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

*我取名無能了OTZ

*跟七夕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賀文(靠

****

「痛痛痛──小黑子輕一點輕一點──」

 

「涼太君你願意告訴我傷是怎麼來的我就會輕一點。」

 

「嗚嗚──小黑子好壞心!」

 

壞心的到底是誰?

 

不久前剛從玄關迎接黃瀨回來,平常總是會邊高喊「我回來了小黑子」的黃瀨,今天僅僅只給了他一個微笑,抱了抱自己後就倉卒的說:「今天的比賽真是累死人了!小黑子不喜歡我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吧?我先去把衣服換下來順便洗個澡唷。」

 

明明都跟平常一樣,一樣的笑臉,一樣溫柔的眼眸,一樣的熱情問候,卻多了分黑子說不出,異樣的違和感。

 

也許是觀察人觀察到成了習慣,黑子對於這方面會很敏感,尤其是對朝夕相處,被他放在「重要」這一塊的黃瀨,這種反應就會更加明顯。

 

今天的涼太君,不太對勁。

 

儘管他無法說出具體是哪裡不對勁,但就是有地方不對勁。

 

懷著這樣的心情,黑子刻意放大了與生俱來的無存在感本領,朝他與黃瀨的臥房前進。

 

然後,黑子就在門邊就看見黃瀨忍痛瞇著眼用卸粧水擦著唇角的畫面。

 

「真是的……一不小心就讓那些人逮到空隙,幸好沒有被小黑子發現。」

 

「什麼事不能讓我發現?涼太君?」

 

「小、小小黑子──!?你什麼時候來的!?」還真是久違了,這種心臟快被嚇出來的感受。

 

「就在剛才。可以請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嗎?什麼事不能讓我發現?」黑子沒有發現,他的口吻已經有了一點點所謂的強硬。

 

游移著目光,黃瀨四兩撥千金的道:「沒、沒有啊!小黑子你聽錯了吧?

 

本來還面無表情的臉龐,周圍已經開始默默匯聚黑氣,「涼太君,你知道嗎?每次只要你說謊就會別開目光。」

 

看樣子是瞞不下去,但也不想把事實講出來,黃瀨只能尷尬的搔搔臉頰,扯出一抹要黑子安心的微笑。「……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小黑子你別擔心。」

 

湖水藍直勾勾地望著黃瀨,細膩的察覺黃瀨唇角有輕微泛紅的跡象,默默走到一旁拿出醫藥箱,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要黃瀨坐下。

 

雖然紅腫的情況很不明顯,只要稍作遮掩根本不會發現異狀,但黑子很明白那只是暫時的,只要過段時間腫起來的地方會就開始泛紫,輕輕一碰都會疼的想流淚。

 

然後,就回到一開頭的情況。

 

闔上醫藥箱,仍是沒能問出黃瀨受傷的原委,黑子起身將醫藥箱歸位,踏出房門前轉頭,口吻淡然的道:「今天我要製作明天實習用的教具,晚上就不回房睡了。」

 

聞言,黃瀨急得連忙起身捉住已經跨出房門半步的肩膀,「……你生氣了嗎?小黑子?」

 

「……沒有,一整天的賽事涼太君也累了吧?先去洗個澡好好放鬆吧。」

 

明明聽起來是很窩心的一番話,黃瀨卻無法感受到同等的溫暖,反倒覺得心口一陣陣的抽痛。

 

小黑子在迴避。

 

還是在迴避他。

 

明知是自己先拉開距離的,卻還是不由得因此而受傷。

 

原來……想幫重要的人分擔事情卻被拒絕,是會難受到胸口都跟著發疼的程度。就算是出於好意,他還是拒絕了小黑子的關心。

 

……自己,到底在幹什麼?這樣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對不起、我告訴你,我全都告訴你!所以不要避開我……好嗎?」沒等黑子回應,黃瀨率先把比自己小上許多的身子擁入懷中。

 

深怕會被回絕所以他只能用這種狡猾的方式迫使小黑子接受。

 

儘管再怎麼不滿,他也知道小黑子絕不會推開他。那是他們共有的默契,因為小黑子知道擁抱對自己而言是有不同的涵義的。

 

黑子的確沒有推開黃瀨,卻也沒有跟平常一樣回抱前者,只是靜靜的讓黃瀨摟著,用聽不出情緒的嗓音低喃,口吻像在陳述事實那般,連丁點的情緒起伏都瞧不著。「……涼太君不想說的話,我不勉強。」

 

……他一點也不想讓小黑子說出這種話!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在勉強自己的話。

 

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打從一開始他就會坦承道出。

 

「不是不想說,只是不希望你受到影響。」但要是因為這樣讓小黑子不舒服,他寧願全盤托出。

 

「其實,要離開比賽場地的時候,我剛好與別隊的隊員有些擦撞,正在摸索的鑰匙就這樣掉到地上,小黑子你也知道我喜歡把你的照片跟鑰匙掛在一塊,雖然有匣作保護,但好像被彈開了,結果那個傢伙一看見你的照片,就一臉嫌惡的說:『怎麼?人氣模特兒是同性戀?還跟這種不起眼的傢伙在一塊?這還真是天大的頭條啊!』,我聽見腦袋一熱就……」

 

黑子彷彿在現場看完全程,接續黃瀨未完的話:「就用言語回敬對方,然後對方就打上來了對嗎?」

 

黃瀨點點頭,一臉忐忑的望著黑子明顯緩和下來的蒼藍,語帶哭音的道:「我都講出來了,所以不要不理我好嗎?只有小黑子、只有小黑子……」

 

拍了拍快要陷入慌亂的金色腦袋,黑子淡淡的呼喚:「涼太君。」

 

吸吸鼻子,黃瀨哽咽的回:「──是?」

 

「你贏了嗎?」

 

似乎沒料到黑子會這樣問,黃瀨一怔,然後重重的點頭。攸關小黑子的事他怎麼可能會輸!只是交鋒間不小心被對方手腕的手錶給擦到唇角,所以才會掛彩,原本以為用遮瑕膏就能過小黑子這關,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那就好。不過,下次再發生同樣的事,請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

 

「欸?為什麼?」

 

「因為用電話對方沒辦法對我下手,也可以替涼太君增加全身而退的機會。」

 

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他就可以用GPS定位找到黃瀨君的所在地,不遠的話還可以搬他前任與現任的光充當打手。

 

打架一類的,還是青峰君跟火神君擅長呢。

 

捧住黃瀨在他預料中哭得讓他好笑又無奈的俊美臉蛋,黑子正色的道:「下次涼太君再試圖瞞我的話,我就一星期不跟你講話。」

 

「我、我知道了,不會再有下次了小黑子!」知道這是原諒他的意思,黃瀨又恢復平常的忠犬模樣,抱著黑子不停磨蹭著腦袋。

 

「那,涼太君可以告訴我,對方的長相特徵與所屬的球隊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小黑子你問這個要幹麻?」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能讓涼太君氣到失控的人究竟是長的多麼抱歉。」

 

聞言,黃瀨立刻不疑有他的從隨身包包拿出這次參賽選手的資料,指著上頭一名看起來果真就是很抱歉的人。

 

「涼太君,不先去洗澡嗎?」

 

「我……」

 

「比起現在的涼太君,我還是比較喜歡洗得乾乾淨淨的涼太君。」

 

「咦!我馬上就去洗!小黑子你等我!」

 

剛才還躊躇不定的傢伙,眨眼間就衝進浴室連換洗衣物都忘了拿,開心的洗起澡來。

 

確定黃瀨已經開始梳洗且短時間不會出來後,黑子不發一語的拿出手機,拍下剛才黃瀨指的人的照片,然後默默的發了幾封訊息。

 

訊息內容很簡單,只短短的寫一段話與附帶一張照片:『請幫忙找出這名在涼太君惟一可取的臉上弄出傷口的人,非常感謝各位的幫忙。』

 

同一時間,身處各地的奇蹟們都收到同樣的訊息,紛紛放下手中的事情撥空看黑子鮮少捎來的信息。

 

本來打算趁等待回覆的這段空檔幫黃瀨君準備替換的衣物,才剛從衣櫃裡拿出黃瀨君的睡衣時,被自己擱置在床上的手機就傳來幾乎天天會在黑子耳邊響起的著急嗓音。

 

『好過份~等等我啦小黑子!』

 

才剛平息沒多久,手機又傳來一聲,『好過份~等等我啦小黑子!』

 

接著又一聲,『好過份~等等我啦小黑子!』

 

然後再一聲,『好過份~等等我啦小黑子!』

 

……比想像中回覆的還要快呢。

 

手裡拿著黃瀨的睡衣,上前拿起手機,點開收件夾,黑子率先打開寄件者寫著:「赤司君」,主旨:「真有趣」的訊息。

 

『能讓涼太拿下模特兒面具的人,的確有讓我瞧瞧的價值。』

 

就黑子對赤司的瞭解,赤司君所謂的瞧瞧通常都伴隨著讓黑子不願再回想起的恐怖回憶。黑子也回了一封,『請不要為了那種人發動眼,會傷了赤司君的眼睛的(各種意義上)。但……還是很謝謝你。』

 

第二封則是綠間,主旨是:『無聊。』

 

『以後不要傳這麼沒營養的內容給我,黑子。』然後,黑子很自然的點到訊息最後方,果真看到綠間補充的內容,『但,這人的行徑我同樣不能苟同。』

 

綠間君還是一樣,總是喜歡把內心話留在最後才講。『謝謝你的幫忙,綠間君。不過每次都花一頁的空白頁也是很傷簡訊費用的,只要在中間加上(空白)我就會理解了。』

 

第三封是紫原,主旨是:『咦──』

 

『黃仔受傷了?真沒用──啊~我知道那傢伙的學校附近有一間超好吃的可麗餅──下次去買時順便幫你看看好了──』

 

紫原君,對可麗餅的興趣明明就沒有很高,卻還是願意特地去那裡買,背後的涵義不用明講黑子也明白。『期待你的可麗餅感想,紫原君。』

 

第四封是青峰,主旨是:『白痴啊?』

 

『居然會被這種貨色傷到,黃瀨那傢伙到底在幹麻啊?不過隨隨便便就動手的傢伙也讓我很不爽,我會幫你注意的!──啊、還有大我的那份,他現在睡死了叫不醒。』

 

強力打手Get。雖然自己並不喜歡暴力,也覺得暴力是不對的,但只要不經過自己的手,讓那種不用暴力就無法聽清楚他人的話的人,好好的、認真的聽別人說話,也無傷大雅。『請青峰君手下留情,加上有火神君在一旁場面一定會更難控制──至少地點要挑人煙稀少的。』

 

闔上手機,黑子的眼神隱隱閃爍著黃瀨不曾見過,就連奇蹟們也只有赤司才明白的神色。

 

帶點說不出韻味的危險成分。

 

記得,綠間曾這樣評論過黑子:「不要看黑子很好說話,一旦惹到他,下場並不會比惹赤司還要好過。」

 

惹火赤司受到的是排山倒海的反擊,但至少是肉眼看得見的,讓黑子生氣的話……可能被捅完都還不曉得是誰下的手。

 

在這一刻,也註定了那名選手坎坷的未來。

 

真正被保護的,究竟是誰呢?

 

Fin 

****

敲這麼多我只是想些黃瀨痛得哭哭的模樣(欸

也有部分是想表達黃瀨太過重視黑子,反倒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事情

不過因為時間觀 戲沒有鋪陳的很完整這樣...

 

2012/08/24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