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相見,無不考驗著理性。
  
  清楚地曉得這顆果實不可摘除,偏偏又抵擋不了那甘美氣息的誘惑。
  
  明知這樣的羈絆是那樣岌岌可危,卻還是探出了手捉住了。
  
  沉溺、再沉溺
  
  即便最後換來的是深淵的黑暗,他也願意
  
  
  
  *****
  
  
  
  第一眼,他便被諾亞邪魅而駿逸的臉龐所吸引。
  
  宛若風一般的自由不羈,是那樣的獨特迷人,卻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總是進退得宜的態度,總是含著一抹玩世不恭的笑,總是那樣的令人無法移開目光。
  
  一直到他回過神,才愕然發現自己早已掉入這萬劫不復的深淵……
  
  「怎麼了?臉色這麼凝重。」隨意的摸了摸亮眼的髮絲,帝奇一邊抽著煙一邊問道。
  
  眨了眨眼眸,拉比給了對方一笑。「沒事,只是在想不曉得生日那天教團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而已
  
  去年是慶生到一半科穆伊的機器發酒瘋,前年則是不曉得在蛋糕裡放了什麼炸得教團大廳內到處倒是,再前年則是上演砸派大戰,惹火了神田到處砍人
  
  今年呢?
  
  可以的話,他想和帝奇一同度過。
  
  仍然習慣性的將一切藏在內心最深處,他知道有些隔閡是無法打破,也不能點出的。
  
  他與他,彼此的聯繫再微弱不過,彷彿輕輕一碰就會消失無影無蹤,他很不安,非常非常的不安,每次的見面僅僅藉著口頭上的約定,帝奇大可爽約,他也不會意外,但,男人卻每次都依照約定到指定的地點
  
  曾幾何時,自己的心早已遺落在對方身上?
  
  真是糟糕哪身為驅魔師的使命早在他與諾亞來往之時就已被摧毀的徹徹底底,而背負著書人職責的他,更是早已喪失那份淡漠一切的瀟灑。
  
  ────真沒用。
  
  到頭來自己就像隻無頭蒼蠅一樣,找不著任何歸處。
  
  或許應該說,他根本沒有擁有過所謂的歸宿。
  
  「生日?什麼時候?」
  
  「───今天。」拉比遙望著窗外的藍天,平板的說出驚人之語。
  
  「嗄?!」訝異的睜大那琥珀色的眼眸,看上去竟意外的可愛,那驚訝的神情讓拉比輕笑。
  
  「我沒告訴過你?」明明都是個大人了,但偶爾流露出的稚氣總讓他覺得可愛。
  
  「沒有。」瞇起了昏黃,帝奇煩躁地搔了搔黑髮,最後曲起膝將手肘依在上頭,玩笑中帶點嚴肅的問。
  
  「你生日禮物想要什麼?」
  
  拉比沒有預料到帝奇會如此提問,只是愣了愣,翠綠的眸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緩緩道。
  
  「我什麼都不想要
  
  這回答讓諾亞抬高了眉,昏黃的眼眸凜了起來,似在思考著什麼。
  
  他的願望並不是說出來就可以達成,有時候給予他人期待是件很殘酷的事,明明知曉那是不可能的,偏偏又忍不住抱持著希望,最後總是以失望收場。
  
  就是因為經歷過太多,讓他變得不敢,也不能有所求。
  
  與其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冀望著那如此渺小的期盼,然後受傷,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抱有任何期望。
  
  穿梭在歷史洪流中的他,看過無數的人心,久而久之他對人與人的羈絆早已看得透徹。
  
  那樣脆弱不堪。
  
  就像是立足在纜繩上如此的搖擺,如此的不堪一擊。
  
  可笑的是,自己竟成為那纜繩上的其中一人。
  
  帝奇緩緩的吐出白霧,溫柔的在拉比的唇角印下一吻,隨後起身俐落的套上西裝外套,露出以往紳士的笑容。
  
  「今晚12點,我在老地方等你,不可以爽約喔,小兔子。」優雅地抬起右手畫了半圓,左手慎重地倚在身後,漂亮地鞠了躬。「──不見不散。」
  
  接著帝奇倒退一步,消失在拉比眼前,房間內剩下少年百般複雜的容顏。
  
  
  
  
  這是第一次,帝奇主動邀約
  
  
  
  
  
  
  TBC..
  
  
  作者亂入:
  該死的我家小兔子的生日竟然被我完全忘了(巴死
  晚了阿阿阿QQ!!!
  而且寫完不曉得又是何時=ˇ=….(
  雖然晚了一天
  但是還要說
  親愛的小兔子生日快樂ˇ
  雖然這次的生日賀文我打不出惡搞..
  偶爾認真一點也不錯,可不是?(
  好吧我承認因為我心情低落打不出甜文
  
  
  感謝點閱ˇ
  
  
  2008/08/1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