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小小的白色身影似在找尋著什麼,雪一般的細軟髮絲在空中隨風飄揚奪走了每一位行人的視線,加上那身大了不小的幾號的衣服,更是引來許多抱有不懷好意的企圖目光。

  
  唔…他不知道優工作的地方在哪裡,本來想說可以藉由氣味來尋找,可是空氣中有太多不必要的雜味,讓他沒有辦法分辨優身上特有的氣息…
  
  加上亞連本來就很少出門,方向感更是出奇的差,現在就連要怎麼回去都還是個問題。
  
  怎麼辦?他果然不應該隨便跑出來的…
  
  銅鈴般的銀眸逐漸染上霧氣,小腦袋突然想到身上有優寫給自己的號碼,他可以用電話聯絡優啊!
  
  思緒又兜了一圈,之後很沮喪的發現身上沒有半毛錢,這樣他沒有辦法打公用電話…
  
  突然,一道不慎熟悉的男聲打斷了孩子的思考。「怎麼一個人在路邊?要不要大哥哥們帶你回家啊?」
  
  映入雪眸的是三名年約十七的少年,瞧那一副猥瑣的樣子讓亞連是心升怯意,小腦袋快速的搖了搖,機伶的拔腿就跑,可惜對方仗著身高優勢一把捉住細白的小手,將人拖到暗巷。
  
  不、不要…他好怕…!「優…優…!嗚唔…」亞連拼命的甩著小手,小巧的臉蛋逐漸佈滿恐懼的淚痕,可惜只是助長了男人們的獸性,其中一個怕引起他人注意直接捂住小嘴。
  
  「哇賽──這小傢伙的皮膚好白…」
  
  「可惜是隻公的。」另外一個在掀起亞連的上衣時相當可惜的道,一名戴著鴨舌帽的少年挑挑眉,對於同黨的意見倒是不怎麼贊同。
  
  「管他公的還是母的,至少他很可愛,不曉得跟男孩子做的感覺怎樣?」帽子少年作勢要將亞連的褲子脫下,小傢伙不死心的死命踢著腳,大眼裡滿是驚恐。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總是遭遇到這種事?這種感覺太過熟悉,也太過深刻,和當初主人看他的眼神是一樣的!他不要───!
  
  在亞連一陣胡亂扭動中正巧往其中一名少年的肚子狠狠踹下去,前者有些腦火的舉起右手。「可惡,這小鬼───!」
  
  銀眸認命的緊閉,可非但沒有感覺到預料中的火辣感,取而代之的是少年悽慘的哀嚎,在亞連不解的睜開眼眸時,同時也感覺到捂住嘴邊的手被一陣外力掃開,原本被箝制住的身子也突然獲得自由,見到一旁修長的身影更是二話不說的撲上前。
  
  「優───!」神田穏穏的接住飽受驚嚇的人兒,黝黑的眸子沒有一絲溫度,冰冷的令人膽寒,隨著右手一個上下擺動,接著是數不清的啪啪聲,以及利刃刺入血肉中所噴濺而出的鮮血聲,外加三人慘痛的哀嚎。
  
  既然身為外科醫生,當然知道人體有哪裡是傷了不會死但是會很痛苦的地方,神田就是在不會弄死人的狀態下在三人的身上留下怵目驚心的血痕,痛的三人除了在地上打滾什麼也做不到。
  
  神田冷冷的瞥了地上三個廢物一眼,平板的語調宛如嚴苛的審判者,令人不寒而慄。「再讓我見到你們,下場就不會是如此而已。」
  
  之後大手一撈將小傢伙收進懷中,臨走前還不忘非常具有威脅性的一瞪,嚇的三人是臉色發白的愣在那裡,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一路上神田都不發一語,幸好他有注意到小傢伙的呼喊,也幸好他多繞了這條路一圈,要是就這麼錯過…神田不想往下想。
  
  本來見到小傢伙想好好訓斥一番,可一看到小傢伙滿是恐懼的眼眸怎麼也狠不下心,於是這滔天的怒氣就全出在那三個渾蛋的身上,要不是還保有絲毫的理智在,他真有衝動殺了那三個傢伙,敢動他的小豆芽?門都沒有!
  
  
  
  
  「為什麼要跑出去?」神田冷著一張臉,望著像做錯事孩子而跪坐的亞連,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前者的不悅。
  
  「我…我想去找你…所、所以──」愈說亞連的頭是愈低,紅潤的小嘴緊緊的咬著下唇,模樣很是無辜。
  
  「今天我出門前問告訴過你什麼?」是很可憐,但是做錯事就是該罰,他知不知道他讓自己有多麼擔心?那心急如焚的感受,以及隨時都害怕會失去的驚慌,他不想再感受第二次,也不會再有第二次。
  
  「要乖乖待在家裡…」可是…他只是想多跟優相處而已,沒有料到會發生這種事…但自己不對在先是事實。「對不起…」
  
  「以後不准你再像今天這樣子,懂嗎?」
  
  「懂…」他又給優添麻煩了…優八成討厭自己了吧,不但不聽話又亂跑,難怪都沒有人願意接納自己…
  
  瞧見銀眸裡自暴自棄的想法,神田知道小傢伙又想到別的地方去了,很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跟著緊緊將人帶進懷裡,將臉龐埋進小小的頭顱。「不要再讓我這麼擔心───」
  
  小手有些退卻的在神田背後晃了晃,最後環上。「嗯…對不起。」
  
  優的懷抱…好溫暖…他,或許早在一開始,就相信這個人了,所以他才能那樣快的接受優給自己的碰觸…
  
  「肚子餓不餓?」憐愛的摸了摸小豆芽光滑的額頭,墨黑裡滿是寵愛,看得小豆芽心裡頭是甜滋滋的,更是下定了決心。
  
  只見小傢伙出乎神田意料外的搖搖頭。「吶…優…」
  
  「嗯?」
  
  「你…你願意聽我說嗎…?」小小的手指不安的扭在一塊,更是亞連不安時特有的舉動。
  
  「你說,我聽著。」貼心的不過問亞連要對自己說什麼,其實神田心頭大概有個底,反正不管小豆芽說了些什麼,他對他的感情都不會變。
  
  如此細心的地方都讓亞連忍不住紅了眼眶,優對自己的關心他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雖然婉轉了些,彆扭了些,但是…他都好喜歡。
  
  他不知道優在聽了自己的故事後會不會露出同樣的嫌惡亦或是同情,他想相信,也很相信優,所以他想讓他知道…知道他晦暗的那段日子。
  
  「不管你說了什麼,你還是你。」堅毅而沉穏的細眸有著篤定,逐漸軟化了亞連忐忑不安的情緒,與擺蕩的心。
  
  亞連吞了吞口水,小手緊緊的捉住神田的衣擺,一字一字清晰的道。
  
  
  
  「我之所以會倒在路邊,是因為要逃離一個人────我的主人,尤恩。」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