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小情人」主要是在講父親對女兒特殊的感情,簡單講就是傻爸爸與女兒的日常

 

 

 

 

基本上,對於女兒晴晴的要求,只要是簡單凡能做到的,他都會盡量滿足。

 

但那並不代表晴晴做錯事他就不會生氣,不會教育。那樣只會慣壞女兒,他承認他寵女兒,也捨不得兇她,但該讓她知道是非對錯時自己也絕不會馬虎。

 

這天晚上,當簡單凡下班回家,看見客廳又散落一地的玩具,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這已經是這個星期來第三次了。他前兩次都好聲好氣告訴女兒,玩完的東西要收好放好,可不曉得是不是平常自己太沒有威嚴,晴晴從來沒有聽進去過。

 

目光一轉,玩具的主人正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卡通節目,就算自己已經壓低嗓音說:「晴晴,爹地前幾天告訴過你什麼?既然妳要玩玩具,就要乖乖把它收好,怎麼今天又把玩具到處丟呢?」

 

簡又晴只是很敷衍地回:「晴晴等等就會收。」由始至終就連目光都未從電視機上挪開,絲毫沒有要收的意思。

 

看見女兒這樣,連日來工作上的疲憊,與屢勸不聽的煩燥終於讓總是好聲好氣對簡又晴說話的簡單凡,到達臨界點了。

 

簡單凡雙手環胸,口吻少了平常的溫柔,多了幾分冷硬,「簡又晴,爹地教過你什麼?別人說話要看著對方,現在呢?妳有看著爹地嗎?」

 

前面那三個字一出來,五歲的晴晴身子立刻一僵,她依依不捨地又偷瞄了電視一眼,然後乖乖地走到簡單凡面前,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有句話說得很好,平常不生氣的人,一旦動怒起來絕對比常常發脾氣的人還要可怕。簡單凡現在就是這樣,儘管沒有破口大罵,但冷冰冰的文字卻讓人害怕,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能讓人清楚感受到平靜背後蘊藏的怒火。

 

「當初爹地買玩具給妳時,妳不是跟爹地約定好會自己收好?但是妳這幾天有做到嗎?沒有。以後再這樣爹地就再也不買玩具給妳,也不准妳玩玩具。」

 

語畢,只見簡又晴突然伸出手,軟軟的掌心貼住簡單凡的臉頰,就像在感受著他的體溫那般。簡又晴眨著漂亮的黑色大眼,用嫩嫩的嗓音道:「爹地,晴晴不喜歡你兇兇。」

 

「.......」

 

女兒這舉動讓正氣頭上的簡單凡瞬間噎住,內心的那把火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噗地散了大半。

 

不、不行,簡單凡,不能被女兒這招給打敗,要堅持下去,這時候不教,以後要是女兒變成沒有責任感的人怎麼辦?

 

簡單凡很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好讓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凶惡一點,「爹地會兇兇是因為──」

 

「爹地,晴晴知道了,晴晴下次會收,所以爹地你笑一個好不好?晴晴喜歡笑笑的爹地。」這次簡又晴沒等到簡單凡講完話便直接打斷他,兩隻小手還分別捧住簡單凡的兩頰,用小小的大拇指將簡單凡抿成一條線的嘴角微微往上揚。

 

簡單凡看著對自己笑得燦爛的女兒,先是愣了愣,最後全在內心化成一聲長嘆。

 

可惡,晴晴是在哪裡學到這種必殺技的?

 

這是要他怎麼還氣得下去?

 

面對晴晴這種柔情攻勢,他根本不可能贏啊!

 

上輩子自己到底是欠了她多少?不然怎麼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咳、妳知道就好,爹地先去洗澡,洗完澡出來爹地希望妳可以說到做到。」

 

「晴晴會的。」說著,簡又晴抱了抱簡單凡的腰,讓簡爸爸最後那一點點不滿與無奈也消得一乾二淨。

 

就算是欠的,他也欠得心甘情願,誰讓他是晴晴的爹地呢?

 

簡單凡就這樣掛著有些傻的笑,開心地進去拿換洗衣物。

 

簡又晴偷偷往浴室的方向看了看,確定簡單凡已經進去時,這才衝到電話旁邊,按下已經設定好號碼的快速撥號鍵,接通後拿著無線話筒躲在櫃子旁邊,為了怕被簡單凡聽到還很努力壓低聲音,開心地道:「軍暘哥哥你好厲害!爹地這樣真的就沒有生我的氣了!」

 

電話那頭的嗓音可得意了,「那當然,你軍暘哥哥我跟妳爹地都認識多久了?聽我的準沒錯。不過晴晴妳還是要乖乖收好玩具唷,懂得自己管理好自己才是最棒的小公主。」

 

「嗯!下次如果我又惹爹地生氣,可以再找你求救嗎?」

 

「樂意之致,我可愛的小公主。」只要一想到阿凡苦著一張臉跟自己說晴晴又有新招對付他的管教,他內心就超級有成就感的。

 

不但能擄獲小晴晴的心,還可以欣賞阿凡苦惱的模樣,實在是一舉兩得。

 

簡單凡要是知道自家女兒那些奇奇怪怪的招數原來都是好友教的,不曉得還會不會繼續跟前者討論該怎麼管教女兒。

 

不給他添亂順便大罵他帶壞自家晴晴就不錯了,還討論。

 

只能說,簡單凡上輩子欠的人不只晴晴,似乎就連好友那邊也積債不少哪。

 

上輩子的兩位債主湊到一塊,簡單凡不被耍得團團轉還真是有些困難。



Fin




2014/10/0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