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飯館,映入朔華眼中的是小小的身影屈身在階梯前輕顫著,看似在忍耐些什麼,小手放在胸前緊緊相扣。
  
  嘆了口氣,他知道蕾莉莎待在這等他的原因,殘酷的是,自己無法回應這一份期待。
  
  「蕾莉紗?妳怎麼會在這裡?」不想直接道破,畢竟這女孩是那樣地開朗、純樸。
  
  「我你非走不可嗎……?」頓長的語氣裡帶有濃烈的不捨。雖然早已知曉眼前的男孩不會因自己的一句話而改變主意,可是,讓她保有這一份小小的希望也不為過吧?
  
  「蕾莉紗……」雖不忍破壞女孩的希冀,可有些時候是必須把話說清楚的,不明不白的答案只會徒增他人無謂的期望,到頭來反而更傷人。
  
  「我知道,我也想了很久,自己是不是乾脆跟你一起走比較好,可是我不能。」淚水愈滾愈大,蕾莉紗強忍著落淚的衝動,用力吸了一口氣想平緩自己激動的情緒。
  
  「朔華,我喜歡你,非常非常的喜歡你,這份感覺是我從未感受過的,又或許這份情感還不夠強烈,不足以取代我對爸爸的關愛……」閃著淚光的眼眸故做堅強的望向朔華。
  
  不明白女孩對自己的感情為何那麼深,朔華知道的是,他只將蕾莉紗當成妹妹看待。
  
  他不討厭蕾莉紗,反之,他很喜歡這女孩的淳樸開朗,只是他無法再給她更多。
  
  抬手輕撫女孩的頭,朔華溫柔的笑了。「謝謝妳,我很高興妳喜歡我的這份心意,只是我恐怕沒有辦法回應妳……」垂下眼,讓髮絲遮蓋了臉龐,也遮蓋了朔華眼中的情緒。
  
  沒錯,自己很明白蕾莉紗不會是他傾心的對象,可以如此牽動他心弦的……
  
  瞬間,腦海中閃過今天只見過一次面的銀髮男子,是的,他承認他很在意冷暮,可他不明白,這和蕾莉紗對自己的感情及自己對冷暮的想法是否一致。
  
  蕾莉紗屏住呼氣,鼓起她最大的勇氣伸出因工作顯得有些粗糙的小手,朔華感覺身下的手被一股溫暖包附住,覆在他的手掌上,他發現小手不停的顫抖著。
  
  女孩很恐懼,害怕連這麼一點的碰觸都被他拒絕,小臉佈滿害羞又不知所錯的潮紅。
  
  勾起嘴角,為蕾莉紗既害怕又堅強的舉動感到不捨,大手輕輕回握而後送給女孩好大的微笑。
  
  現在的自己能給的只有笑容,至少,可以讓女孩不那麼悲傷,哪怕是一點點的開心。
  
  漾起最燦爛的的笑容,她知道,這是屬於朔華的體貼,這樣就夠了,即便陪在他身旁的不是自己也沒關係。
  
  抹去眼角的淚水。「可以陪我逛逛慶典嗎?就當作是最後的回憶,也是給我的踐別禮。」
  
  正當朔華想開口答應時,肩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拉力,強到朔華差點失去重心往後倒,而後是蕾莉紗的驚呼聲。
  
  「你你是誰?」為何要突然抓住自己牽著朔華的手?而且,那人的眼神中沒有一絲情緒,有的只是懾人的殺意與當事者都未發現的妒意,無論是哪一種都使蕾莉紗忍不住發涼。
  
  朔華疑惑的轉過身,愕然的喚出來人的名字。「冷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