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的能力是?」前往鎮中心的路上朔華問道。
  
  只見冷暮從裝備欄裡拿出朔華異常眼熟的小鏟子,然後在下一瞬間化成煙塵,飄散在人生鼎沸的街道中連個殘渣也瞧不見。
  
  湛藍的眼眸閃動驚訝與讚賞的光芒,讓冷暮的眼底略過一絲深沉的光采,似乎在計策些什麼。
  
  「所有的東西都能?」朔華伸手抓了抓方才鏟子消失的位置,果真連一點灰都沒有,徹底分解了乾淨。
  
  「只要是能分析就可以。」
  
  語畢,廣場上恰巧吹來一陣風帶起了塵沙,眼看著就要往兩人撲來,但在距離兩步遠的時候一個清澈的嗓音落下。
  
  「風。」隨著少年音節響起,本該朝兩人迎面而來的塵沙被一陣憑空出現的風改變了軌道,往一旁散去。
  
  「你的能力?」冷暮問。
  
  「能力的衍生。」
  
  短短幾句話的時間他們已抵達裘紮克傭兵團落腳的旅館,朔華眼尖的瞧見一名土黃色裝扮,待在旅館大門外吸著煙桿的男人,他知道那人就是他要找的對象。
  
  今早,裘紮克傭兵團的團長有來飯館用餐,細心的少年理所當然的不會放過對方的特徵。
  
  正當少年準備上前詢問,卻沒料到那名男人揚首朝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接著像是有些驚訝的抖了抖煙桿朝他們的方向靠近。
  
  黑髮少年內心升起一絲疑惑。
  
  他不記得他和這男人打過照面,但就那人的模樣看來像是遇見熟人一樣。
  
  「紮克那傢伙正在找你呢,沒想到你還帶了個人回來。」顯然的,男人這句話是對冷暮說的。
  
  「你已經是傭兵團的人?」朔華回首朝冷暮問,問句裡鮮少地有著驚訝。
  
  「不完全是。」
  
  模稜兩可的語句讓朔華忍不住抬眉。
  
  這下可好,他要的是同時加入傭兵團的夥伴,而不是已經是傭兵團成員的夥伴。
  
  他記得他方才有提到他有辦法加入傭兵團,就他的觀察冷暮沒道理聽不出他的意思才對。
  
  思緒兜了一圈,腦袋本來就轉得快的少年立刻領會過來。
  
  「你只是跟著傭兵團,並非其中的成員。」推敲下來,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個結論。
  
  冷暮的眼底浮現欣賞的光輝。
  
  「你的任務,要的是未加入的,我的,只要是玩家即可。」只是這名玩家,必須是他看順眼的。
  
  原本以為他接到的這個任務永遠也不會有完成的一天,卻在遇見這名少年的同時內心湧現一股想讓對方加入的衝動。
  
  他從來不是一個衝動的人,很多時候,他是理性到有些殘酷的。
  
  因此旁人對他總是敬而遠之,可在他的國家或許該說是唯命是從的占多數。
  
  這名特別的少年,非旦對自己沒有那些負面情緒,那種不畏懼、平等的感覺讓他……頭一次有了想多了解對方的想法。
  
  更甚而言,他是少數能懂自己想法的人。
  
  「那麼,你的任務是?」朔華問。
  
  下一秒朔華的眼前跳出一個提示框。
  
  『    與你分享任務,是否接受?』
  
  可以說是立刻,朔華選了是。
  
  這時朔華終於明白為何冷暮頭上會是空白了,因為這傢伙打從一開始輸入的名稱就是用空白鍵來代替。
  
  他以為自己已經夠懶了,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比他更懶的。
  
  跳入朔華視野之中的是一個有別於一般任務的深藍色邊框。
  
  『你接受了    任務分享。
  隱藏任務────相知相惜。
  具備條件:隨機觸發。
  任務內容:與一名玩家締結生死契約,締結後雙方身體不特定部位顯現印痕或飾品。
  任務時限:無。
  任務限制:締結後該玩家不可更動、不可解除,該角色消失則自動解除。』

  竟然是隱藏任務。

  朔華的確因為任務的性質驚訝了一下,不過也僅僅是如此,沒有更多的興奮與貪婪,一張清秀臉龐還是冷冷的,絲毫沒有任何動容,這點讓冷暮對這名少年的好感更是上升了幾分。

  如大海般的雙瞳浮現幾許疑惑與無奈。
  
  ────先前的地圖已經很讓人無言了,沒想到這隱藏任務的道行更是技高一籌。
  
  寫那麼多根本連個重點都沒瞧見,不但不曉得完成以後對兩人的影響是好是壞,且接了之後根本沒有反悔的餘地。

  敢情是隱藏任務的關係所以連內容都講求神秘?
  
  講白一點這個任務幾乎是變相的賭注,其中影響賭注贏面最大的關鍵便是選擇的玩家。

  有句話說得很好「不怕虎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成敗在於自己搭檔是否能發揮彼此所長,補彼此之短。
  
  漂亮的唇型,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對冷暮非常的有信心,儘管第一眼他還將對方誤認成NPC……,但若真要合作起來朔華深信,冷暮絕對會是相當強而有力的夥伴。
  
  就算獎賞內容真的很雞肋也無所謂,反正他也不認為區區一個任務就能幫他應付之後所有的困難,那種不靠任何努力就獲得一切的東西是不可能在鑰石裡頭出現的。
  
  再者,冷暮願意和他一起完成這任務,就另一個角度來思考不啻也是對自己的一份贊同?
  
  光是這點就足以讓他接受了。
  
  少年除了對任務貧乏的解說有短暫的定格外,二話不說的便接受了任務。
  
  眨眼間,朔華與冷暮的腳底頓時出現一道圓形刺眼的紅柱,圓圈外圍接近兩人的部份分支出更細小的紅光,光頭沿著兩人的腳底而上,最後完全包覆兩人,直到全數覆蓋後紅光才散去,然後一個古樸的提示框出現在兩人眼前。
  
  『你們完成了相知相惜。
  任務評價:D
  任務獎勵:
  1. 兩人共同行動的情況下,可選擇自動或被動觸發以下功能:任何干擾狀態皆無效、降低敵方對自身傷害值30%、提昇自身能力值10%,一方失去意識或兩人距離超過30尺自動解除,前項數值隨著兩人搭配時間與默契值增長而提高。
  2. 若一方生命值低於20%,另一人持有的鑰石能力提高一階段,且該對象恢復生命值40%、精神值25%、體力值10%,並在10分內抵銷任何傷害。
  3. 若有一方死亡,則雙方或非死亡一方承受隨機懲罰。
  4. 雙方默契值抵達滿點即可開啟特殊效果;默契值可經由實戰配合、默契培養、心念一致、情感交流等方式提高。
  特殊效果:雙方共同對付敵人隨機出現特殊能力、特殊附加效果、掉落特殊永久道具。』
  
  ……寡言算不算一種默契?
  
  還有那情感交流是哪門子的鬼方法……
  
  朔華默默地朝冷暮那瞥了一眼,恰巧,冷暮也朝他望了過來,兩人就這麼對視半迥,一男一女這樣對望或許還擦得出火花,但他和冷暮這樣望非但沒有火花周圍的溫度反到還下降了幾分。

  於是朔華的內心得到一個結論。
  
  ────往後要提升默契值只有第一個選項可行,第二個看情形,第三個看天時地利人和,至於第四個嘛……哪天等人類發明了有情感的冷凍庫他再考慮和冷暮來個情感交流。
  
  感覺到指節的冰冷觸感,冷暮抬起右手,不知何時在中指的位置多出了一枚銀色戒指,造型相當簡單,戒身反射出的銀光夾帶了淺藍,仔細一瞧上頭還刻了辨識不出的奇異文字,朔華的左手也多了一枚同款的銀戒,除此之外,兩人的基本素質與鑰石能力都赤裸裸的呈現在雙方眼前,一覽無遺。
  
  黑髮少年的視線落到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非常沒氣質的抽了抽嘴角。
  
  「……這任務怎麼讓我有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他就是有一種很不對勁的感覺,卻又說不上是哪裡不對勁。
  
  一旁的冷暮只是淡淡的看了手上的戒指一眼,只見戒指的文字在冷暮目光停佇的同時加深了色澤,接著雙方的對話框都刷出了同樣的提示。
  
  『你與    (朔華)目前默契值為10。』
  
  從頭到尾都被晾在一旁的裘風這次很不客氣的盯著兩人的面容,來來回回了幾次以後,帶點驚訝與難以置信的道:「原來冷暮跟你……是這種關係────?」
  
  
  
  
  ─────啊!?
  
  
  
  TBC..
  
  
  
  ****
  
  唔~~如果有喜歡的親不妨浮上來讓森看看吧!
  最近會客好冷清森好寂寞XDDDD(踹死
  
  然後這篇有可能會不小心被我打成長篇耶(?)...OTZ
  
  
  感謝點閱ˇ
  
  
  2009/10/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