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本篇前,如果不曉得ㄋㄟㄋㄟ讚這種東西的親們請先觀看以下圖檔
(繪者小殺)

  這樣會比較懂這篇的梗XDD


  ****

  「親親拉比兔───告訴你我發現了一個超級有趣的東西───!」


  留著長髮穿著極度暴露的帝奇一臉心花怒放的不知第幾度向自家妹妹借了門直奔拉比的所在地,剛開門的第一句話就是如此。

  「啊───?」

  橘毛兔一臉陰沉的自書堆中抬起頭,已經連續三天三夜沒闔眼讓前者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這種時候又聽見了某諾亞的變態嗓音更是讓拉比的周圍瀰漫濃濃的黑氣,直撲帝奇而去。

  可惜帝奇早已將臉皮練究到就算拉比賞他一拳、罵他死變態也能摸摸臉頰擦擦鼻血繼續纏住前者的境界,現在不過是區區的黑氣根本是小CASE!

  在某大叔周圍翩翩飛舞的黑蝶很順利的擊潰了拉比的黑氣,讓前者一點阻礙也沒有的直奔親親拉比兔。

  「哪~哪~小兔子你知不知道最近很流行的───」

  「沒興趣。」

  冷冷的三個字直接將帝奇的下文給堵了回去,拉比一臉惡狠狠的拍開諾亞邊說邊順勢搭上自己肩的手,繼續手中羽毛筆的動作。

  能從這個變態口中說出來的東西是可以正經到哪裡?他沒興趣也沒心情更沒那個美國時間聽!

  「哎唷小兔子不要這麼冷淡嘛!我覺得它的內容很貼切簡直是說到了我的心坎裡啊───」

  「走、開!」

  起身火大的抄起腰際的大鎚小鎚快狠準的轟向大叔,眼看就要擊中沒想到諾亞的反應比他更快,一個矮身輕鬆的閃過,過於使勁的力道讓拉比腳步踉蹌了下,帝奇抓準了這個瞬間衝上前緊緊地抱住前者,接而像個孩子般耍賴著。

  「好啦~聽我講、聽我講啦───那是我對小兔子最高的愛意耶───」

  「放開我帝奇米克───」可惡啊……之前打得太習慣他都快忘了這死大叔身手也是相當不錯的,一個不留神就讓他抓到空隙撲上來了。

  「不放───除非你聽我講───聽我講啦小兔子───」

  「放開我你這混蛋!」

  「小兔子你不聽我講我就不放!」

  儘管拉比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推著帝奇的下巴仍是沒有半點作用。

  ───那力道已經大到讓帝奇整張臉都被擠到變形了。

  兩人拉鋸了半迥累了三天的拉比很快的便敗下陣,儘管內心相當不爽卻又拿眼前的傢伙沒有任何辦法,在內心快速地衡量所有利弊缺失後,拉比選擇退一步。

  「好,我聽你說,可以放開我了吧?」快點聽完快點把這麻煩的傢伙給打發走就是。

  「真的?太好了───!」不枉費他死纏爛打小兔子終於願意聽了!

  帝奇開心的高舉雙手「萬歲」了兩下,相當嚴肅的清了清喉嚨,一臉認真的揚起食指,「對我而言,最愛的小兔子只有一個。」

  「但是!小兔子的ㄋㄟㄋㄟ卻有兩個!」

  說到ㄋㄟㄋㄟ的時候某大叔興奮的在胸前比了個起伏的姿勢,然後朝拉比大大的比了個「2」字。

  「ㄋㄟㄋㄟ也是有分很多種的,有的讓人看了就倒胃口,有的中間還長滿了毛…...」

  「重點是!當各種ㄋㄟㄋㄟ讓我選擇的時候───我選擇你的,小兔子!」

  「小兔子的ㄋㄟㄋㄟ讚啦!」

  說到讚的時候帝奇更是舉起了大拇指,賣弄地眨了眨眼充分的表達他對拉比ㄋㄟㄋㄟ的讚賞。

  「這幾天我累得快死了聽力有點不靈敏───你可不可以再說一次?」拉比黑著一張臉皮笑肉不笑的問。

  「小兔子你的ㄋㄟㄋㄟ───讚!」

  某大叔甚至還一臉俏皮的吐舌雙手食指同時指向拉比,徹底展現了對拉比ㄋㄟㄋㄟ的喜愛。

  於是,拉比望著帝奇愚蠢的動作,下一秒快狠準的朝某大叔的胸前抓過去,由於衣服設計關係拉比這一抓直接擰向了帝奇胸前敏感的兩點。

  帝奇壓根沒想到小兔子會這麼大膽,毫無防備脫口的驚呼隱隱有幾許豔麗的味道,「啊……!」

  琥珀與蒼翠對視了半迥,帝奇看了看捏著自己胸前兩點的手,率先打破沉默。

  「小兔子真討厭───竟然這麼積極……痛、痛痛痛───」感覺那兩個部位被人使勁拉起帝奇幾乎快哭出來了。

  真的好痛啊───!

  「我的ㄋㄟㄋㄟ很讚是不是?───嗯?」

  「真的很讚!嗄、痛、痛啊───小、小兔子不要拉起來又轉啊───!」

  「乖乖聽你講話的我真是白痴!」拉比兩手擰著帝奇的乳頭用力往下一拉,一臉火大的回到位置上繼續未完成的抄寫。

  某大叔兩眼掛著淚雙手按在被捏得發疼的部位,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像是被人糟蹋的良家婦女。

  帝奇偷偷看了看掌心下刺痛的部位,可憐兮兮的控訴:「小兔子好過份───都腫起來了───」

  他說的是實話啊!拉比的ㄋㄟㄋㄟ真的很讚嘛!形狀漂亮顏色又是非常可口的淡粉色,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親上去───

  只是帝奇沒有發現,他在無意中將內心的想法全都說了出來,然後一字不漏的傳到了拉比耳中。

  「不要阿拉比───我的ㄋㄟㄋㄟ是很脆弱的───住手啊───!」



  從那天以後,帝奇再也不敢對拉比提到任何關於ㄋㄟㄋㄟ字眼的話了。



  Fin.






  幕後花絮



  其一. (BY小殺)

  在拉比快樂的捏帝奇乳頭不知道NG第幾次的時候,蘿特剛好來片場探班。

  在中途休息時,蘿特對帝奇說。

  「笨帝帝,會痛的話你不會運用你的能力逃跑嗎?」

  蘿特話才剛說完,帝奇突然一陣晴天霹靂!

  我怎麼完全沒有想到?!!!

  「因為帝帝你是笨蛋啊!」

  女孩一臉鄙視的看著跪倒在自己眼前的捲髮男人。



  其二.

  「不行!重來!」

  「卡!方式好像不太有魄力,拉比你用拉的試試看。」

  「不對不對……不是那樣的感覺,而是要將乳頭用力從上頭扯下來的感覺。」

  「帝奇!不准用能力!這樣是要怎麼拍!」

  於是,在拉帝奇乳頭NG第30次的時候,某大叔哭著逃離片場了。



  其三.

  開拍前,帝奇疑惑的望著拉比手中的東西問:「小兔子,你拿洗衣夾要幹麻啊?」

  今天有拍攝晾衣服的場面嗎?

  「這個啊?工作人員借我的道具,說等等就會派上用場了。」拉比晃了晃手中的洗衣夾,───還是加大型夾超緊的那種,笑容非常燦爛。

  到了開拍的時候,帝奇親自用他的身體體驗了拉比所謂的用處。

  某大叔含淚的揉著胸前被洗衣夾的招待過兩點,眼角瞥見了一臉凝重的導演,好奇地湊過去。

  只見導演皺眉摸著下巴,指著帝奇忍痛被洗衣夾肆虐的畫面宣佈:「這段不行,卡掉!哪個白痴拿洗衣夾給拉比當道具的?畫面根本不行!」

  當下某大叔身後幾乎出現了狂暴化的諾亞差點沒把那個拿洗衣夾給拉比的工作人員給滅了。



  其四.

  想起剛才被拉比用洗衣夾夾胸部的感覺就讓大叔痛得灑淚,休息時間發現拉比沒有在片場帝奇直接走到休息室,一開門便看見拉比正在翻找位於角落的道具箱。

  好奇地靠過去,帝奇興致勃勃的問:「小兔子,你在找什麼啊?」

  「啊!有了!」

  當帝奇看見了拉比從裡頭抓出的五枝東西,本來還開著小花的臉瞬間垮了下去。

  「小、小兔子你拿這個要做什麼?」這個形狀、這個模樣……怎麼看怎麼像是剛剛那個該死的洗衣夾的翻版!

  差別在於大小比剛才的還要大上一倍而且各種材質應有盡有。

  橘毛兔開心的把手中的洗衣夾像撲克牌那樣攤開,笑瞇瞇的道:「來,選一個。」

  某諾亞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掌心護在胸前,頭上的兩隻狼耳更是害怕的垂下來:「拉、拉比啊……洗衣夾不就是用在夾衣服上面的嗎?況且剛才的導演也說了洗衣夾那幕不採用,所以沒有必要再用這種東西了───」

  「導演當然會不採用啊!因為剛才的太小了沒有畫面感嘛!」

  「可、可以不要嗎小兔子?」

  「哎?不想要試一個就好啊?也是啦……這裡材質那麼多,那麼我就請導演全部試一次好了!」

  「咦───!等等阿小兔子───!不要啊啊啊───!」

  某大叔幾乎是邊哭邊追已經跑得不見人影的某兔子。

  一輪下來後,聽說帝奇有一個星期足不出戶……只能光著上半身忍痛含淚的擦著消腫藥膏。



  其五.

  「現在開始拍拉比捏帝奇胸部的場景,Action!」

  口令一下,拉比幾乎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使勁的擰著帝奇的乳頭,痛得前者一瞬間忘記腦袋的台詞,滿腦子就只有胸前傳來的痛楚。

  「痛、痛啊小兔子───!」

  演戲而已有必要真的捏下去嗎?而且……他怎麼覺得小兔子的眼中有殺氣啊?

  拉比邊轉著帝奇的乳頭邊在內心腹誹。

  死帝奇、渾蛋帝奇!平常老是對我的胸部又吸又舔又咬的這次終於輪到我報仇了!不用力點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撒───!



  其六.

  拍攝捏胸部場景的前夕帝奇神秘兮兮的湊到拉比耳畔,一邊開著小花一邊低喃:「小兔子,與其用捏的我更希望你用舔的耶……」

  橘毛兔只是很鄙視的瞥了大叔一眼,嫌惡的道:「那種比乾癟葡萄乾還要難看的東西?───門都沒有!」

  於是某大叔打擊甚大的躲到角落種香菇,乾癟葡萄乾五個大字不停在腦袋裡迴響、迴響……




  ****
  其實這篇的副標題是大叔的ㄋㄟㄋㄟ受難讚(啥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ㄋㄟㄋㄟ讚這個東西
  當初看到的時候真是笑死我了XDDD
  也多虧小殺提供的點子啦哈哈哈XDD
  這下子拉比總算能吐一口氣了
  畢竟鬼畜裡還被大叔穿乳環哪…
  能讓看的你會心一笑就代表我成功了XD

  感謝點閱ˇ


  2011/08/26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