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川徹,是在女孩子中吃得很開的人。

 

除了練球以外的時間,若剛好在他想出去逛逛時,有女孩子向他邀約,他基本上不會拒絕。只要不影響他打球,也不影響他的生活,他就跟普通的男高中生一樣,會帶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跟女孩子們出去。

 

他知道阿岩其實不喜歡自己這樣,但自己也沒對人家亂來,只不過是出去吃個飯看個電影,或是唱唱歌,所以阿岩也只是罵個幾句,諸如受女孩子歡迎果然很令人火大等等,罵完後,也不會干涉他的私生活。

 

在岩泉眼裡,只要及川別讓球技生疏也不影響比賽,及川愛怎麼玩是他家的事,要是連這種小事都要管他不就真變成及川口中的老媽子了?他才不幹。

 

所以,當及川告訴自己他交了女朋友時,他其實沒有太多的感覺,不如說這是在預料中的事。

 

儘管如此,在聽見及川宣布脫離單身的當下,他仍覺得胸口有些悶,但他只將這種感受歸類在不平衡的範圍,也沒有想太多。

 

畢竟,交女朋友什麼的,對於正值青春的高中男生而言,是件很令人忌妒的事。

 

所以胸口會煩悶,是很正常的。




「阿岩,我被女朋友甩了。」

 

正疑惑這星期日及川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到他家,以前的及川常常有事沒事就往他家跑,但自從交了女朋友以後,及川練球以外的時間幾乎是分給女友,這還是這一個月來,及川第一次在假日時衝到他家,然後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啊?你該不會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對方的事吧?」以這笨蛋川的個性,實在是非常有可能,像是約會時跟別的女生打招呼,或是跟別的女生有說有笑的,然後被女朋友罵花心之類的。

 

聞言,及川立刻不滿地抗議,「我哪有!雖然我很受女生歡迎,但交了女朋友以後我才不會這麼沒神經好不好!我跟沒交過女友的阿岩不一樣,可是很注意這些小地方的!」他才不會這麼傻,做這種拿石子砸自己腳的蠢事,他只有跟別校的女生打招呼而已!

 

岩泉擰住及川的腦袋,皮笑肉不笑地道:「那你就不要來我哭訴你被你女朋友甩啊,混帳川。」

 

「嗚嗚,阿岩好過份,我被甩已經很難過了你還不安慰人家──」

 

岩泉無奈地嘆口氣,就算及川沒說出口,他也能從對方鬧彆扭的眼神中看出他的想法。

 

「你覺得這樣就好嗎?你不是喜歡對方?不把她追回來嗎?」雖然他不想管太多,但他也不希望及川會因為這樣而後悔。

 

「怎麼?阿岩你在擔心我啊?我好感動──」

 

「滾!」毫不留情地搧開像無尾熊就要黏上來的好友,發現自己的手被及川抓住,岩泉不耐煩地罵:「喂、放手,很噁心。」

 

青城主將就像沒聽見主攻手的抗議,抓住岩泉的手翻來翻去,換來岩泉疑惑的眼神,而他也沒發現,及川並沒有回答他剛才為什麼不把那女生追回來的問題。

 

「阿岩你的手好粗喔!──痛!太常打我的頭我會變笨啦!」

 

「反正你排球用的腦袋跟平常用的腦袋是不同顆,再笨一點也沒差。」

 

「好過份!」及川看著岩泉因長期練習長出繭的手,默默將自己的手搭上去,當掌心壓上掌心時,及川覺得內心有某處被深深牽動,他怔了怔,就像小時候發現什麼好玩的遊戲,兩眼閃爍著奪目的光芒。

 

他揚起目光,對上岩泉寫著你傢伙在幹麻的不耐煩表情,不禁勾起一抹笑,不是平常營業用笑容,而是岩泉知道的,由衷感到快樂的笑容。

 

「雖然阿岩的手沒有女孩子小,也沒有女孩子的軟嫩,更沒有女孩子香香的味道──」

 

「你討打嗎混帳川!」

 

從小被岩泉打到大,這點威脅程度還不足以讓他害怕,他眼角彎成可愛的月牙,笑容有大男孩的純真,也有一點點屬於男人的狡黠,他將自己的臉靠在阿岩的掌心,像大型犬一樣磨蹭著,粗粗的感覺蹭在臉頰的舒適度剛剛好,「但我還是覺得阿岩的手是最好的,比任何一名女孩子都還要好。」也還要令他不願放手。

 

那些軟軟嫩嫩的小手,至多僅是出外遊玩的伴。

 

但當阿岩略顯粗操的厚實手心,與自己掌心相抵時,他才徹底明白,他要的從來不是伴。

 

他要的,是能在他難過時罵他笨蛋,卻又會認真給自己建議;就算沒什麼特別的事,也能盡情賴在對方的身邊,無可取代的另一半。

 

岩泉狼狽地收回被及川磨蹭的手,將那張擾亂他心情的臉推開,明明那張臉已經看到熟到不能再熟了,他卻覺得及川此時的笑容多了他以往不曾看過的情感。

 

可惡,都怪這混帳川做了奇怪的事,害他也變得奇怪了。

 

「阿岩,你的臉好紅。」

 

「吵死了,是因為很熱的關係啦!」

 

「可是你明明就有開冷氣。」

 

「閉嘴!」

 

及川嘿嘿笑著,笑得很欠打,卻也很開懷。

 

他的另一半,原來,一直,一直都在他身旁。

 

就如同他們方才相對的掌心一樣,少了任何一個人,都不再完整。



Fin



2014/07/12 Mori




, ,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