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面無表情的踏入名為「恒白」的醫院,一步入大門便是護士們在櫃檯親切的道早,前者僅以點頭做為答覆。

  
  兩個小護士在神田走後開開心心的交頭街耳,要知道,能和醫院裡數一數二的頂尖醫師說到一句話那真是三生有幸,再加上神田冰冷的面容與不自覺散發的氣勢都讓人為之卻步,甚至還因此嚇到很多病患,這次竟然有機會和這樣的人道早,怎麼能不高興?
  
  熟練的往迴廊一端走去,拐個彎後步入醫師專用更衣間,拿衣穿衣俐落簡潔,左胸掛著一個名牌,上頭清楚地寫著「恆白醫院 外科主治醫師:神田優」。
  
  從公事包裡拿出因為某人的任性而連夜趕出的病例與一些檢討,本來就面癱的臉色更是陰沉了幾分。
  
  轉開門把在腦海裡約略思考今天的行程,往院長是的方面走去,豈料才踏沒幾步路就被一個開朗的聲線打斷。
  
  「阿優──早──噗哈哈!你臉上那手印是怎麼一回事?」不遠處奔來一抹身影,神田黝黑的細眸一閃跟著右手一揮,啪啪啪的三聲,來人立刻定格在一旁的牆壁連個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定眼一瞧,那人有著耀眼的橘紅髮絲,右眼還掛了遮罩,冷汗是不停自臉龐滑落,戰戰兢兢以眼角餘光看著一邊的手術刀,只要再一公分遭殃的就會是自己的臉了。
  
  「死兔子,誰準你叫我的名字了?啊?」威嚇十足的一瞪,對方只是乾笑了幾聲還很順手的將手術刀拔起遞還給神田,一邊打著哈哈道。
  
  「唉唷~不要注意小細節嘛!不過你的臉是怎麼了啊?而且你今天比較晚到耶?院長找你找的可急了。」來人胸前同樣別著一個名牌「恆白醫院 小兒科主治醫師:拉比」,瞧院長那副驚天地泣鬼神的慘烈模樣,不了解的人還以為神田對他做了什麼事情咧…
  
  察覺拉比臉上異樣的表情,神田嘴裡的字幾乎是從齒縫擠出來的。「切…科穆伊那傢伙又幹了什麼好事!?」
  
  「這個嘛…也沒什麼啦,只是從剛剛到現在就一直在醫院裡繞圈子然後大喊『神田你這個負心漢,竟然沒有依照約定時間出現』等等的話───」
  
  只見某人前額青筋浮現,三步並做兩步的邁向院長室,拉比一臉幸災樂禍的賊笑,願主保佑科穆伊,阿門───
  
  話說回來,神田好像還沒回答他的問題,哪個膽子那麼大竟然敢在神田的臉上留下掌印?改天一定要好好拜那個人為師───
  
  片刻,一陣足以驚動全醫院的悽慘哀嚎充斥每一處角落。
  
  「下次再把你的工作丟給我就給我試試看!」朝科穆伊扔了最後一把手術刀,殺氣騰騰的瞪了前方被無數把手術刀給釘在牆上的某院長一眼,絲毫不因對方淚眼婆娑的樣子有所心軟,神田大力的甩上門跟著離去。
  
  到了診療室後神田才稍稍平息了怒氣,拿起放置桌上的候診名單約略瀏覽過,腦海裡閃過一抹小小的身影。
  
  ……不知道小豆芽現在在做什麼?話又說回來,自己對於小動物這種生物壓根不曉得該如何相處,等今天的看診告一段落去找那傢伙好了,雖然很不想聽到他在耳邊嘰嘰喳喳,可只要一想到能因此和小豆芽拉近距離,所有不悅都被神田給拋諸腦後。
  
  
  
  
  「嗄?你問我怎麼養小動物?你幾時養了小貓小狗啦?」拉比驚愕的撐大雙眼瞪著面前的同事兼好友,敢情神田是轉性了不成?還是終於想通了?怎麼好端端的會來問自己怎麼養動物?
  
  不打算正面回答拉比的問題,心想也沒必要解釋其實家裡的是一個小孩而不是寵物,亞連給他的感覺就和小貓一樣難以捉摸,碰也不是不碰也不是,單純是抱著看能不能以和小動物相處的方式和亞連相處罷了,畢竟亞連不是一般的孩子,這又關係到一些心理因素…
  
  「死兔子你說還是不說!?」沒有給拉比答覆,換來的是右手探入上衣領口內的動作,冷冷的語調讓拉比頓時寒毛直豎,只能頻頻點頭答應。
  
  「我說我說──那你是養貓還是養狗?」
  
  神田觸起眉頭,似乎很努力的在替亞連做個定位。「…貓吧。」那退卻又想接近的模樣比較像貓,畢竟連耳朵都有了。
  
  怎麼連是貓是狗語氣都那麼不確定啊?非常的有問題哪───
  
  儘管內心有百般疑問,為了小命著想拉比還是選擇吞回肚裡,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貓啊…野貓的話會比較怕生,可能不太能夠接觸人類的碰觸,一開始要先讓他慢慢適應環境,不能夠心急的想觸碰他,那樣只會徒增貓咪的害怕───」
  
  雖然亞連的情況和拉比說的有些出入,不過大致上都很符合,一臉嚴肅的繼續往下聽。
  
  「然後呢,大概過個幾天,等貓咪比較能接受觸摸時就比較沒問題了,那表示他已經對你完全的信任。」笑了笑,這還是拉比第一次看見神田除了工作以外那麼認真的模樣,心頭對於神田家的那只動物又更升起好奇心。
  
  「唔…其他細部我就不怎麼了解了,畢竟我家那只是別人送的,比較不會那樣的懼怕人類…啊!」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拉比起身到一旁的書櫃翻出一本白色書皮的書,拿給神田。「這給你,應該對你會有幫助。」
  
  神田看了一眼。
  
  …如何與貓咪相親相愛?前者嚴重懷疑這本書實質上的可用性。
  
  「不要一副懷疑的表情啦!我是聽很多家長說過內容很有用,反正我又用不到,就先給你嚕!」家裡那只小黑貓儘管調皮,倒也不至於不聽話,所以這本書他收是收了倒是一次也沒翻過。
  
  眼前的人只是挑眉,這本書能適用在小豆芽身上嗎…?不過小豆芽和自己的情況真的和拉比說的一模一樣,────到時候沒用再拿這只兔子開刀好了。
  
  同時間拉比下意識的抖了抖,奇怪了,這間診療室空調有這麼冷嗎…?
  
  「….那你知道,哪裡有賣童裝嗎?」
  
  「嗄──!?」這次的綠眸是瞪的比之前還要大上兩倍。「阿優你要買童裝來穿嗎?不要想不───嗚噗────!」
  
  剩下的是半死不活的兔子屍體掛在小兒科門口作為展覽。
  
  拍了拍手,神田若無其事的從前走過,撲克的表情下正在思考某件事。
  
    
  
  今晚去幫小豆芽買幾件合身的衣物好了,否則天天望著小傢伙穿著自己的衣服對心臟真的是種很大的考驗哪───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