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少是由黑子主動碰觸自己,一時間黃瀨有些手足無措,到後來宛若寵物向主人撒嬌那般,用臉頰蹭回黑子的掌心,表情也從原先的戰戰兢兢轉為陶醉。

 

小黑子的手……真的好舒服。

 

默默把眼前享受的人和犬類重疊,難得沒有抽回被磨蹭的手,黑子有感而發:「黃瀨君的頭髮,真的很漂亮。」就像被陽光照射的湖面,閃爍著耀眼的燦金,炫麗奪目,根根分明的髮絲雖然被自己弄得一蹋糊塗,摸起來依舊很軟很有彈性。

 

……那種感覺很像他小學時曾經摸過的黃金獵犬,是會讓他想一再撥弄的觸感。

 

「小黑子的頭髮也很漂亮啊!就和天空一樣,又藍又剔透。」仰首,掌心覆上臉頰上的手。

 

和自己相比之下,小黑子的手實在很小,雖然小,卻總是能在球場上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除了手以外,他也很喜歡小黑子的眼睛。那雙比湖泊還要平靜的藍眸,明明看上去平靜無波,每當牽扯到籃球時總會透出旁人拉不動的頑強,甚至有時候、真的只是有時候,小黑子看著自己的眼神會讓他瞬間怔然,裡頭映照的情感明顯到他臉頰都忍不住發燙。

 

那種滿滿只有自己身影的感覺,真的……真的很讓人招架不了。

 

黑子的手指不經意撫過黃瀨的後耳,立刻惹來金髮少年的討饒聲:「等、等等……那裡……好癢小黑子!哈哈……!別、別這樣……」

 

「原來黃瀨君你怕癢?」說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又撫過方才的部位,細細的搔癢感讓黃瀨受不了的東躲西閃,偏偏又捨不得放棄黑子主觸碰觸自己的機會,兩相抗衡下僅象徵性的掙扎幾下,以另一種方式變相阻止黑子的搔癢行為。

 

只見黃瀨左臂一張,猛然環住比自己還要小上許多的身子,將臉埋進小黑子光潔的頸窩悶悶地抱怨:「小黑子太奸詐了……」

 

「奸詐?我嗎?」哪裡?他只是覺得怕癢的黃瀨君很稀奇。

 

拍拍黃瀨君的背,黑子口吻有些無奈,甚至含著父母敵不過孩子央求的妥協,「黃瀨君……這樣你的衣服真的會濕的。」不如說,早就已經濕得差不多了。

 

「沒關係,等等我再換掉就好,小黑子先洗吧!不然著涼可就不好了。」雖然小黑子的裸體很養眼,但是長時間光著身子前者的肌膚表面已經開始泛起涼意,比起自己的欲望,還是小黑子的身體重要。

 

說著,放開雙手就要離去,黑子斷然拉住黃瀨的衣襬,「等一下、黃瀨君。」

 

「嗯?……啊!我還沒告訴你哪幾罐是什麼吧?這幾罐是洗髮精,這些則是沐浴乳……」

 

「不是的,黃瀨君這樣的頭髮出去很不方便吧?」都黏黏的。

 

搓搓自己滑溜的髮絲,不是很在意的擺擺手認真對黑子道:「這個啊?等等再洗掉就好了,先別管我,再這樣下去小黑子你真的會感冒喔!」

 

「不用這麼麻煩,追究起來黃瀨君頭髮會變成這樣是我造成的……雖然有點擔心我的人身安危,但是就這樣讓你出去我也過意不去。」

 

「……小黑子我在你心中到底有多不可靠啊?」

 

黑子眨眨眼,倒了點紅色罐裝的沐浴乳在手心,將液體搓成一大團白色的泡泡,然後鼓起腮幫子吹散,「就像這些泡泡一樣。」一吹就散的感覺?

 

「好、好過份……」這下黃瀨連抗議的語句都找不到,啪噠啪噠的掉著眼淚。

 

原來自己在小黑子心中的可信度比泡泡還要不如?簡直比被小黑子甩還要傷他的心。

 

「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由我來幫黃瀨君洗頭就好。」語畢,黑子逕自壓起另外一罐不知有何用途的洗髮精,朝黃瀨招招手,「請過來這裡坐下。」

 

剛被打落地獄眨眼間又上天堂的落差讓黃瀨一時間反應不及,只是傻傻的呆在原地。

 

……他剛剛是不是聽到小黑子要幫他洗頭之類的話?全身上下只圍著一條毛巾的小黑子居然主動要他靠過去?這、這、這不是在作夢吧……!?

 

「快點……黃瀨君。」什麼都沒穿又沒開熱水的情況下真的會冷。

 

「啊!咦!是!」乖乖的衝到小黑子面前一屁股坐下,不論是速度還是動作與任何一隻接受命令的家犬相比都還要標準快速。

 

唔……黃瀨君真的很高,即使自己已經坐在小凳子上還是必須抬起手臂才能摸到他的頭,這樣很難動作,「黃瀨君,稍微低下頭一點。」

 

「是!」

 

面對面而坐黃瀨豪不費力就能將黑子的胴體盡收眼底,明明當模特兒更加火辣的大姐姐都接觸過,卻從未像現在這樣,緊張到連坐著都是一種折磨,目光飄來飄去就是無法定焦。

 

──他怕看得太清楚自己會失控。只要是正常男人,沒有一個對喜歡的人的身體──加上又是裸體──不起反應的。

 

可是、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錯過他事後肯定會扼腕到吃不下飯……對了!不能直視的話,偷偷瞄幾眼應該沒問題吧?自己的鼻子應該沒有脆弱到幾眼都負荷不了。

 

專注洗頭這回事上的黑子並沒有發現黃瀨的視線已經一點一滴的落到他身上。

 

黑子稍微打溼的身子被水珠點綴的相當迷人,蓬鬆的藍髮也因為水的關係貼在兩頰,使得本來就很稚氣的臉蛋更是添了幾許純真的氣息。

 

明明同樣身為籃球員,小黑子的皮膚卻白的不可思議,形狀姣好的鎖骨,與胸前……胸前的兩點都讓黃瀨忍不住滾動喉嚨,且必須費很大的力才能壓抑摸摸小黑子的衝動。

 

只要一想到誠凜那些傢伙天天都能看見小黑子更衣沐浴(後者並沒有)的模樣黃瀨內心除了嫉妒更多的是羨慕。

 

早知如此他當初的志願表就該填誠凜,以前在帝光時小黑子總是神不知鬼不覺就換好衣服,就連想偷看都找不到人,哪裡能像現在光明正大……呃……低調的看?

 

「啊……」才覺洗髮精量不夠準備加量的黑子,一個不小心壓頭偏了邊,噗滋一聲,一大片的洗髮精全噴到黑子的腹部,加上這種洗髮精本來就不是很濃稠,更是順著黑子身體的曲線一路而下。

 

只是,如此正常的畫面配上白色的洗髮精以及黃瀨滿腦子都是小黑子的腦袋,完全是另一種的視覺衝擊。

 

這、這、這也太刺激了吧小黑子──!

 

「對不起……不小心沒注意,不過應該還可以用。……奇怪,這裡幾時有紅色的液體的?」而且這種紅……跟剛才看到的完全不同,太鮮豔了,是從哪裡滴下來的?

 

目光順著液體來源處而去,某個傢伙正抖著肩膀捂住鼻子,一句話也說不出,指縫間正源源不絕地流淌紅色液體。

 

事實證明,黃瀨的鼻黏膜只要牽扯到黑子就會異常脆弱。

 

為了避免浴室變成嚇死人的案發現場,黑子只好快速解決黃瀨頂著一堆泡泡的頭,先止前者的鼻血再說。

 

 

 

「唔……好丟臉……」嘴唇以上蓋著黑子擰的毛巾,黃瀨羞恥到想找個洞鑽進去。

 

居然因為這樣就流鼻血,還害小黑子必須照顧他,實在是太遜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流,別在意。」只是找乾淨的換洗衣物花了點時間,畢竟原本穿在黃瀨身上那件染了一大片的血跡,實在是不可能繼續穿下去。

 

……小黑子的安慰還是一樣犀利。

 

看著床上陷入自我厭惡的大型犬,早就司空見慣的黑子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今天的訓練量比以往都還要多,說實在的真的有些累。

 

摸摸身下柔軟的床鋪,再看了看黃瀨身旁就算躺下他也還綽綽有餘的空位,手腳並用的爬到黃瀨身邊,挑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躺下,察覺到床的異狀黃瀨拉開毛巾,一轉身就看見黑子揉著發酸的眼,發現黃瀨順利止住鼻血,語帶睏意的呢喃:「太好了黃瀨君,止住了呢……」

 

說著說著,黑子的眼皮愈來愈沉重,沒多久便發出規律的呼吸聲。

 

「咦?睡、睡著了?」驚愕的快速眨眼,身前的人確實沉沉睡去,他知道小黑子睡覺有一種習慣,只要入睡以後除非時間到,不然不會輕易醒來。

 

「看來今天很累了。」笑著撫摸黑子落在枕上的髮,上頭除了自己天天聞的味道外,還摻了小黑子本身的味道,總讓他不捨放手的味道。

 

伸手拿起遙控按鈕,切斷房內電燈,搖著尾巴開心的將小黑子擁入懷中,感受著與自己相同的氣味,卻又有那麼一點點不同──帶著他無比滿足的幸福──輕輕的在前者的頭頂落下一吻,「晚安,小黑子。」

 

角度關係,黃瀨並沒有發現黑子半睜的眼簾,沒多久又緩緩闔上。

 

看來是恢復精神了呢,黃瀨君。

 

聞著與自己相同的味道,黑子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也許,與黃瀨君有同樣的味道,也不是件壞事。

 

 

Fin(?

 

 

****

感覺根本和標題沒啥關聯(

這兩隻的感覺我不太會抓,希望不會太崩OTZ

我家的黃瀨是那種明明很想看小黑子的裸體,但真正有機會給他看時卻會臉紅的捂著雙臉害羞的那種XDD

當然平常親親抱抱由自己主動的不算在內就是XD

 

感謝點閱ˇ

 

2012/05/24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