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既刊一「兩光組的兩光日常」! 

青火本小說封面00000  

這算是把之前寫的敦親睦鄰系列,取青火部份出來再作統整,並以同樣設定寫出的一本刊物。

簡單講就是兩個笨蛋的同居生活(欸)

 

本子資訊如下↓

書名:兩光組的兩光日常

作者:森實

封面繪者:Hikari

判別:A5小説本

CP:主青火,副黃黑(綠高插花有)

性質:歡樂向,笨蛋閃光,R15有(沒進去都不算R18XDDD)

頁數/字數:104P/約4萬4

定價:NT180

內文:收錄了十篇以同居為主軸的中短篇文章。

※請注意,這次兩光組特典沒有二刷!不好意思。

點選連結可直連已公開文章

1.我們同居吧 *

2.真的太明顯了

3.吃慢點笨蛋

4.火神牌熱水器

5.笨蛋也是會感冒的*

6.一大清早別這樣*

7.像吧?像嘛!

8.短暫雨*

9.生日禮物是二對二與汪汪汪*

10.常說不見得會進步


(*部分為新稿,新稿部分有三萬字,舊稿多以短篇為主,加筆有)

 

 

試閱請往下拉

 

-------------------------------------------------------------------------------------

新稿試閱一:笨蛋也是會感冒的

 

好熱……熱死人了……

 

頭好重,身體也好重,怎麼可以這麼難過啊……!?退燒藥到底有沒有效?怎麼吃了以後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

 

「……喂。」

 

……耳邊……好像有什麼聲音?聽不清楚……真不想張開眼……

 

「……喂、大我,起來吃點東西。」

 

看著床上仍是陷入昏睡的戀人,青峰無奈的撓撓後頸將買回來的粥放在旁邊的矮櫃上,考慮該讓大我繼續睡還是該把前者挖起來補充體力,這才注意到火神的衣服早已被大量的汗水給沁濕,忍不住攫起眉頭。

 

粥涼了再熱就好,放任大我穿著濕掉的衣服萬一又加重感冒可就糟了。

 

同樣身為行動派的青峰,隨便從衣櫃裡抓了件襯衫,掀開棉被單手撐著火神的背支起前者的上半身,讓昏睡的火神暫時靠在他的身上,常不分地點場合就扒火神衣服的青峰駕輕就熟的退去火神的上衣,露出底下被汗水濡濕,精壯的軀體。

 

身為籃球員,火神的身材同樣不差,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結實。平坦緊實的胸肌,只要被自己稍微舔弄就會挺立的乳尖,以及彈性優美的肌理線條,都讓青峰看得一陣口乾舌燥。

 

自己明明喜歡的是巨乳,但要是把火神跟波霸放他在面前讓他選,他也會一秒就選火神。

 

喜歡跟有衝動,終究是有差別的。

 

大我毫不掩飾的個性與球場上能讓他盡情角逐的驚人潛力,每每都讓他興奮的渾身顫慄,以前就算跟哲搭檔也沒這種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果然,這傢伙是最棒的。不論是籃球而言,還是戀人而言,都是。

 

「切……連感冒都這麼會煽動人……這個白痴神……」

 

低低的抱怨,青峰開始替火神做簡單的擦澡,第一次照顧人的青峰手腳顯得有些笨拙,常擦到一半就讓火神的身體滑到一旁,動作也因為這樣中斷好幾次,儘管如此,青峰卻沒有停下動作。

 

就連保養最心愛的球鞋也沒這麼專注過,青峰耐心的、仔細的替火神擦掉每一滴汗水,隨著每一次的擦拭,眼中的溫度也就升高一分。

 

雖然一直都知道火神的皮膚挺白的,但沒想到會這麼白。

 

並不是像哲那種白到誇張的程度,大我的白是染點淡淡的蜜色,是很健康的白皙。這樣的色澤覆蓋在勻稱緊實的肌理上只會讓青峰看著看著就想咬上幾口,也更顯自己徘徊在火神胸口的掌心,是有多麼的黑。

 

青峰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又瞧了瞧火神被自己擦拭乾淨的皓白胸膛,決定等火神感冒痊癒後就把人抓到海邊多曬個幾下。

 

嘖、白成這樣豈不是只會顯得自己很黑?看久了總會讓他莫名窩火。

 

銳利的青眸死死盯著火神袒露的上身,掌心覆上又移開,移開再覆上,很像是在確認什麼。

 

……算了,還是別讓這傢伙曬好了,白一點留起吻痕來也比較過癮。

 

有時後強烈的視覺色差也是種不可多得的情趣。

 

似乎是感覺到毛巾帶來的冰涼,火神意識朦朧的把眼睛拉開一道細縫,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正趴在青峰的肩上,忍不住用臉頰蹭了蹭前者的肩頭,語帶滿足地低喃:「好涼……真舒服……」

 

明知火神是指擦澡,青峰還是不由得因為火神夾雜在字裡行間中帶點豔麗的歎息而滾動了喉嚨。

 

嘖……就說別這麼煽動他阿這個笨蛋神!

 

「還有哪裡想擦的?」

 

青峰的嗓音,已經開始染上危險的低啞,被病魔折騰厲害的火神能聽懂青峰話裡的意思就很不錯了,更別說察覺青峰的異樣,只是單純貪戀著毛巾帶來的舒適。

 

「這裡也黏黏的……好悶……」掌心有氣無力的拉過青峰拿著毛巾的那隻手,順著自己的四角褲褲管滑至大腿上方,感覺到肌膚傳來的涼意讓火神扯出孩子氣的笑,「……真冰。」

 

「想再更冰一點嗎?大我?」側頭,青峰貼著火神的耳畔輕喃,滿意的瞧著火神受到刺激而微微往內縮的肩膀。

 

回答青峰的是勾上脖頸的臂膀,生病的老虎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青峰身上,熱燙的腦袋脫力的靠在青峰胸前,剛才的舉動已經花掉他大半的體力,連講話都很吃力。

 

「白痴峰……我好熱、好不舒服……該死的感冒、唔……」

 

虛弱的闔上眼眸,帶點鼻音的語調緩慢而微弱,有點像是即將陷入昏睡的囈語,內容卻徹底點燃青峰幾經壓下的慾火。

 

不是平常氣勢凌人的口吻,也不是在床上向他討饒的嗓音,火神此時的聲音就像無助的孩子,只是單純的渴求著,渴求青峰把那些討人厭的高溫給驅散。

 

胸口狠狠一盪,下腹也傳來陣陣酥麻的感受,青峰在內心長歎,眼中的光芒瞬間大盛,「就照你的意思做吧,大我。」

 

剛好,除了退燒藥之外他還曉得另外一種省錢又快速的退熱辦法。

 

流汗,一直是對抗高燒的特效藥。


*****************************************************


新稿試閱二:生日禮物是二對二與汪汪汪(青峰生日賀)


場內的兩個籃球笨蛋打到都忘了旁邊還有黃瀨與黑子的存在,目前持球的是火神,籃球在前者手中一下下的彈跳著,青峰目不轉睛的盯著火神的一舉一動,下一秒,火神終於有了動作。

 

只是不是青峰料想中的過招,而是指著自己後面像見鬼一樣大聲驚呼:「啊啊!青峰!後面!」

 

「啊!?別以為我會上這種可笑的當!」說著說著腦袋還是下意識的轉過去,啪的一聲,青峰只覺得臉上傳來涼涼黏黏的觸感,然後就啥也看不到了。

 

「這、這是啥啊!?鮮、鮮奶油?」噁──有夠甜的!

 

「投得漂亮涼太君。」

 

「我也要!給我多一點的黃瀨!」

 

「別急別急……人人都有!」

 

青峰胡亂把臉上的東西給抹掉,才剛要試著張眼耳邊就傳來哲的稱讚與火神的催促,然後比方才更多更猛烈的鮮奶油如狂風暴雨一般朝青峰身上砸過去。

 

在黃瀨不間斷的補充彈藥,以及火神和黑子的聯手攻擊下,沒多久青峰就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奶油人,同樣的也讓青峰的怒火破表了。

 

「你們這些傢伙──一個都別想跑!」從厚厚的奶油堆中露出的是光芒大盛的兩顆眼珠子,完完全全進入了ZONE,青峰。

 

「那,我就功成身退了。」說完就用Misdirection消失的一乾二淨。

 

「等等小黑子!也帶我一起走──」進入ZONE的小青峰根本是怪物!該怎麼逃啦!

 

「黑子你這傢伙居然作弊!青峰你不要把你身上的奶油擰成一坨砸過來啊──!好噁心!」

 

火神邊躲著青峰的奶油蛋攻擊邊嚷著,同時手中的反擊也沒停過,可惜發動ZONE的青峰反射神經可不是開玩笑的,火神的攻擊完全無法奏效,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竭力射出的奶油派被青峰輕輕鬆鬆的閃過。

 

「去死吧──看我的火箭砲攻擊!」看清楚青峰手中的火箭砲後黃瀨的臉都綠了。

 

「等等!小青峰!小黑子怎麼會在你的手上!」

 

「……一不小心就被青峰君抓到了……」黑子像隻小動物無奈的被青峰拎在手中,全身上下也因為青峰的關係沾滿了奶油。

 

「哼、不要小看身為哲前任搭檔的我,Misdirection只對大我那蠢蛋有用,對我?哲你還早個一百年!」

 

「你說誰是蠢蛋阿白痴峰!」

 

「快放開小黑子啊小青峰!我跟你拼了!」

 

「黃、黃瀨你幹麻?你你你瘋了啊!竟然把奶油全噴到自己身上!你是想拿自己當武器嗎!」

 

火神一臉震驚的瞪著黃瀨兩手抓著鮮奶油往自己身上噴,那眼神簡直就像極欲奪回主人的狂犬。是說哪有人用這種方式反擊的啊?直接拿罐子噴不是比較快嗎!況且還不一定碰得到青峰黃瀨這傢伙腦袋是壞了啊!?

 

青峰用手背擦掉阻擋視線的奶油,噙著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將其舔去,挑釁的對黃瀨勾勾手,「有趣,想要討回哲就自己來搶啊?不過就憑你是搶不到的吧?哈。」

 

「小黑子是我的!就算是小青峰也不給你!把小黑子還我啊啊啊──」

 

「現在是怎樣?」火神呆愣在原地看著邊衝邊掉奶油的黃瀨,幾乎都能在青峰還有黃瀨的頭上看見大魔頭VS護主忠犬的畫面了。

 

……話說這不是為了青峰辦的慶生會嗎?怎麼會變成爭個你死我活的奶油大戰啊!?

 

火神朝黑子投以一個現在該怎麼辦的眼神,黑子除了回了一個眼神死的表情好像也做不出更多反應。

 

「……請先放我下來青峰君。」

 

看著像隻瘋狗一樣衝上來的黃瀨,黑子不曉得是該開心黃瀨對他如此忠心耿耿,還是該感到悲哀──他一點也不想既青峰君還有涼太君之後成為第三個奶油人。

 

……早知道就穿雨衣來了。

 

經歷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雙方子彈都耗盡的情況下才不得不休戰。

 

「嗚哇──都黏黏的。」青黃大戰到後來在青峰的偷襲下火神也加入了混戰,到後來根本不曉得是誰在砸誰,只要感覺到自己被砸然後認定了下手的是誰後就會毫不猶豫的反擊,火神拉著因為奶油關係黏在身上的黑色襯衫,濃濃的甜味讓火神受不暸的皺眉。

 

「是說,你們幹麻沒事用奶油砸我啊?吃飽太閒不成?嘖……怎麼擦都一樣黏。」

 

青峰的話立刻換來三雙不同意味的眼神,火神一臉像在看笨蛋,黃瀨則是停下幫小黑子擦臉的動作滿臉不可思議,黑子則是給了青峰遲鈍到這種地步真是讓人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的眼神。

 

「怎、怎樣啦!」幹麻都用那種眼神看他!有不懂的就要問可是大我教他的耶!

 

「小青峰就是小青峰,經過這麼多年腦袋裝的東西還是一樣,一點也沒增加耶──」

 

「我不能同意你更多了,涼太君。」

 

「你不曉得原因竟然還跟我們玩得這麼爽啊!?」

 

「啊?你被打不打回去難道乖乖讓對方打啊?又不是白痴!」

 

說著就抓過火神的衣擺擦去臉上的奶油漬,經過一開始的奶油洗禮加上後來的大戰青峰身上根本沒一處乾淨的,就連四角褲裡頭都黏黏的,相較之下火神身上就乾淨許多,畢竟有一段時間火神是在戰圈外的,再怎麼樣也不可能髒過風暴中心的青峰。

 

「喂!不要隨便拿別人的衣服擦啦!」扯回已經被青峰污染過的衣服,火神的表情嫌惡的像是在看青峰的髒襪子。

 

「所以咧?原因?」聽到現在他也沒聽見有用的答案。

 

「原因啊──當然是那個,對吧小黑子?」黃瀨笑著歪頭問身旁的戀人。

 

「是的,就是那個……你說是不是火神君?」然後黑子自然的把話鋒轉向火神。

 

「居然把問題傳到我這來你們是怎樣!」又不是在玩大風吹!

 

「婆婆媽媽的聽了就讓人火大!說阿大我!」

 

發現自己變成全場焦點,火神莫名開始盜汗,以像在向全天下召告他喜歡上青峰這笨蛋的氣勢大聲道:「當、當然是為了要幫你慶生阿白痴峰!」

 

「啊?」啥跟啥啊!?

 

「就是這樣!生日快樂小青峰!不過禮物我沒有帶下來因為怕被你發現,明天再給你吧!」

 

「生日快樂,青峰君,雖然早了一天,這是我的生日禮物,請你收下。」然後就從口袋裡頭拿出皺巴巴還沾著奶油的小卡,看著上頭慘不忍睹還泛著奶油味的禮物,青峰猶豫了下終究還是收了下來。

 

「謝、謝啦哲!」摸了摸後頸,前後翻了翻卡片,這才發現原來剛才哲遞過來的是背面。

 

「卡片?黑子你寫了什麼?」基於好奇心火神也顧不得青峰被奶油砸的油亮的腦袋,湊到一旁想探個究竟。

 

不看還好,看了險些沒讓火神想揍扁黑子。

 

「黑子你這傢伙寫得是什麼啊!什麼叫床上……這啥?被奶油弄糊了看不清楚……床上……汪汪汪使用卷?還限對我使用!?哪有人送這樣的禮物啊!」

 

什麼汪汪汪!?是要他在床上學狗叫嗎?這樣的禮物青峰會開心啊!?扯的是居然還是用他的名義!哪有人送禮物是用別人的名字送的啊!

 

「不是汪汪汪,是one on one,火神君你的腦袋已經跟青峰君同化到連這麼簡單的英文都看不懂了嗎?」

 

「喂!什麼叫跟我同化啊!汪汪汪我還是懂的好嗎!」不就是狗叫聲嗎!他也會。

 

「……不……小青峰你根本搞錯重點了。」

 

指著青峰手中黑子所謂的禮物,火神不爽的反駁:「誰叫你把卡片放在口袋字都被奶油弄糊了鬼才看得懂!還有這禮物也太莫名奇妙了吧!」

 

「會嗎?我覺得青峰君收到應該會很開心,所以才準備的。」不然他原本的打算是請涼太君幫忙把火神君給弄昏,然後裝箱送給青峰君,不過考慮到時間還有人力問題,終究還是取消了。

 

「怎麼可能會開心阿你看青峰這表、情……」

 

在黃瀨好心的解釋下終於弄懂黑子卡片意思的青峰,躍躍欲試的迎上火神的目光,也讓火神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

 

等等……青峰這閃亮到他想戳瞎的眼神是怎樣?那一臉寫著我要馬上用的表情又是怎麼回事!?這種比小孩的塗鴉都還要詭異的東西居然能讓青峰這麼開心他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在那煩惱這麼久啊──!!!

 

「這禮物真是太棒了哲!感覺很有趣耶!我馬上回去用看看!」勾過火神的脖子青峰笑得一臉燦爛,也不顧火神又踢又咬的掙扎輕輕鬆鬆就連拖帶拉的將人擄回住處,直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黑子都還能聽到火神氣急敗壞的嗓音。

 

「哈!?用什麼?那要怎麼用啊!?你給我解釋清楚啊──」


--------------------------------------------------------------------------------

 

以上,試閱到此結束。

其他關於青峰具體是怎麼幫火神退燒的火神在雨中追殺青峰啦、青峰又是如何跟火神在床上汪汪汪、諸如此類青火笨到沒救的同居生活,就請到本子內觀賞了。

 

arrow
arrow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