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髮少年一臉冷然的看著前方高大的身影。他可不能先自亂陣腳,不過自己也挺好奇冷暮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就是。
  
  許久,冷暮終於開口。「你覺得我能不能讓你有驚慌失措的表情?」
  
  哦哦!又是難得的一句話!不對現在不是讚嘆這個的時候。
  
  朔華覺得自己額頭上有明顯的效果線,非常沒有形象的抽了抽嘴角。「的確是很沒有建設性。」
  
  經過一次的教訓原本腦筋就動的很快的朔華更是提高警覺,並且在冷暮的問句中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
  
  言下之意,冷暮是想看他驚慌失措的表情?當下朔華嚴重懷疑冷暮是不是有捉弄他人為樂的惡劣癖好。
  
  不過,自己好像也沒資格說冷暮,畢竟平常嘲諷人的那一個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嗎?……看來以後在調侃別人前要先在心裡為那人默哀才對。
  
  「依我看來,我回答有就等於間接承認你的問題,要是我回答沒有你還是會照你原本的打算設法看到我慌亂的表情不是?」根本就沒有問的必要,說來說去冷暮照樣會實現他的行動,又何必去確認自己的想法?
  
  真令人火大,冷暮根本擺明了在耍他……
  
  朔華真的很聰明。冷暮再次的了解到這個事實,他竟然毫不吹灰之力的就看穿自己真正的目的,也因為如此就更有欺負價值。
  
  不在乎的冷哼一聲,冷暮從來就不認為朔華是一個好耍弄的笨蛋,要真是如此自己也不會那樣地欣賞他了。
  
  但,有沒有建設性可不是朔華說了算,得要他做了才會明白!
  
  「拜託你行行好,先讓我回去整理行李……」黑髮一甩準備離去,豈料冷暮一個健步便阻擋他的去路,大手一撈順便將人壓制在樹幹上,朔華吃痛的悶哼一聲。
  
  前者覺得額頭的青筋在跳動。他奶奶的,很痛耶!要堵人也不是這種堵法吧!?自己到底是吃錯了什麼藥才會對這種奸詐、狡猾、惡劣又粗魯的人心動!?
  
  ……卻又不得不承認冷暮真的很有魅力,自己也是傾心這點,以及,他可以洞視自己內心深處的寂寞。
  
  其實在見到冷幕時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他跟他是一樣的!都是了解孤獨的人。
  
  不過,就算喜歡冷暮又怎樣?朔華可不是那種一遇到愛情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人,那叫做盲目且不理性。
  
  結論就是,他的背很痛……。「我說你三番兩次的拉我很有……
  
  話還未說完,只見一抹黑影突然攏罩眼前所見的視線,緊接而來的是唇上被柔軟的物體覆蓋住以及冷暮被放大N倍的俊美臉龐。
  
  他被冷暮吻了。
  
  怎樣也沒有預料到冷暮會做出如此舉動,直覺的反應就是開口反駁,絲毫沒有考慮到自己的作為根本是引火自焚,只會助長前者的侵略。
  
  「住…………
  
  趁朔華薄唇輕啟之餘,冷暮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靈巧的舌霸道的闖入,糾纏著粉舌,甚至還故意掠過齒貝不讓他有喘息的餘地。
  
  「嗯唔嗯……」可惡!不要把舌頭伸進來啊!還有,心臟不要這麼不爭氣的狂跳啊!
  
  如此沁涼的氣息這樣地灑落在朔華的鼻息間,他覺得自己的體溫瞬間拔高怎麼也降不下來,整個腦袋被紛亂的思緒佔據,久久無法運轉。
  
  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力氣抵住冷暮的胸膛企圖推開,可惜一點用也沒有。
  
  這時候就很哀怨自己為什麼體格這麼不如人,和冷暮相較之下吃虧的當然是他!
  
  良久,冷暮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還牽起一抹曖昧的銀絲,朔華也差點因氧氣不足而窒息,被吻的紅種的雙唇大口大口的索取新鮮空氣,因缺氧而泛紅的雙頰在昏暗的月光下更顯誘人。
  
  朔華狠狠地瞪了冷暮一眼。「你實在是有夠瘋狂的。」哪有人會因為想看到慌亂的樣子而吻人的啊?!除非他是故意的。
  
  ……該死!他又被冷暮設計了!
  
  不過自己卻不討厭冷暮的吻,那溫柔又強勢的吻,深深地在朔華內心樣起波瀾,一圈一圈地逐漸擴散開,也一點一點的解開朔華長久以來的心結。
  
  那名為不信任的枷鎖。
  
  「你這傢伙是故意的。」沒有半點怒氣,話中還帶點放任的無奈。
  
  冷暮沒有否認。
  
  「不是隨便的心態。」緊緊的摟住朔華稍嫌單薄的身子,貪婪的索取他身上特有的清香,淡淡的藥草味令冷暮有說不出的寬慰。他不想放開他!這份情感到底稱做什麼?還有,胸口這份不曾感受過的溫暖又是什麼?
  
  朔華懂他的意思,更看出了冷暮眼中難得的溫柔以及強烈的佔有慾。看來,有人比自己更缺乏戀愛這方面的經驗哪……
  
  「基本上,你現在的感覺就叫做喜歡。你喜歡我,冷暮。」連這種事都可以說的如此理直氣壯且語氣還莫名的充滿自信,實在是令人欽佩。
  
  「是嗎這是『喜歡』……」原來,心頭的這份悸動就叫做喜歡。
  
  他,喜歡朔華。
  
  「喜歡你。」即使彼此認識是如此短暫,兩人之間的默契卻有如多年好友,那種不需言語就能知道對方眼裡的感動,更甚朋友。
  
  「我也喜歡你,冷暮。」難得的坦白,他知道自己想永遠陪伴這人,彷彿他進入這個世界就是為了遇見冷暮。
  
  所以,他一反往常的明確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對冷暮,不需要所謂的偽裝……
  
  聞言,冷暮冷俊的臉再也沒有平時的漠然,好看的五官一柔和下來更有說不出的迷人風情。
  
  著實的被冷暮的表情煞到,瞇起好看的湛藍雙瞳,開口就是非常沒有情調的一句話。「好了,那現在我總可以回去整理行李了吧?」
  
  頓時,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約而同的扯出一抹笑容。
  
  
  未來的路還很長,此刻的他們卻已有了彼此最珍視的信任,了解一個人從來就不是以時間論定,而是毫無猶疑的相信彼此。有時只要一個眼神、一個抬眉,你就會明瞭對方就是你要找的人。
  
  「那麼,要來幫忙嗎?」牽起標準的小惡魔微笑。
  
  冷暮只是挑眉,不發一語的跟上。
  
  
  
  答案,很明顯。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