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與火的後續

*微慎

*青火青嘛...微妙(?

****

本來還因為大我被火舌給舔遍全身感到不快的青峰,瞧見火神拿著自己愛不釋手的槍械,瞬間靈機一動。

 

「喂,你不是很喜歡我的槍嗎?那就好好用它來感受我如何?」

 

「哈……!?」還沒消化完青峰的意思,握住槍柄的手就被青峰一把拉過去,兩人順勢倒向沙發,讓火神氣急敗壞的罵:「你幹麻啊突然間!」

 

青峰笑了笑,抓過火神的手一推一拉,一聲清脆的咖嚓聲清晰的傳進兩人耳裡,儘管火神不懂槍,但天天看青峰擺弄自然也看出了心得,他知道青峰用得手槍是CZ-75,標準口徑9釐米,而青峰剛才的動作……正是把安全卡榫打開,順便後拉滑套,也就表示,一旦他摳動板機,青峰身上就會開個洞。

 

火神用眼角餘光掃了桌面,很該死的發現上面並沒有青峰原先保養時拆下來的子彈,也就表示他手中的槍已經確確實實成了可以至青峰於死地的兵器。

 

察覺到這點,火神瞬間冷汗直流,手中的金屬登時成了沉重的負擔。

 

原來……青峰在執勤時,都必須承擔這麼大的壓力嗎?

 

那種背負著無數期待無數人命的壓力,竟是如此沉重。

 

「你、你在發什麼神經啊!很危險耶!」伸手就想把卡榫關上,青峰的手卻比火神更快。「不行,不準關。」

 

青峰的掌心抓過黑色槍管,抵上自己的下腹,用槍口將自己的襯衫緩緩撩至胸膛,訓練有素的體格慢慢暴露在火神眼中,上頭甚至還遍佈大大小小新舊不一的疤痕。

 

這些疤,有絕大多數是青峰當上刑警之後添的,當中有被利刃劃過的,有被爆炸波及肌膚與地面狠狠磨擦過的,也有之前讓他擔心得三天吃不下飯的彈痕。

 

這些,都是青峰用性命換來的,是青峰搏命的証明。

 

火神垂眸,忍不住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撫上位於青峰左側腹的細長疤痕,他記得這個疤,這是青峰任職以來所破的最大案件,也險些在這場案件中丟了小命。

 

當他知道青峰之所以會受這麼重的傷是由於看不慣歹徒對人質的暴行,那種行為已經不是單純的暴力,而是更殘忍的在摧毀一個人,即使知道出手會讓自己陷入險境,青峰仍是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

 

當他獲知青峰的性命脫離險境,且可以探望他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給了對方一拳。

 

「他媽的青峰大輝!你再衝!信不信下次躺在病床上的就會是我!」沒有人能在知曉摯愛處於生死邊緣還能保持冷靜,更別說火神的工作只要稍有差池就會弊命。

 

沒想到,青峰沒因為捱了自己一拳而發脾氣,只是怔了怔,然後很坦率的對他說了抱歉。

 

那聲抱歉,讓火神很丟臉的哭了出來,也在那時他才真正有青峰還活著的真實感。

 

指腹來回在微凸的疤痕間,彷彿也感受到青峰受傷時的疼痛,攫起了眉,「……還會痛嗎?」

 

「怎麼可能,早就好了。」明白大我肯定是想到當時的情況,青峰半寵溺半安慰的揉亂火神的髮,抓住火神的右手,也是握住槍的那隻,一路往下抵在已經勃發的慾望上,「不如說我現在痛得是這裡。」

 

青峰的動作慵懶又隨性,隨性中又透著十足的色氣,看得火神兩眼發直,他可沒忘手中的槍可是沒拴上保險的,一想到有可能傷到青峰,火神就不禁想抽回手,儘管如此,卻怎麼樣也無法把視線從青峰身上移開。

 

躺在他身下的青峰上衣被退到了胸口處,明明不是第一次看見青峰的裸體,卻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讓他口乾舌燥,或者該說,基本上他看見青峰的裸體除了一開始被壓有印象以外,剩下的就只有浮沉在快感浪潮中瞧見的青峰,像這樣在燈光良好且意識清楚時欣賞著青峰身體的機會還真不多。

 

青峰的膚色很深,是會讓火神聯想到森永牛奶糖的那種顏色,焦糖般的肌膚在燈光的照射下更襯前者緊實的肌理,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青峰的身材真的很不錯,光是看著就令他無法冷靜。

 

要是他能對青峰的裸體沒任何反應那才奇怪,又不是性功能障礙,看見喜歡的人的裸體要他怎麼能無動於衷?

 

現在的火神,多多少少能理解為啥青峰每次都喜歡在他圍著一條毛巾出浴時拉他滾床單,原來,所愛之人的軀體是如此具有殺傷力,以及該死的誘惑力。

 

覆在青峰下腹的手不知不覺來到恰到好處的胸肌上,感受著底下強而有力的脈動,內心莫名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胸口好像有什麼要溢出來一樣,溫暖的他捨不得離開。

 

同時,另一隻手即使透過槍口也能清楚感受到被自己跨坐在下方的硬物有多炙熱,體內彷彿渴求般的泛起一股甜美的乾疼,赤紅的瞳更是盈滿露骨的情慾。

 

「嘖……別擺出那種表情,這樣我可沒耐性讓你玩槍。」本來打算慢慢讓火神用槍玩過一回,不過,他改變主意了。

 

「什、……嗚哇!」視野一個翻轉,眨眼間火神就被青峰壓在身下,手中的槍也到了青峰手中,看著青峰野性十足的賊笑,火神頓時有打退堂鼓的衝動。

 

「果然,我還是喜歡這個角度。」青峰的手輕輕一個反轉,黑色槍身順著青峰的手腕聽話的轉了半圈。青峰伸舌舔了舔槍口,那動作與神情性感的火神氣息一頓,更多的卻是被野獸盯上的窒息感。

 

「反正都是要感受,還是親自體會要來得實際你說是不是?」不論是手上這把還是他身上那把,他都會讓大我好好體會的。

 

「喂、喂……你的眼睛在冒奇怪的光芒了青峰……你、你你要是敢用保命用的槍亂來我絕對不饒你!」

 

火神此時的叫囂就跟虛張聲勢的幼獸一樣,沒半點信服力。

 

聞言,青峰居然很贊同的點點頭,「也是,吃飯工具拿來做這檔事的確不妥,要是每次跟歹徒交鋒時腦袋都浮現你很爽的表情肯定會讓我分心……」

 

「爽你個頭!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爽啊!」那種又硬又冷又冰的鬼東西怎麼可能會舒服!

 

「沒試過你怎麼知道舒不舒服?還是說……大名鼎鼎的火神消防員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膽子還真小啊。」

 

被青峰激得失去理智的火神腦袋一熱,想也沒想就反唇相譏,也一併把自己給送進火坑。「你才膽子小!管它是槍還是什麼的儘管放馬過來!」

 

不論經過多久,激將法始終對大我很有用哪。

 

「那我就不客氣了。」青峰噙著一抹邪惡的笑,以槍替手隔著衣物,由火神的鎖骨一路來到腰際,用槍口拉下火神的褲頭,露出底下已經微微挺立的分身。

 

「怎麼?剛剛那樣你就已經有反應啦?」

 

「囉、囉唆!」看見自己探出頭來的火兒子,羞恥心讓火神的理智瞬間回籠,「等等!我、我不比、我不比了!再說為啥我要在這種地方證明膽量啊!」根本沒有意義不是嗎!

 

「太遲了。小心點,我可不想在你的身上開個洞。」說著,青峰還惡質的用槍戳了戳肉棒頂端,使得火神敏感的一顫,藉著頂端開始滲出的液體一路來到下方的囊球,慢條斯里的用槍口描繪起輪廓,「比起分心,在緊要關頭腦袋浮現你的臉也會讓我更有幹勁,為了提升我的生存率,你會配合我的吧大我?」

 

青峰那笑容沒有欠揍,只有非常欠揍。

 

火神從來沒有這麼想一槍打爆青峰過。

 

當火神被青峰用槍以各種方法玩遍過後,知道裡頭根本沒半顆子彈時,氣得直接把槍口塞進青峰口中,讓前者親自體會何謂槍交。

 

「爽嗎?你爽嗎?老子剛才這樣被你捅的時候就是這種感受你倒是說說爽不爽!」

 

捉弄老虎太過頭是會有報應的。

 

 

Fin

 

 

****

慕生日快樂!!!

不好意思打到後來有點跑題了

中間劇情就已經失控了.._(:3_

我原本是想打青峰拉著火神的手調情(?)結果就奇怪的變成這樣了(靠

中間還一直被拉走去敲內心戲到底........

感覺有點雜亂都快不曉得我要表達什麼了...OTZ

希望不會讓你失望QQ


然後因為時間壓力所以我有些地方沒敲XD

可能會找時間在詳細補完火神用槍摸青峰(乾我超想寫XDD)以及青峰用槍PLAY火神(欸

應該...會寫吧(遠目

2012/10/22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