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橘的髮絲沐浴在溫暖的日光下更顯明媚,少年頭頂上的大樹以及後方的枝葉間都棲息了許多動物,從鳥類到鼠類,甚至是連湖中的魚類都通通出來湊一腳,他們內心都有共同的想法,希望眼前這名少年可以開開心心的展開笑容。

  只可惜,對於現在的拉比而言,想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這裡,是界於現實與夢境的交會點,它不存在於現實,卻又不完全是夢境,拉比稱呼它為「鏡」。
  
  會這樣稱呼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鏡」可以反映出人性最真摯的一面,也因此他才能明瞭這個人的靈魂是否與那人契合,而不是由粗糙的表面去評斷。
  
  鏡的顯現只能依靠媒介才得以和時空相連,而這份媒介就是「夢境」,經由夢「鏡」可以存在於任何地方任何角落,只要拉比一個意念鏡便可以聯繫到任何人的身上,因此拉比才會和帝奇說,他們會再見的。
  
  連接,易如反掌,但要從千萬的時光中找到和那人擁有相同靈魂的人,卻比大海撈針都還要困難,茫茫人海,千萬世界,無數時空,何處尋?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曾放棄,日又日,年又年,直到他都記不得在這裡度過幾個花開花謝,不曉得是偶然還是必然的情況下,有個人闖入了「鏡」。
  
  他不知道沒有在自己意念的控制下那名男人是怎麼進來的,但在他清醒過來的那一刻,他明白,他日以繼夜所尋求的人出現了。
  
  然而,命運是捉弄人的,這名突然闖入鏡的男子,不但和那人擁有相同的名字,近乎相同的音質,甚至是那自由不羈的特質都如出一轍。
  
  根本是變相的強迫自己面對那血淋淋的殘酷────
  
  他很清楚,錯失了這次的機會,一切將會化為虛無。
  
  因此,無論用盡千方百計,他也會讓那名叫做「帝奇」的男人愛上自己…
  
  感覺到臉頰軟軟的觸感,藉著嗅覺和觸覺拉比知道是一只貓咪貼在他的臉頰摩蹭,似乎想藉由這個動作減去少年的不安。
  
  「咪嗚……」
  
  「我沒事,別擔心。」拉比溫柔的撫摸貓咪的背脊,只可惜貓咪似乎不太領情,又喵了一聲跳到了少年的懷中,白色的尾巴囂張地搖來晃去,似乎對少年的回答非常不以為然。
  
  不只是貓咪,拉比這句話也引來周圍動物的強烈反應,各式各樣的鳥類不滿的啁啾,樹上的松鼠拿起果子不聽地磨著樹皮,有得甚至意思意思的在少年的臉頰輕輕磨蹭,且仔細一瞧那果子還特地去了尖硬的外殼,只留下光滑的表面,就連支撐自己身子的大樹也發出颯颯聲,以抱不平。
  
  而那些水裡游的則是用牠的尾部或魚鰭拍打水面,有的甚至還躍出湖中將冰涼的水花濺到少年的腳上。
  
  「喵───」白貓似乎贊同夥伴們的抗議,這模樣哪裡叫沒事?
  
  雖然牠們身為動物,但是並不笨,更何況是這名不曉得已經相處多久的少年,哪裡還不曉得少年的情緒波動?
  
  想瞞牠們?門都沒有。
  
  拉比無奈又好笑的歎口氣。幸虧有牠們在,這漫長的等待才不至於壓的他喘不過氣。
  
  「好啦,是我不對…」有多久,內心不曾這樣暖和?
  
  …久到他都快遺忘,那份被關懷的溫暖是多麼的讓人想掉淚────
  
  「TYKI……」少年捲起身子,將臉埋入白貓小小溫暖的軀體,任憑淚水沾濕繃帶,帶著微微哽咽卻有著笑意的嗓音緩緩道。
  
  「對不起,我很重吧?───只要一下下就好…就這樣,借我靠一下…」
  
  白貓只是嗚了一聲,埋入少年的頸窩,溫柔的舔去少年躺在臉頰的淚,細細的搔癢感讓少年輕笑,少年也在白貓的鼻頭上輕輕地吻了下。「謝謝。」
  
  他知道,這是屬於牠們的體貼。
  
  白貓用額頭蹭了蹭少年的下巴,甚至連尾巴都親暱的滑過少年的頸子,接著對著湖面喵了幾聲,拉比立刻明白牠的意思。
  
  他知道貓咪指的是什麼,但是他已經下定決心,在尚未拿到那樣物品前,他不會下去的。
  
  如果下去,他怕自己會永遠沉溺在回憶裡…無法自拔。
  
  然而貓咪也看穿了少年的顧慮,伸出軟軟的肉掌非常有技巧的將少年沁濕的繃帶扯下,接著在少年的眼瞼上舔了舔,鼓勵似的喵了一聲。
  
  白貓的一個動作,就像一個提醒,牠要拉比下定決心,別像現在這樣那樣徬徨不定,而這份堅定來源,向來只有那個人能給────
  
  其他的動物也跟著贊成的發出特有的叫聲,似乎在催促著少年,不要再猶豫了。
  
  就在此時,一隻海豚猛然衝出水面,不停拍打著湖水,不時的發出叫聲,加入了催促的行列。
  
  拉比內心百般掙扎,最後捉了捉腰巾,睜開翠綠的眸,儘管波光間的神采不復以往,卻看得出其中的覺悟。
  
  「我知道了,這次…是最後一次。」他必須要拋開那些顧忌,才能讓那名男人愛上自己。
  
  且從對話看來,拉比知道這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不希望自己牽扯太深,他必須拿回當初身為書人的自己,那份瀟灑與豪邁。
  
  少年解開腰巾,白貓自動自發的靠到少年手邊,讓少年將腰巾綁在貓咪的身上,儘管雙眸瞧不見,但還是能憑印象結了一個漂亮的結。
  
  拉比笑了笑。「我走了。」
  
  少年兩腳平穩的踏在湖面上,方才海豚魚躍龍門的行為彷彿是個假象,好不容易平息的湖面在一個完美的弧度後盪漾美麗的水花,一時間漣漪不斷。
  
    
  
  湖面上,剩下一群動物在樹上等待著少年的歸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