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我在網路上看到的繪本一直很想打的帝拉版
  繪本連結在這> 親愛的兔子先生 

  ****
  
  二月十四日
  
  米克先生帶著漩渦眼鏡,鼻子不知是被冷紅的還是哭紅的,趴在吧台上的腦袋抬了起來,五個字的祝福一點快樂的感覺也沒有,他舉杯向身前的人說。
  
  「情人節快樂!」
  
  ───他失戀了。
  
  這是一個悲傷的日子。
  
  酒精的迷茫讓他臉上掛著傻笑,不該在此時出現的傻笑,笑著把手中來不及送出的愛情棒遞給眼前的人。
  
  
  
  二月十四日
  
  拉比,今天首次在酒吧實習。
  
  是值得慶祝的日子。
  
  然而,上任的開始就瞧見一眼看上去擺明就是失戀的大叔,撲通一聲倒在他的吧台上,好一陣子,他抬頭,笑的比哭還難看的說:「情人節快樂!」
  
  自己的手裡則多了一根不屬於他的情人節禮物。
  
  拉比長這麼大,第一次在這天收到禮物───可惜是原本不屬於他的禮物。
  
  他困擾的皺眉,內心又無奈又有些開心,又是撲通一聲,米克先生醉倒了。
  
  他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把愛情棒放在酒吧的角落,與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擺在一塊。
  
  「嗯,情人節快樂。」
  
  
  
  第二年,二月十四日
  
  那個其貌不揚的大叔又出現在他的酒吧。
  
  「我遇到了我命中注定的人,但是他嫌我這樣子太俗氣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他頹靡著肩膀,一臉沮喪。
  
  拉比支著下顎,假裝認真的點頭聽著他的話,聽完後上下打量了眼前大叔。
  
  俗氣到爆的漩渦眼鏡、一頭亂翹的鳥窩頭、根本沒整理過的鬍子。
  
  ───難怪人家會嫌棄,不是沒有原因的。
  
  米克先生大受打擊。
  
  拉比抱歉的拍拍米克先生的肩膀,半吊子的安慰著:「不然這樣好了,我教你,你把頭髮往後梳,那副眼鏡別帶了改用隱形眼鏡,臉上的鬍子記得刮乾淨,再去找他看看。」
  
  「這樣……他就會喜歡上我嗎?」
  
  「我哪知道,至少你會弄得比較人模人樣的。」
  
  「好!我這就去嘗試!」
  
  米克先生開心萬分的和拉比道謝,興沖沖的奔出酒吧。
  
  
  
  二月十四日
  
  給完建議後的深夜,拉比正在打掃酒吧。
  
  叮鈴一聲,他下意識的道:「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烊了───
  
  回首,出現在門外的是沒看過的俊秀男子。
  
  「我又失戀了……
  
  當拉比看見對方哭得慘兮兮的臉時,瞬間和那個失戀大叔連成直線。
  
  酒吧外放著「CLOSE」的牌子,裡頭卻能聽見一個人悲傷的說話聲。
  
  「他說他要很帥很帥的另一半。」
  
  接過拉比遞過來的面紙,擤了擤後鬱悶的道。
  
  「多虧你,我很努力把自己弄得帥一點,我跑去找他以後,他卻說他已經找到比我更帥更帥的另一半。」
  
  然後哇的一聲,米克先生抱住拉比哭了,拉比一臉嫌惡的推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大叔,哪裡還有一開始看見的驚豔?
  
  「不要把你的鼻涕黏到我身上啦……
  
  然後,拉比再次收到奇怪的情人節禮物。
  
  那是大叔為了感謝他的幫忙給他的漩渦眼鏡。
  
  「這什麼怪禮物……你要送至少也送個體面點的吧?」無奈的捏著喝醉大叔發紅的耳根嘀咕著。
  
  
  
  一年以後,二月十四日
  
  米克先生再次失戀。
  
  拉比在失戀大叔的失戀次數登記表上添了一痕。
  
  「情人節快樂!」
  
  米克先生舉杯,然後碰的一聲,額頭和吧檯直接接觸───傷心的哭了。
  
  拉比嘆了一口氣,擦擦吧檯,順便擦擦哭得礙眼的大叔───用擦桌子的那一條───從酒吧下拿出一個小蛋糕。
  
  「吃吧,當前幾年你窮酸禮物的回禮。」
  
  米克先生臉上掛著鼻涕,挖了一口送入嘴裡,甜中帶苦的滋味化到大叔的心坎裡。
  
  「好好吃……這是什麼?」
  
  「提拉米蘇。」
  
  
  
  二月十四日
  
  情人節。
  
  「剛好,加上今年就湊了一個正字。」
  
  「好過份───我那麼傷心你竟然還做統計───
  
  「那你就不要再失戀不就得了?」
  
  「我也想啊!嗚嗚嗚───
  
  拉比頭痛的看著在他吧檯上製造髒亂的大叔。
  
  「真是麻煩的傢伙……」他用酒瓶敲了敲大叔的腦袋,又拿出了提拉米蘇給眼前的失戀大王。
  
  看著大叔邊哭邊笑,又傷心又說好吃的模樣,拉比的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每年的二月十四日米克大叔都會失戀,拉比甚至一度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沒意外的換來米克大叔悲憤的抗議。
  
  沒有人喜歡失戀。
  
  拉比從少年看著大叔失戀到青年。
  
  米克先生從大叔失戀到資深大叔。
  
  拉比身旁仍是沒有情人。
  
  每年情人節陪伴在他身邊的,依舊只有失戀到拉比想笑的地步的大叔。
  
  米克大叔的情人每一位都撐不過一年。
  
  每年情人節,最後陪在他身旁的都只有固定會給他一塊提拉米蘇的橘髮少年。
  
  
  
  這一年的二月十四日
  
  今年,米克大叔沒有喝醉。
  
  「你來得正好,加上今年就剛好湊成兩個正啦!」
  
  難得的,米克大叔沒有因為拉比的話哇哇叫著,只是搔了搔腦袋,把本來就沒多整齊的捲髮又弄得更亂,他似乎很緊張。
  
  「今年……我暫時還沒有失戀。」
  
  他漲紅著臉,吞吞吐吐的問:「如、如果我待會失戀了……你還會給我提拉米蘇嗎?」
  
  拉比愣了愣,緩緩的回:「當然可以……
  
  「那、那麼……拉、拉比……我、我喜歡你───
  
  早就預料到的拉比故意洋裝不在乎,調侃道:「什麼啊───這樣的話不論我說什麼你不是都不吃虧?」
  
  他用力繃緊臉好讓自己不要笑出來。
  
  「反正你最後還不是有提拉米蘇可以吃?那我有什麼好處?知不知道每次擦你的淚痕很累的。」
  
  「你、你有我啊!小兔子!」
  
  「什麼兔子!你想讓我把這個正字補完是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大叔難過的垂下肩膀,看見了慢慢被推到視野中的提拉米蘇。
  
  「吶、你知道提拉米蘇的意思是什麼嗎?」
  
  米克大叔搖搖頭,他看著拉比把他的失戀次數登記表拿了下來,心情更是跌落到谷底,眼淚開始啪噠啪噠的往下掉。
  
  「───是恢復元氣的意思。」
  
  然後在大叔驚訝的眼神下把登記表給撕成兩半。
  
  
  
  「今年,這個就不需要了吧?───笨蛋。」
  
  
  
  Fin.
  
  
  
  
  小番外
  
  最後拉比把提拉米蘇推到大叔面前時,大叔感動的不能自己。
  
  下一秒,他也不管酒吧正在營業,興高采烈的把小兔子打包帶走。
  
  「你這混蛋大叔!快放我下來!」拉比氣急敗壞的嚷著。
  
  「咦───可是小兔子你每年都給我提拉米蘇不就是希望我把你帶走嗎?」長年失戀下讓帝奇的臉皮厚的和鋼板有得比,不論拉比如何踢如何咬如何叫,依舊無動於衷。
  
  「去死!才不是那個意思!快放我下來───你這沒用大叔!」
  
  拉比深深覺得,他真該在那張統計表上狠狠畫下一劃才對。
  
  
  
  ****
  整篇我把它當作繪本文字來打XD
  所以會比較直白(好像和平常寫得也沒差..
  
  其實真正讓我想打的原因是看到有人把提拉米蘇解釋成使人恢復元氣這點
  提拉米蘇真正的原義是「帶我走」
  但是也可以解釋成「使某人恢復元氣」
  在這裡拉比給大叔的意思是後者,其實內心隨著時間過去,前者也慢慢浮現XD
  提拉其實也是緹拉(帝拉)啊(
  
  哎呀,這篇我打得很開心,希望也能讓看的人開心XD
  
  感謝點閱ˇ
  
  
  2011/10/18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