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朔華臉上驚訝的神情太過明顯,裘風趕緊解釋:「不……我只是很訝異冷暮會有這樣的對象而已。」
  
  這名寡言的男子在傭兵團是眾所皆知的冷淡,如今卻遇到一名和這個冰塊相當親近的人確實讓裘風震撼了一大把。
  
  裘風指了指冷暮手上的銀戒,神情非常古怪的道:「那枚戒指上頭的符號,在菲嘉是象徵『僅此一生的情誼』,通常會在飾品上刻下這符號的人不是經過生死患難,不然就是有非比尋常的交情。」且這符號並不是說刻就能刻,那特殊的紋路全菲嘉沒有幾個人造得出。
  
  負責這紋路的人也會鑑定對象,篩選擁有者是否符合資格。
  
  因為嚴格的把關,才展現出這符號意義的不凡。
  
  能放心將背後裸裸的坦露在另一人眼前,更是意味著生命的交付,────那是需要多深厚的信任才能辦到?
  
  少年揚眉。
  
  他還以為是什麼生死相許之類的芭樂內容……沒想到還挺正常的。
  
  況且……他不覺得冷暮會是那種從別人背後捅他一刀的人,當然,前提必須是建立於對方不是敵人的情況下。
  
  湛藍的眼眸緩緩地瞇了起來。
  
  既然他算是冷暮「緊密的夥伴」,那要加入傭兵團也不是難事吧?
  
  雖然他不怎麼在意那顆飛空石,但能省一筆是一筆,留著以後和人談判也不錯。
  
  漂亮的唇角,勾起了頗有預謀的弧度,儘管少年的笑容非常賞心悅目,可裘風卻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壓根認為這名笑得異常燦爛的少年不會有什麼好主意。
  
  
  
  
  而現在,朔華正站在馬車上和下方的冷暮與傭兵團的人掃蕩半路殺出來的殭屍群,那群擋了他們前往首都去路的礙眼生物,同時也是他們主線任務的內容物。。
  
  至於為何會發展成人屍大對決就要拉回二十分鐘前了。
  
  朔華和冷暮正在馬車內聊著鑰石的事,也讓黑髮少年得知冷暮是從封測開始接觸鑰石,了解的事情相對的廣泛了許多,更是知道不少遊戲內幕,譬如之前痛覺模擬的調降,以及修正某些令人發笑的BUG,途中因為馬車突然的大震動使得裡頭的少年一個重心不穩往前栽了過去,幸好他的夥伴反射神經相當靈敏,於千鈞一髮之際免去了朔華與木板來個親密接觸的危機。
  
  坐回椅上的少年慎重的考慮要不要和紮克多要幾匹布墊在屁股下,避免發生還沒到首都他反而先下不了馬車的窘境。
  
  ────真是不曉得該讚賞鑰石做得太成功,連馬車的顛簸都如此逼真,還是該嫌它過於真實而導致玩家許多不便之處。
  
  車身在一陣搖晃後停了下來。
  
  就停的趨勢判斷,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擋住了去路而不得不止步。
  
  掀開簾幕,朔華探了出去:「發生什麼事?」
  
  恰好從後方馬車趕過來的紮克,一臉不曉得從何解釋的望著朔華,最後乾脆指向前方:「哪,你自己看比較快。」大白天的竟然遇上這種離奇的現象,難道是見鬼了不成?
  
  順著紮克手指方向望去,只見距離馬車十公尺處,可以容納兩輛車身相擦而過的道路遍佈了密密麻麻的殭屍,陣仗龐大幾乎可以組成一支軍隊,經由空氣擴散甚至能聞到令人作噁的腐臭味。
  
  ────他現在是跑到了惡靈古堡的現場了不成?
  
  下一瞬間,朔華和冷暮的畫面刷出了任務提示欄。
  
  『你觸發了主線任務之二───協助裘紮克傭兵團度過險境。
  具備條件:完成前項任務,並與傭兵團同行,與團長與副團長親密度達好奇或以上(與其中一者必須在好奇之上),兩者皆達到得以觸發本任務。
  任務時限:1小時內,未完成獎勵物品檔次下降一階。
  任務內容:協助裘紮克傭兵團成員消滅殭屍,且殭屍將隨機召喚王,王的能力與條件皆不明。
  任務限制:無。』
  
  朔華和裘風的好感度只在好奇階段,至於紮克能到普通就不錯了。
  
  而紮克對冷暮原本就是在好奇,裘風那裡則是不久前晉升到傾心。
  
  早在朔華順利加入傭兵團後,因為相知相惜的效力,朔華與冷暮的任務變成是共享的,也就是說,朔華接到的任務冷暮同樣會接到,反之亦同,而已完成的只能觀賞用,若任務內容是連慣性的,則擁有前一項任務的完成資格,得以往下解。
  
  這也讓朔華大大開了眼界。

  ────黑髮少年沉默的夥伴解到的任務數量整整高了前者三倍。
  
  且裡頭有些任務讓黑髮少年非常無言。
  
  幫枯萎的小草澆水?修理墨迪克大叔的房門?幫米恩太太捉三隻巨型火暴蟹?
  
  ────原來冷暮比外表看起來熱心多了……
  
  不就幸好與他搭檔的是冷暮,不然這主線任務不曉得何時何月才能接到。
  
  冷暮很難得的觸起了眉,隔了些距離的少年敏銳的捕捉到冷暮這抹細微的變化。
  
  順著冷暮的目光而去,他們與傭兵團通力合作之下將那些實在是稱不上賞心悅目的生物殺到五根手指都數得出來,正當裘風與紮克準備上前給那些生物最後一擊,眾人的眼前出現一幅很詭異的情景。
  
  只見剩下來的殭屍慢慢靠近彼此,其中一隻體型較為龐大的勒住他的同夥,早已腐爛的屍軀根本禁不起如此強大的力道,由腰部斷成了兩截,如果這樣就結束朔華就不會在冷暮的臉上瞧見變化。
  
  被截斷的軀體,有生命的蠕動起來裹住了那隻腰斬他的同伴,與之合而為一。
  
  見及此,衝在前頭的紮克眼睛瞪得和銅鈴有得比。
  
  冷暮瞇起了眼眸,並沒有阻止那隻殭屍繼續「合體」的行為,裘風見冷暮沒出手跟著阻止了準備上前撲殺的紮克。
  
  ────他在等。
  
  「不曉得任務上說的王夠不夠看。」朔華從馬車上跳下來,踱至冷暮身旁。
  
  他的能力在相知相惜的效力下增福了很多,原先必須相當專注才能凝聚力量,可現在只要他意念一動便能很輕易調動周圍的能量,甚至連火龍都射得出來。
  
  聞言,冷暮鮮少地瞅了朔華一眼。
  
  這名少年竟然懂他的想法。
  
  而且對於未知的事物並不畏懼,甚至和自己一樣……巴不得想快點試試身手。
  
  
  
  恰似初雪的銀眸,泛起了不可多得的笑意。
  
  
  
  
  
  TBC..
  
  
  
  ****
  
  讓親猜看看這次的大魔王會是誰XD
  猜到的話森就敲一篇朔華變小的文出來祝賀((
  其實我肖想天真的朔華很久了….唔呼呼(PIA((你這正太控給我滾!!
  (敢情你這種速度還敢出這種條件?((凶惡貌)
  
  只為相遇真的被我卡死了怎辦啊啊啊啊───(抱頭
  總有一天會生出來的(點頭((踹死
  
  照我這種速度這篇點文要完好像還要一段時間耶…XDD
  乾脆抓下個點文一起打好了(
  是說下篇的點文又是貓耳朔華耶……A
  雖然不得不承認很萌啦,但是好難產(
  
  感謝點閱ˇ
  
  
  2009/10/2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