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那麼辛苦幫森森寫賀文森真的很開心~~
  所以按照翎的劇情森森回以感謝的神亞文(雙手奉上)

  ****

  和拉比道了晚安的亞連,調整了手臂的姿勢讓小了一號的神田能更舒適的窩在自己懷中,目光來到掩上一層銀紗的髮絲脈絡時,勾起了頗為動容的弧度。

  象牙白的手輕撫過掩至眼窩的黑絲,圓潤的臉龐少了嚇人的殺氣多了分稚氣,銀髮少年嘴邊的弧度似乎加深了些。

  長長的影子拖曳於長廊,顯得有些空靈的跫音分外清晰。

  將神田抱回房間,綻放於羊水中的蓮依舊嬌豔欲滴。

  瞥見下方的片片花瓣,波光流轉間似乎朦朧些什麼。

  輕手輕腳的將神田至於柔軟的床鋪,微彎的眸子釀著幽幽深情以及稍縱即逝的複雜光芒。

  將棉被拉至神田的胸口處,猶豫了下,最後還是選擇帶上房門。

  甫一掩上門扉,一道沉穩的嗓音劃破短暫的寧靜,銀髮少年儘管有些驚訝,仍回以一笑。

  「晚安,少年。」

  「晚安,帝奇.米克,…────直走到底,下樓後右轉。」太清楚對方的來意,亞連很自動的告知對方找人的地點。

  眨了眨琥珀,泛起了然的笑,諾亞輕揚禮帽表示謝意,消失前的磁性嗓音讓亞連無奈的翻了翻白眼。

  「───新造型,真不錯。」

  還來不及反駁,捲髮諾亞便已離去。

  銀眸轉了一圈,想起拉比還是孩子的模樣,加上目前的處境……

  某株豆芽非常有同袍之情的替橘髮友人默哀。

  根根分明的羽睫微歛,揚首,與高掛潑墨的一縷清幽相對。

  月光微兮,卻柔得亞連內心泛起漣漪。

  披上銀紗的白皙面龐,冉冉流露篤定的光采,堅毅而迷人,迷人而堅毅。

  握上房門把手,拉開,踏入。

  心坎駐足的場所,向來只有一人能給。

  「你剛剛去哪裡了?豆芽菜。」稍嫌稚嫩的嗓音儘管不是那麼客氣,亞連卻捕捉到對方彆扭的關切。

────以及絲絲的霸道。

  總令他胸口充斥著暖意,悸動不已。

  漂亮的唇線略揚,坐上床邊,掌心來到對方的肩胛,爾後將人攬進懷中。

  「我剛剛看到了帝奇。」含著令神田傾心的燦爛笑顏,將下巴靠在平常絕對碰不著的黑絲上頭,約略壓低的聲嗓使得黑眸深邃了些。

  「……快睡,變成熊貓的豆芽菜很礙眼。」帶點獨占意味的扯過對方幾乎是不可能比自己稍粗的手臂,眉頭擰了起來。

  這株豆芽養分到底是吃到哪去了,怎麼還是那麼瘦!

  找個時間帶去灌溉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處在發育期的小鬼才要多補充睡眠吧?當心恢復後身高會縮水!」仗著現下的體型優勢,緊緊將神田抱在懷裡的亞連遊刃有餘的回道。

  是因為變小的關係嗎?

  總覺得神田的體溫似乎比往常要來得高。

  按在布料上的指節不著痕跡的擴大了縐褶線條。

────不想放開。

  敏銳的察覺亞連加深的力道,將對方的情緒全數收進心底,不耐的回嘴:「吵死了,呼吸作用行夠了就乖乖睡覺!」

  「───真是不坦率。」他又不是植物,還呼吸作用……

  「少囉唆,快點睡。」

  催促中夾帶溫度的言詞,不禁使亞連失笑。

  銀鈴的笑聲迴盪在略顯單調的房內,格外溫暖。

  「晚安,……要快快長大哦!」

  「───怎麼長都比你這株乾癟豆芽菜還要高。」神田自信的冷哼。

  半迥,有點像是低迴的語句繚繞於亞連耳畔,銀髮少年帶點訝然又像是依賴的將臉埋進對方的頸窩。

  濃醇的深情,將白皙的耳根點綴的更為繽紛。



  「不論何時,我都會在你背後,蠢豆芽菜……




  那一夜,成了回憶中最寶貴的心曲。





END


2009/11/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