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夏天是戀愛的季節,對火神而言夏天卻是電費暴漲的季節。

 

一想到電費火神腦海就浮現某黑皮欠打的嘴臉,要不是青峰有事沒事就往他家跑他家電費哪會破表?

 

為了自己的荷包著想,火神只好將目標轉向另一樣較為省錢又能消暑的休閒活動,畢竟衝冷水澡是要付水費的,還是出門用天然的最快。

 

衝浪對火神而言絕對是既籃球之後他最喜愛的運動。

 

如果說球場是他能盡情發光發熱的舞台,那海洋就是他另一個家,另一個以浪潮熱情迎接他的歸處。

 

升上高中進入誠凜後,縱使拿起浪板往海上滑的次數從雙手數不清降到一根手指頭就能數出來的次數,他仍沒遺忘乘著浪板在即將被漫天湛藍給包覆時,以手指感受著海水快速穿過指縫的強勁拍打感,是多麼令他雀躍,又是多麼無法自拔。

 

總之,不管是為了自己的荷包或是單純為了衝浪而衝浪,海邊絕對是火神趕走盛夏高溫的首選。

 

暑假開始的第一天,火神準備好錢包鑰匙與替換的四角褲,浪板、蠟塊與防寒衣等物品都寄放在新島認識的一間衝浪用品店,輕裝上陣的火神臉上寫滿了期待,實在是太久沒有回歸大海的懷抱,紅髮少年已經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一想到可以盡情跟那些衝浪好手較勁,那種興奮程度足以和青峰一對一媲美,甚至過之而有所不及。

 

一打開家門,火神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活像見鬼地瞪著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門前的傢伙。

 

來人一副正要按門鈴的模樣,手指還停在半空,瞧見屋主立刻扯出一抹滿意的笑,「唷,知道我要來所以特地出來迎接我啊?外面熱死了快讓我進去──」

 

明明是不請自來的卻完全把火神家當自己家,大搖大擺地往內闖,火神一把拉住前者後領沒好氣地罵:「打擾你個頭!沒看到我正要出去嗎!?還有你放假第一天就到我家來吹冷氣會不會太超過!」

 

這傢伙會來找他除了打球吃飯剩下的就只有冷氣了,知不知道最近電費很貴啊!?害他上個月收到帳單時差點沒把兩個眼珠子給瞪出來,搬回日本這麼久他第一次看見快接近五位數的帳單,氣都快氣死了。

 

「幹麻這麼小氣?反正要吹就連我的份一起吹啊,你要出去啊?正好,幫我買幾根蘇打冰回來,熱死了。」知不知道在這種天氣離開有空調的地方有多難受啊?溫度高到他覺得馬路都在晃了,火神這傢伙不體諒他的這段路程辛苦就算了,居然還想把他趕出去未免太沒良心了。

 

見青峰又往他家客廳竄,火神一個箭步,用整隻手臂硬是將人給鉤回玄關,一股腦地將人往外拽,「要吹你不會在你家吹喔!再說我不是去附近的超商,是要去新島!要吃冰棒你自己出去買啦!快滾!」

 

「啊?新島?你去那幹麻?」要去也是去球場吧?

 

「當然是衝浪啊不然還能幹麻?總之我今天沒辦法陪你,要來明天再……不對,你如果只是想吹冷氣的話這個月不准到我家!否則電費你要負責出一半!聽到沒?」

 

「真囉唆耶……這種大熱天還去衝浪,小心被曬成人乾。」青峰一臉像在看神經病,不懂這種大熱天還去海邊找罪受究竟有何樂趣在,他掙開火神勾住他的手轉身離開,深藍的細眸深處隱隱有些不滿。

 

什麼嘛,平常約他打球就樂得跟什麼一樣,現在不過換個理由來找他就這麼乾脆地把他踢開,真讓人不爽。

 

嘖,火神這傢伙居然會衝浪?那種只會在海上竄來竄去耍帥的運動有什麼好的?

 

他還以為火神跟自己一樣,只是個單純的籃球痴而已。

 

火神怔了怔,腦袋登時有些轉不過來。他本來連要怎麼應付這傢伙吵著要跟的說詞都想好了,甚至連退一步帶這傢伙去海邊的念頭也有,現在青峰卻很乾脆地掉頭就走倒是讓他有些反應不及。

 

明明之前連去個超市都吵著要跟,這次卻反常地溜得這麼快,看來這傢伙真的很怕熱。仔細想想,青峰皮膚這麼黑一定比一般人還要會吸熱,也難怪會這麼厭惡大太陽。

 

……不過,他總覺得今天的青峰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到底是哪裡?臉還是一樣欠打,口吻也一樣令人火大,掙開他的手也一樣……

 

鎖門的動作登時一滯,火神的眉宇愈收愈近,看了一眼消失在轉角處的青峰,終於理清那一絲違和感究竟在哪,也顧不上可能會趕不上預定班車,拔腿就往青峰離開的方向追去。

 

「喂!青峰!等等!」

 

「……啊?」

 

彼此的距離很快地拉近,火神抓住青峰的肩,在前者疑惑回頭的瞬間一把按住對方的後頸,額頭對著額頭用力一貼,在青峰愕然的眼神下火神露出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受不了地罵:「你這大白痴,你發燒了啦!快過來!」

 

「啊?你才發燒!我是因為天氣太熱好不、好……」

 

奇怪,火神怎麼變成兩個了?雖然一挑二會更有挑戰性,不過有兩個吵著要跟他一對一也很麻煩耶……

 

「嗚哇!你要暈回到我家再暈啊!天哪!你的身體燙死了啦!」根本快熟了好不好!

 

 

 

費了一番功夫將某位在夏天感冒的笨蛋從街上扛回家,火神隨手把包包丟在沙發;先將人放到自己床上,再把青峰身上被汗水打溼的吊嗄給換掉,快速地替對方擦過全身後套上自己的襯衫,這時候彼此相近的體格就很方便,至少不用擔心衣服尺寸不合會看到什麼不該看或是不想看的。

 

弄好這一切,正在腦中思考該怎麼煮一些適合病人吃的食物,火神身體陡然一僵,像洩了氣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床緣,完全不曉得為什麼明明是要出去衝浪的自己現在會變成在照顧青峰。

 

把這傢伙扛回他家又太遠,是說自己好像也不知道青峰的家在哪。雖然常和青峰打球,但仔細想想他對這傢伙的事一點都不了解;頂多知道青峰喜歡小麻衣,鞋號跟自己一樣,球技很強,跟小鬼一樣討厭吃蔥,雖然知道他讀桐皇,卻不知道是哪一班,這麼說來……他好像連青峰的電話號碼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的郵件地址。

 

原來,他這麼不了解這傢伙。

 

「唔呃……好熱,好熱啊……」躺在床上的傢伙胡亂地把棉被給扯掉,不明白剛才明明還在街上,怎麼睜開眼就跑到了火神的床上,而且身上還蓋著熱得要死的棉被。

 

「不要扯掉啦,你發燒了。有沒有想吃什麼?」他打賭青峰會在這種天氣感冒肯定是在家吹冷氣都不蓋棉被的那種,著涼根本活該。

 

「不用了,我不餓。」搞什麼東西啊……剛才明明把他當瘟神一樣趕出來的,現在又對他這麼好到底是怎樣?他完全不懂火神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腦海閃過火神說到衝浪兩字臉上難掩期待的表情,一股被背叛的感覺油然而生,頭雖然暈得要命身體也很沉重,卻還是一把拉開棉被走下床,才剛沒踏出幾步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沒往房門摔,還是火神反應快拉住青峰才沒讓他已經夠笨的腦袋變得更笨。

 

「你要去哪?不舒服就待在這裡休息,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睡我家了。」一開始說要來在他家的是誰?怎麼現在讓他待又急著走?

 

「我現在不想待了不行?這裡沒冷氣又沒美女,我要回去了。」

 

明知青峰講話就是這種調調,但內心的那把火仍是轟得一聲幾乎快燒光火神的理智,不知不覺口吻也跟著差了起來。「對不起喔沒冷氣也沒美女,你就在我眼前昏倒我哪可能丟下你不管啊?你現在這種狀態最好可以自己回去啦!不喜歡待在我家那把你家電話給我,我請你家人接你回去。」

 

這傢伙,就這麼討厭待在他這裡是不是?反正自己也沒非要他留下來,不如說不用照顧他還比較省心,也可以搭下一班車前往新島,但……胸口這說不出來的煩悶感是怎麼一回事?

 

這傢伙的口吻跟態度就好像把自己當作是什麼不相干的人一樣,想到這裡就覺得很不是滋味。

 

「我家沒人啦你打也沒用,又不是沒發燒過死不了的。礙眼的傢伙走了你開心了吧?不是要去新島衝浪?快去啊,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反正這傢伙只有打球的時候會想到他,沒了籃球他們之間什麼也不是,說到底火神根本只是把他當作是練手的而已吧?連朋友都談不上,他們之間到底算什麼?

 

……虧他還以為最近他們之間的氣氛還不錯,真是可笑。

 

「喂,讓開……」發現擋在自己身前的傢伙動也不動,青峰蹙眉抬頭催促,下文卻被火神臉上的表情給全數吞回去,本來就已經很燙的腦袋更是一片空白。

 

紅色的眉宇死死擰在一塊,平常火神雖然也有嚴肅的時候,但這卻是青峰第一次瞧見火神這種想說些什麼卻不曉得該怎麼表達的表情,赭紅的瞳寫滿濃濃的受傷。

 

可惡,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對啦,他承認多少有亂對火神發脾氣,不過平常這傢伙不是也會反擊?為什麼這次卻是這種反應?

 

啊啊……到底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

 

火神深吸口氣,緩和即將爆發的情緒,順便也嚥下胸腔陣陣悶疼感,「……病人沒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睡覺。」

 

「啊?喂、你……」被火神抓回床上的青峰還想說些什麼,火神只是默默地打開房間冷氣,沉著一張臉起身,青峰咬牙,伸手抓住火神的手腕,前者卻連頭也沒回,只是淡淡地說道:「如果你還是不想待在這,告訴我你家地址,我叫計程車送你回去。」

 

青峰一愣,這傢伙,究竟是用怎樣的表情說出這些話的?

 

是自己逼他說出這種話的。

 

他沒有這個意思,他只不過是單純喜歡跟這傢伙相處的感覺而已,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到底……到底要怎麼做這傢伙才會知道他的想法?

 

青峰稍微用力拉了拉火神的手,火神在內心掙扎了半晌,最終仍是敵不過內心的擔憂緩緩回頭,那帶點埋怨與委屈的眼神徹底重擊青峰的心坎,他懊惱地吼了聲,面子什麼的都被前者暫時扔到一旁,他用力將人扯進懷內,完全忘了自己還在發燒根本沒那個體力撐住火神,往自己身上砸的體重近乎讓青峰兩眼發黑,卻固執地不肯鬆手。

 

躺在下方的那個緊緊抱著壓在上方的,火神想掙扎,青峰的手卻栓得更緊,「你幹麻……」

 

青峰就像豁出去一樣霹靂啪啦地丟出一大串話打斷火神的語句:「我沒有討厭待在你家,討厭的話誰會在這種天氣大老遠地跑過來?又不是吃飽太閒沒事幹。對啦!我是在亂發脾氣,誰叫你這傢伙一見到我就把我往外趕!正常人都會不爽好嗎!」

 

聞言,火神的額際瞬間迸出一條青筋,現在是怪他就對了?說到底他會這樣是誰害的啊!

 

「還不是你每次都喜歡賴在我家吹冷氣害我電費暴漲,不然我哪會看到你就想趕你?再說每次你來最後我還不是都有讓你進來?而且我是真的有事要出去啊!」他可是放棄今天大好的浪留下來照顧青峰欸!結果居然用這種態度對他,有沒有搞錯!

 

青峰用力推開火神在彼此之間拉出一個掌心的距離,直視著火神氣急敗壞地吼道:「所以我才叫你不用管我啊!」

 

一吼完,看見火神呆愣的表情青峰就知道這傢伙絕對又沒聽懂他的話,他煩躁地嘖嘴,再度用力摟住火神,順帶將臉埋進對方的肩,打死也不讓前者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某黑皮都快不曉得自己的臉發燙究竟是因為發燒還是困窘了。

 

落在火神耳畔的嗓音就像孩子在鬧彆扭,字字句句卻直達火神內心深處,掀起陣陣漣漪,「……你很喜歡衝浪吧?看你表情就知道,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情掃你的興啦!」

 

火神瞬間啞口無言,胸口的陰鬱在青峰的解釋下蕩然無存,但內心多少還是有些不爽,「既然這樣你不會一開始就這樣說?用那種說法不管是誰都會誤會好嗎?」

 

「所以我現在不是說了嗎!」短時間內情緒起伏太大,青峰只覺得他的太陽穴在不停抽動,本來就居高不下的體溫更是拔高了許多,火神的臉也慢慢變得模糊不清,「不行了……好難受……」

 

天花板開始在旋轉了……

 

「啊,喂!你振作點啊青峰!」

 

 

 

火神將青峰額頭的毛巾放到一旁的水盆重新揉過擰乾,蓋在溫度已經稍微降低的額頭,以指腹撥開青峰因為汗水黏在額際的髮,瞧見青峰的髮色,火神腦中不由得浮現與前者同色澤的大海,那占據他大半生命的主色調。

 

莫名地,心跳不知是因為想起衝浪時或是與對方一對一時,甚至是其他不明的原因愈發加快。

 

火神不明白此時增快的心跳究竟意味著什麼,他卻很清楚一件事。

 

雖然沒辦法衝浪,但跟青峰在一起的感覺就跟穿梭在浪潮中一樣放鬆愜意,儘管這傢伙有時候真的讓他很火大,也跟個小鬼一樣幼稚的要命,簡直就跟海面上變幻無常的浪一樣讓他頭疼;相對地,也更讓他想征服,想乘上那刁鑽的浪尖。

 

火神支著下顎,看著床上難受地發出無意義呻吟的傢伙,不禁莞爾,「等你退燒後,再跟我一起去吧,海邊。」

 

原本以為已經陷入昏睡的傢伙,很艱難地把眼皮拉開一道細縫硬是回了句:「比起海邊……我更想去山上抓蟬……」或是釣龍蝦也可以,他可是山派的。

 

「你是小學生啊?居然喜歡抓蟬?」是說這傢伙不是已經昏死了嗎?居然還醒著啊?

 

不就幸好他沒有說出什麼奇怪的話。

 

……等等,什麼奇怪的話!?他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話好說啦!

 

「囉嗦,你喜歡衝浪我就不能喜歡抓蟬喔?」

 

「我又沒說不行,只是……」光是想像青峰頭戴斗笠手裡抓著網子的模樣他就很想笑,意外地適合欸這傢伙。

 

青峰死死瞪著床邊傢伙,頗為不爽,「……要不是我昏到沒力不然我絕對會先揍你一拳。」火神的想法全寫在臉上了。

 

「好啦,你快點好起來我才能跟你去抓吧?你陪我去一次海邊,我跟你上山一趟,一人一次很公平吧?」

 

「那打球咧?我陪你打這麼多次你用啥補償我?」

 

「要補償是吧?那你以後不要到我家吹冷氣。」

 

「嘖……居然用這招……我要睡了別吵我。」

 

看著床上只留下背影給他的傢伙,火神只是無奈地笑了笑,起身將盆內的水換掉,離去前唇角勾起一抹有些不懷好意的弧度,說道:「對了,青峰,你知道嗎,聽說在夏天感冒的是笨蛋,恭喜你啊,笨蛋。」

 

不意外地,火神的話立刻換來床上病人嘶啞地一聲怒吼:「你才笨蛋笨蛋神!!!咳咳……」

 

「別這麼激動,小心你退下去的溫度又升高。」

 

「是誰害的啊是誰!」這混帳!等他好了以後絕對會用籃球電死他!

 

關上房門,門外與床上的傢伙都不約而同地揚起唇角,一個是掀起棉被窩成一顆球狀,另一個則是搔了搔臉頰加深了那抹弧度。

 

比會心一笑還更讓人心動的默契,蔓延在盛夏中充滿空調的屋內,灼熱了兩名少年的心。

 

 

 

只要是跟青峰在一起,不論是打球還是衝浪,想必都會很快樂吧?

 

他們還有整個夏天可以好好了解對方,首先就從彼此的興趣開始吧。

 

 

****

這其實是合本的稿,但是我壓根忘記有字數上限所以重敲了別篇,就發上來了XDD

好期待這次合本啊~!!接下來要努力拼神使峰了O<<

 

2013/06/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