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拉比絕望的闔上眼眸時,一道熟悉的嗓音隨著駭人的殺意猛然插入其中。
  
  「───放開他!」
  
  基於人類本能的反應,兩名男人下意識的朝聲音來源望去,腦袋還來不及思考,兩雙眼眸瞧見墨綠中夾帶殺意的冷光頓時感到腦海一空,迪克抓緊這短暫的機會竄入其中,握住拉比的手,下一秒毫不猶豫的凜起雙眸,憤怒的朝那兩名該死的傢伙喊道。
  
  「去死───!」
  
  瞬間,兩名男人的身軀頓時飛出好幾尺外,雙雙重重地撞在後頭的枝幹上,被粉碎意志的兩名男人雙眼翻白口吐白沫,不花個一時半刻是無法清醒的,就算清醒,少了意識的軀體也不過是具沒用的空殼。
  
  感覺到拉比發冷的手心,迪克退去身上的斗蓬照在拉比裸露在外的身子,二話不說的將仍處在驚慌中的雙子擁入懷中,顫抖的聲線有著懊悔與自責。
  
  「對不起沒辦法在第一時間趕過來救你……」方才他剛轉入較為熱鬧的街道時,胸口沒由來的一緊,接著全身上下被強烈的寒意壟罩,當下迪克想也不想的就是用盡最快的速度趕回來。
  
  ────他知道,拉比出事了。
  
  這是雙生的他們獨有的靈犀,不管隔得再遠,只要有一方發生危險,另一個就能感應到,也多虧有這份感應他才能及時的救下自己最重要的人。
  
  要是要是再慢上那麼一點點的話─────
  
  攏起眉,迪克不想再思考下去。
  
  拉比的手微微地動了動,而後慢慢的抬起撫上迪克的胸口,接著攏緊指節死命的捉著迪克胸前的衣服,一雙清澈的祖母綠染上迪克不願見到的晦暗,雙唇更是不停抖動,那是心理被龐大驚嚇洗禮過的不安行為。
  
  迪克溫柔的捧起拉比的臉,軟嫩的嗓音顯露著雙子直白的真摯情感。
  
  「沒事的有我在他們再也沒有辦法傷害你了────
  
  似乎一直到迪克這句話落下,拉比才真正從方才的噩夢中清醒,綠眸染上恐懼的霧氣,崩潰似的在迪克懷裡哭泣,強忍的哽咽硬生生自喉間擠壓而出,捉在迪克胸前的小手以及被懷抱其中的身軀因懼怕的關係澀澀地顫抖,那破碎的哭聲揪的迪克的心跟著發痛,恨不得將對方的傷害攬到自己身上,摟在腰間的雙手不自主地收緊了些,彷彿希望能藉由這樣的舉動將拉比的恐懼一掃而空。
  
  「我在這裡,拉比,有我保護你…────」心疼的吻去拉比不停落下的淚,碧綠的眼眸沉著而堅定,將臉埋入對方的肩頭,清秀的小臉卸下孩子原有的天真,取而代之的是透徹的省悟,以及不屬於這年紀的孩子應該有的深沉冷意。
  
  拉比失去的,他替他彌補。
  
  他會成為他的盾,擋下所有足以危害他的一切;他會成為他的劍,擊退所有傷害他的渾蛋。
  
  剎然,樹林裡傳來鞋子與落葉接觸的沙沙聲,迪克警戒的繃緊神經,驚魂未定的拉比同時和迪克望向聲音來源,過程中迪克原本放在對方背部的手移至胸前,牢牢地握住拉比的手,藉由肌膚傳遞的溫暖漸漸的撫平了拉比尚未恢復的脆弱情緒。
  
  出現在孩子們視野的是一名與他們等高的老者,來人的雙眸畫上了深深的黑眼妝,即使身型相當嬌小,卻在無形中給人一股折服的魄力。
  
  身體反射性的將拉比護到身後,一雙眼眸謹慎地盯著來人,老者見到孩子的行為只是觸了觸眉宇,年邁穩重的嗓音落下。
  
  「你們就是拉比跟迪克吧?我是你們父親拜託尋覓你們的人,另外,我並沒有名字,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書人───
  
  這可終於讓他找到了……
  
  這兩個繼承了書人一族血緣的孩子。
  
  
  
  
  徹底的讓孩子們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書人一族的制約與規範,書人凝重而嚴肅的問:「你們……做好覺悟了嗎?」畢竟踏上這條不歸路,就沒有再回頭的可能。
  
  迪克點點頭,面對拉比以雙手慎重地牽起他的手,拋給對方燦爛一笑,將額頭靠在對方的額上,清細的嗓音敲打著拉比幾乎快承受不了的心房,再再地動搖著方才下定相當大的決心才答應對方的事情。
  
  「我們答應過爸爸,要一起活下去對不對?」
  
  拉比沒有回答,濃密的眼簾緩緩地動了動,剔透的淚水無法控制的自泛紅的眼眶滑落。
  
  ────為什麼是迪克?
  
  他願意成為對方的影子,也希望能守在他的背後,為什麼每次都要由對方來付出?
  
  ───為什麼?
  
  ────為什麼承擔這一切的不是他?
  
  拉比討厭無能為力的自己,更厭惡只能一昧接受迪克付出的自己。
  
  迪克彷彿猜透了拉比的心思,懲戒性的推了推拉比的腦袋,「不要想那些讓我不開心的事,這不是你願意還是我不願意的事情,我答應會保護你,就一定會做到,────難道你連我僅有的一切都要搶走嗎?」後頭的問句,有著迪克也沒有察覺的苦澀。
  
  句末的話語讓拉比直覺性的抬頭反駁:「不是的……」他明明知道他不是那個意思!
  
  雙子低頭,很淡地在拉比的額際點下一吻,只是簡單的碰觸,卻讓拉比的胸口充斥說不出的滾燙情感,如蒼穹般耀眼的祖母綠閃動著迷人的光采,投射著拉比的面容,勾起一抹滿足的笑。
  
  你有所不知,我最快樂的事情,就是能讓你永遠綻放宛若春風的開朗笑顏,只要能保有你的那抹笑,即使成了你的黑夜我也樂於接受。
  
  ────因為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
  
  「不要緊的,書人不是也說過,就算我們融合了以後我的靈魂也會一直陪伴你,我的意志同樣會跟隨你看過你所經歷的一切,所以……
  
  「────連我的份,一起將這個世界看盡。」然後哪天,再次的揚起我最喜歡的那抹笑靨。
  
  在你傷痛到無以復加的時候,請記得,還有我,我會陪著你度過那折人的煎熬。
  
  ────只要你的內心還擁有我的一席之地。
  
  迪克會一直與拉比的內心同在。
  
  
  
  
  所以,別忘了我永遠都在你的身邊,拉比…────
  
  ────有拉比的地方,就有迪克。
  
  
  
  
  
  END
  
  
  
  作者亂入:
  今天一整天好忙又很累囧
  不過森還是努力的把他生出來了OTZ
  說實在的森最近有點詞窮(汗...
  
  其實這篇一開始森有衝動要打成長篇
  後來想想還是別這樣虐待自己好了(
  於是,終於完結啦ˇ
  希望孩子會喜歡這種類型的賀文XD
  
  
  感謝點閱ˇˇ
  
  
  
  2009/08/11


  
  「你才是!這裡是我的地盤!」
  
  「先搶先贏喔!嘛,手太長也是種罪孽哪……
  
  「你這渾蛋────看我的大槌小槌────嗄!這手哪來的?捲毛的你不准用能力偷印!」
  
  於是,空白的畫布在兩人半打半鬧的情況下不規則的添上了形狀各異的印子,到後來根本分不清是誰的手印,────或是臉印。
  
  
  
  ────黑色,是能擁抱所有事物的美好顏色,可不是嗎?
  
  
  
  
  Fin.
  
  
  ****
  
  小殺生日快樂喔喔喔~~~(撲抱
  感覺這文似乎很莫名奇妙哈哈…OTZ
  不過我很喜歡黑色這種解釋方式
  大叔也真厲害可以把那些話全當成告白哈哈哈!
  
  希望你會喜歡XD
  
  感謝點閱
  
  2011/05/07 Mori.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