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諾亞們消失以後,江戶的某處斷樑下聚集了這場戰役僅存下來的驅魔師與探索人員。
  
  「你這傢伙……豆芽菜到底為何會變成這樣!」神田將六幻抵向克勞斯的眼前,殺氣十足的問道。
  
  定眼一瞧,躺在神田身旁的銀髮人兒不停地冒汗,先前戰場上熟悉的黑霧盤據於人兒上空,一直沒有退去的跡象。
  
  克勞斯慢條斯里的撥開神田的刀,「因為笨徒弟的頻率和那傢伙重合了,大腦一時間承受不了才會昏過去,死不了的。」男人悠哉的吞吐煙霧,那神情彷彿是在敘述今天天氣真好一般的平淡。
  
  「你……!」
  
  「克勞斯,你不是被派來探查生成工廠?還有,你說的那傢伙是指?」狄耶特的問句阻止了神田的爆走,黑髮少年不悅的切了一聲,終究還是將六幻入鞘,接著一屁股坐在亞連身旁,黑眸仍是死死的瞪著克勞斯。
  
  「啊,工廠那沒什麼收穫,相反的我比較在意這裡的狀況所以就趕過來了,那傢伙呢,就是第14號,他的意識就在我徒弟的腦子裡。」
  
  克勞斯的回答徹底震驚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一旁的書人更是難掩驚訝。
  
  第14號……背叛千年伯爵的諾亞,也是他們此行記錄最重要的關鍵人物,竟然存在於時之破壞者身上────
  
  老者的面容凝重了幾分,儼然察覺了某項關鍵。
  
  思緒一轉,書人的腦海映出不久前在戰場上出現的徒弟。
  
  拉比那小鬼似乎已經將此紀錄地最模糊的地方調查清楚了。
  
  接下來,只剩整合這一部份了……
  
  畫著濃重眼妝的睿智眼眸,若有若思地歛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請您、解釋清楚……師父────」銀髮少年撐著虛力的身子,緩緩起身。
  
  他的腦袋到現在都還很混亂,感覺腦海裡每根神經都在被人無情的拉扯,痛得他連說話都顯得非常吃力。
  
  神田見狀連忙扶起前者,讓亞連將重量放在自己身上,減輕許多不必要的負擔。
  
  「不如讓那傢伙來解釋會比較快。」
  
  克勞斯丟下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接著只見紅髮男人豎起食指與中指,低喃了幾個音節,接著毫不留情的朝亞連的額頭拍下去,瞧少年疼得齜牙咧嘴的模樣就可以得知力道有多大,更別說本來就已經痛到頭昏腦脹的前提上。
  
  亞連已經找不著任何語句來控訴自家師父的暴行了────,最可悲的是他也沒那個力氣抗議。
  
  下一秒,只見盤踞在亞連頭頂的黑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聚集成形,然後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相當熟悉的黑色人形,那正是稍早之前與千年伯爵對視的黑霧,也是早就被歷史吞噬的第14號。
  
  「你是……」瞠大了漂亮的銀眸,亞連難以置信的望著佇立於眼前的黑色人形。
  
  他看過這個人……那時候,出現在夢裡的─────
  
  『────那是我投射在你腦海中的模樣,若不是克勞斯的術,我會直接奪去你的軀體。』平板的聲線在亞連的腦中響起,內容讓銀髮少年嚇出一身冷汗,他差一點點就要被某個不知名的生命給奪去身體的主控權了!
  
  「真難得,我還以為你會先利用我徒弟殺個精光再去找那個胖子。」
  
  14號將黑漆漆的臉轉向克勞斯那面,這次則是所有人的腦海都浮現一段話。
  
  『……如果沒遇到那名後繼者,我的確會這麼做,畢竟形體要比意識來得方便。』
  
  語畢的同時幾乎是所有人都警戒了起來,神田的手根本是已經架在六幻上隨時準備拔刀。
  
  克勞斯仍舊是那副無關緊要的模樣,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看來似乎還需要某些人是吧?」
  
  這次14號沒給克勞斯回應,直接將臉轉向書人那頭。
  
  『你們的立場並不相同。』完全沒有前後文,14號直接丟出這麼一句話。
  
  書人明白14號指的是什麼,且細心的注意到14號使用的字彙是「你們」,而不是「你」。
  
  老者拂袖,「是的,為了完整那次的歷史才會如此決定。」
  
  『那名後繼者……得知了真相,也是唯一能幫助我毀壞的人,因為他的復甦,我才會覺醒。』不然時間可能需要更長。
  
  克勞斯彷彿洞悉了千年伯爵的下一步,穩練的嗓音有著令人折服的確信:「那個胖子不會料想到這傢伙這麼快就甦醒,原本被牽制在這的方舟想必會被丟棄,加上……」目光落到一旁昏迷的少女身上。
  
  「利娜莉的INNOCENCE發生異變還有笨徒弟身上的氣息,胖子絕對會看準這些對你們下手,要一舉將你們殲滅最好的方法呢,就是把你們通通丟進已經開始卸載的方舟,───而你要的就是這一個機會,對吧?」最後的問句是給14號的。
  
  『────只有這樣,才能引出伯爵,進而毀壞。』
  
  「等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不容易消去了疼痛,亞連卻覺得他的腦袋更亂了,聽來聽去也沒聽出個重點,腦袋裡除了問號外還是問號。
  
  「經過這麼多年你怎麼還是那麼笨……蠢徒弟!」
  
  克勞斯吐了吐煙霧,「你們應該知道INNOCENCE的原型是箱型吧?每個石箱裡頭都鑲嵌了文字,這些文字必須經過特殊的手法才會顯現,109個組合起來就是記載了某種力量的文獻,伯爵表面上毀壞INNOCENCE,其實是將這些INNOCENCE重新拼回,若是讓伯爵掌握了那些文字的意義……」
  
  「那我們就等著來世再見吧。」克勞絲清淡描寫的帶道,所有人都因為男人的話而面色凝重。
  
  「值得慶幸的是,單靠伯爵是無法解讀那些文字的,能解讀這文字的只有一個人,至於現在呢……」克勞斯放緩了語調,瞥見一旁的亞連勾起一抹詭異的笑。
  
  「你們只需要考慮進了方舟以後該如何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語落,亞連的腳下突然出現一道黑色五芒星,接著身子被扯了下去,待在一旁的神田反應最快反手直接捉住亞連的手臂,柯洛利見狀接著扯住神田,克勞斯則是一派輕鬆的跳了進去,後頭跟著化成黑霧的14號,連帶的捲起書人在光芒消失前一同跟進。
  
  
  
  真正的交鋒,現在才正要開始────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