用文字說出的情感,畢竟音符融合了歌詞就是最佳的傳聲工具,音樂不只是音樂,它是一個反應人心的雙面鏡。」

 

「試著去想想,不要光是注意歌詞表面上的意義,更要找出你想表達的意義。你想對誰表達?又是對著什麼而表達?這句歌詞會讓你有怎樣的心情?藉由旋律,通通說出來吧!」

 

面對激動到踏上椅面的製作人,黑子淡淡的道:「雖然不是很懂,但我會努力的。」

 

「那,我們這次正式來,唱錯也沒關係,盡量唱出來。」

 

「是。」他都不曉得,原來唱歌也是這麼耗費體力的一件事,才唱沒幾次他的背就已經開始冒汗了,簡直有用了半場消失的運球的感覺。

 

不過,卻不會覺淂討厭,甚至有和打籃球時一樣的暢快感。

 

「看我的指示,3、2、1──」

 

經過方才的練習,已經不再陌生的旋律環繞在耳邊,吐氣,再緩緩將氣吸入腹中,腦中一邊回憶製作人說的話,一面在腦中拼湊完整的歌詞。

 

『音樂,是能反應人心的。』

 

反應人心……反應……他的心情?

 

『你想對誰表達呢?又想表達些什麼呢?』

 

我想對誰表達?又想表達什麼?

 

緩緩地,闔上蒼眸,整個人徜徉在只有音樂的世界中,隨著音符而至,許許多多的情感與畫面如同潮水一般的湧入黑子腦中,自然而然地開口,將極欲湧出的情緒依托在歌詞與歌聲上,傾瀉而出。

 

『存在の意義はなんだ? 突き詰めれば理由になる

(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若去追求便成理由)』

 

歌聲響起的瞬間,黃瀨停下了腳步,整個人彷彿被釘在原地動彈不得,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瞧著錄音中的藍髮少年,活像看見寶寶終於出生一樣,一雙眼睛瞪得跟銅鈴有得比。

 

『キミとボクとが出会えば その理由はきっと希望になる

(如與你相遇 那理由便一定化為希望)

足りないもの数えて 不甲斐ないのも自由さ

(細數不足之物 連不中用的也是自由)

だけどつまらない顔して 思ったより正直だ

(可是卻一臉無聊的樣子 比想像中更加坦率)』

 

『ボクたちは独りだって 頑張っていたかもしれない

(就算我們只有一人 也可繼續努力)

うまれる可能性があること ずっと知らずに

(所能產生的可能性 一直並不知道)』

 

胸口不停地躁動著,隨著黑子的歌聲愈發滾燙,腦中忍不住閃過一幕幕的畫面,第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第一次明白原來籃球可以不用只在乎勝負,第一次真正有了想超越小青峰的心情,亦是第一次體會到……原來能成為小黑子溫暖的光源是多麼的令他想掉淚。

 

其實他內心一直有股小小的不安,害怕小黑子哪天會找到比青峰光芒更盛的對象,萬一那刻真的來臨……他沒有那個自信能留下小黑子。


黃瀨萬萬沒想到,這一刻會這麼快就來臨。讀了誠凜的小黑子確實找到想支持的人,自己也與對方較量過,他承認,小火神確實是有成為小黑子強大光芒的實力,但……並不代表他能放手讓小黑子離開。

 

說他膽小也好自私也罷,只有小黑子,是他絕不讓步的,除非……小黑子親口告訴他:「我不需要你了,黃瀨君」。

 

他很擔心,非常擔心,擔心讀了誠凜後改變的小黑子,哪天真的會對他說那種話,只要一想到小黑子會離他而去,他就沒辦法冷靜。

 

……難怪他那段時間會被前輩照三餐罵,說什麼人在這魂卻不曉得飛到哪去了。

 

本來還有些遙遠的的歌聲,漸漸清晰,也牽回黃瀨惴惴不安的思緒。

 

『目映いくらいのスピードで 息をむようなプレイで

(以奪目耀眼的速度 屏息似的比賽)

もっと渡しあえるんだ ここで、ここで、必ず

(再去互相托付 在這裡,在這裡,必定)

役割はひとつじゃない 深めて高めてもっと

(並非只得一份職責 更深更高)

それはいつよりもボクらしい そんな手応えがあって

(那是比平常更加像我 有那樣的一份衝勁)』

 

這麼說來……儘管和小火神接觸過後,小黑子還是會在沒有練習的假日,跑到他的住處,眨著他很喜歡的天藍眸子,帶點旁人很難察覺的撒嬌意味淡淡地抱怨:「你好慢,我的奶昔都喝完了。」

 

然後,他會給小黑子賠罪的笑,陪著對方再去買一杯,只是這次不用在門口等,而是直接到裡面邊看電視邊喝。

 

『キミの光が強いほど ボクは自由になれる

(你的光芒越是強烈 我就越能自由)

引き出しあえる力で ここで、ここで、確かに

(互相發揮的力量 在這裡,在這裡,確實存在)

キミが自由になるほど ボクの影が際立つ

(你越是自由 我的影子便越是清晰)

それは奇跡にも負けない 次の手がかりと呼べる

(那是不會輸給奇蹟 稱為下一次的要訣)』

 

黑子平穩流暢的歌聲,一字一句地隨著音符闖進黃瀨的心扉,將那些擾人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僅留下深深的餘韻,遲遲不肯從黃瀨體內離開。

 

……可惡,小黑子犯規啦……用那種聲音唱那種歌詞……到底要他怎麼辦才好……?

 

『黃瀨君,你知道嗎?雖然光愈強,影子就愈清晰,但是能將最真實的我映照出來的,只有黃瀨君的光芒做得到喔。』

 

『就連青峰君也沒辦法做到的,只有黃瀨君可以,所以……你可以更相信你自己一點。』

 

相信你對我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TBC


****

我的文筆有限實在是表現不出那種驚艷的感覺啊OTZ

黃瀨你可以對自己更有信心一點(笑)

傻爸爸黃瀨也好可愛XD

下篇我想把奇蹟世代的戲份砍掉啦...他們的個性好難抓T_T


感謝點閱ˇ


2012/06/02 Mori


*歌詞翻譯來源:ruades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