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設定 

****

因為青峰的一句:「塊頭這麼大居然會怕鬼?大我你很遜欸!」火神也賭氣的回了一句:「開什麼玩笑誰會怕那種東西啊!」

 

「喔?是嗎?那你敢看嗎?」

 

「當、當然敢!反正電影什麼的全都是人演的有什麼好怕的!」

 

「明明聲音都在顫抖了,會怕就講出來啊!還嘴硬。」他倒要看看這傢伙可以撐多久。

 

不忍說捉弄這樣的火神其實青峰很樂在其中,與外表不符的反差實在是很有欺負的價值。

 

「那是因為冷氣太強的關係啦!少囉唆要看就快看。」

 

「等等可不要嚇哭啊。」

 

「你才是!中途要是敢偷偷閉眼我就揍你!」

 

「知道啦知道啦~」擺擺手,青峰打開DVD盒,然後直勾勾地盯著火神瞧。

 

反射性的滾動喉嚨,一點也不想在這傢伙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火神僵硬著語調催促:「幹、幹麻一直看我?快放啊!」

 

「我說啊──你擋在放映機前面我放個鬼啊?」用力的在擋路的屁股上拍了下,氣得火神像隻炸毛的幼獸吼叫著:「用說的不要動手動腳啦混蛋!」

 

「好啦好啦~坐過去點要開始了。」

 

 

 

如此這般,幾乎是被趕鴨子上架的火神硬著頭皮與青峰坐在沙發上看著鬼片──手中的枕頭幾乎快被主人給掐到變形了。

 

不知第幾次開始後悔自己幹麻要跟青峰那個笨蛋認真,沒輒的東西就是沒輒,會怕的東西不管看幾次還是會怕。明知如此聽到青峰那種嘲笑的語氣,腦袋一熱嘴巴就擅自動了起來──然後就悲慘的沒台階下了。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裡面演的全都是假的,根本沒有害怕的必要!

 

──混帳明明是假的為什麼音效這麼逼真啦!

 

「混蛋峰把聲音轉小一點啦啊啊啊!」

 

「不是說不怕?聲音大或小有差嗎?」說完還惡劣的把聲音開到最大。反正他們公寓牆壁厚,這點已經用大我的聲音證實好幾次了。

 

「這、當、當然有差!我耳朵會不舒服啦!──算了我自己動手比較快。」乾脆直接按靜音算了。沒有聲音的話他至少還有五成的把握可以看完。

 

一把就想搶過青峰手裡的遙控,黑色手腕一轉漂亮的將搖控拋到右手,青峰噙著在火神眼中欠扁到不行的笑,頑劣的道:「大我你再搶的話我不保證不會失手捏碎遙控喔,最近總覺得手很癢哪。」

 

「你、這、傢、伙──」真是氣死他了啊!

 

「哦,精采的來了,快看!」

 

「不要隨便按住別人的腦袋啦你──!」

 

青峰強硬的扳過火神的頭轉向電視機的方向,電影正好播到主角發現他們家的古井傳來奇怪的聲音,前往察看的場景,搭配毛骨悚然的音樂火神的心臟正以每秒120下的速度狂跳著,且有漸漸攀升的跡象。

 

可惡這年代為啥家裡會有井啊──要是我早拆了好不好!

 

隨著劇情發展,古井的畫面也愈來愈近,懷中的枕頭根本被火神掐到腰斬的狀態。

 

啪的一聲,空間頓時陷入一片黑暗,還來不及思考發生什麼事女鬼的特寫也伴隨驟然放大的「咚」一聲佔據整個畫面。

 

毫無預警就和女鬼相看兩瞪眼的火神,神經啪的一聲斷了。

 

「嗚啊啊啊──出現啦──!!!」

 

「哇啊啊!」

 

沒被女鬼嚇到青峰反而是被火神的叫聲給嚇出一身冷汗。

 

日光燈啪啪的閃爍幾下,又恢復了供電,似乎只是短暫的跳電,照出沙發上的兩人驚悚抱在一塊的模樣。

 

「靠!不要突然大叫啦!」罵完,青峰的表情登時定格,手指用力戳戳火神慘不忍睹的臉,「……喂?你哭了?」

 

「誰、誰在哭啊!我只是太感動而已別亂說!」

 

「最好鬼片能讓你感動啦──那抱著我的手又是怎麼回事?」問的同時青峰已經不著痕跡把摟在火神背後的手收回去,免的自打巴掌。

 

「那……那是因為剛才跳電你太黑我把你跟抱枕搞錯而已!」要死了他是幾時抱住青峰的!?趕緊狼狽的放開手。

 

「你說什麼!明明就怕得要死要活的還狡辯!」

 

「你才怕得要死要活的剛剛不是還叫了!」

 

「你以為我是被誰嚇的啊!」氣得擰住火神不服氣還想反駁的嘴,感覺到對方還澀澀發抖著,似乎未從方才的驚嚇恢復,滿肚子的怒火登時消了大半,剩下的是滿滿的無奈,「會怕鬼就說啊!我又不會怎樣,逞強逞到這樣真是服了你。」

 

懶得理會火神「誰說我會怕啊!」的反駁,青峰拿起桌上的遙控關掉電源,換來火神不明所以的表情,「幹麻關掉?不是還沒看完?」明明是這傢伙說要看的怎麼突然又不看了?

 

「沒心情看了啦!睡覺、睡覺!」勾過火神的脖子也不管前者的意願直接走向臥房。

 

打死他也不會說其實是不想再看到大我那麼害怕的模樣所以才關掉的。

 

他承認他喜歡看大我害怕的反應,但怕到連身軀都在打顫就不是他的本意了。那樣一點也不有趣。

 

「蛤?莫名奇妙……我說……你這傢伙突然間在臉紅個什麼勁啊?」還真的是又黑又紅欸!

 

「你瞎了啊誰臉紅!」

 

「哇塞──竟然還紅到脖子了!」火神一臉像發現新大陸,口吻可樂了。

 

狠狠勒住不知死活傢伙的脖子青峰冷冷地威脅:「……再吵我就把你綁在沙發上看完那部片!」

 

「對不起我錯了。」打死他也不要回去看那該死的片。

 

 

 

準備就寢時,青峰的身旁傳來火神悶悶的呼喚。

 

「……喂。」

 

「幹麻?」

 

背對著雙手枕在後腦的青峰,火神整個人埋進被窩以比蚊子叫還要小的聲音說了句:「……謝啦。」

 

「蛤?謝什麼?」他做了啥能讓這傢伙道謝的事?

 

「沒、沒什麼啦!晚安!」

 

「搞什麼東西啊神經……」

 

唸到一半,終於領會火神到底是在謝什麼以後,身旁的傢伙瞬間瞪大雙眸,這次可是連耳根都紅透了。

 

於是恨不得用棉被悶死自己的傢伙從一個變成了兩個。

 

──他媽的大我這傢伙肯定有讀心術阿混帳!

 

 

Fin.

 

 

****

是說最後青峰肯定會惱羞成怒逼問火神到底是怎麼知道他關電源的用意,然後火神一定會理所當然的說:「有腦袋的稍微想一下就會知道了你白痴啊?」

於是被激怒的青峰就會以身體力行讓火神閉嘴了。(乾)

 

不好意思後面打的比較隱晦希望不會讓人不懂XDD

我好像快坑了怎麼辦OTZ

要坑也等我趕完稿再坑啦XD(

 

2012/07/26Mori.

arrow
arrow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