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單一顏色為底的客廳內擺了一張優雅的長桌,長桌末端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作業簿,可見又在上演例行的趕作業大會。
  
  不久,門被推了開,熟悉的身影踏入客廳立刻引起桌旁女孩的注意,女孩朝門口招了招手,臉上寫著不懷好意。
  
  「喲!你回來啦?」
  
  「啊。」帝奇僅以單音節作回應,擺明是在敷衍。
  
  「小帝帝~一起來幫忙吧?」伯爵的頭上綁了必勝兩個字的白布條,看的男人是很想轉身帶上門,來個眼不見為淨。
  
  「在那之前,帝帝要不要先解釋一下,為何會帶人類過來呢?還是個驅魔師耶~」蘿特嘴裡咬著鉛筆晃阿晃的,對於男人身後的人影非常有興趣。
  
  帝奇只是嘆了口氣,右手一揮示意後方的少年進來。
  
  其實自己連為何帶他回來都不曉得,瞧著那雙翡冷翠般的雙瞳,任何拒絕的念頭瞬間消失無蹤,有的只是對於少年的強烈好奇心,回過神來自己已帶他回到邸宅內了。
  
  「咳…我並不是驅魔師。」沒想到老熊貓給自己的衣服也挺麻煩的。拉比雙手一抬很率性的將外衣褪去,這舉動重重的在帝奇的心頭震盪,為眼前還認識不滿半天的少年傾心擺蕩。
  
  拉比將右手平放在胸前,面向千年伯爵深深的鞠了一個躬,清澈的嗓音有著堅信與覺悟。「久違了,千年伯爵,我是書人一族的拉比,為了紀錄歷史需要諾亞一族的立場,伯爵是否能答應這份請求呢?」
  
  「哎呀呀…書人的繼承者是吧?怎麼會突然想與我們同一陣線呢?很.可.疑.唷!」伯爵的眼神變得冷冽而犀利,常人看到這種眼神不是躲避就是恐懼,拉比不是一般人,墨綠的寶石仍然直勾勾的瞧著對方,格外令人懾服。
  
  不止帝奇,這下連伯爵與蘿特都對眼前這名人類感到有興趣,或許意外的合得來呀,這名人類與他的孩子們。
  
  「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相信,啊…那有什麼方法能讓你相信我呢?」從來就不奢求伯爵會如此輕易答應自己,拉比懊惱的搔了搔臉頰。
  
  「不然這樣好了,帝帝和這傢伙打一場吧?」蘿特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長相詭異的粉紅雨傘,在半空中晃阿晃的,講到帝帝時指了指帝奇而後指向拉比。
  
  「嗄?為什麼是我?」帝奇一臉錯愕的看向自家妹妹,依他看蘿特根本只是想看戲,也用不著拿他來開刀吧?
  
  「不錯不錯~剛好也可以試試他的身手,若你贏了就允許你待在我們這一方作紀錄,輸了的話…」伯爵刻意不將話說完,後果彼此心知肚明,既然拉比已經見過他們的真面目就不可能讓他活著出去。
  
  「啊啊~好麻煩…」不過也挺有趣的,和諾亞打架耶!這種機會不可多得哪!
  
  在帝奇的眼中拉比說的和想的根本是兩回事,整張臉寫滿了躍躍欲試,嘖嘖。
  
  「喂喂…那我的意見咧?」一旁的帝奇丟給蘿特一個白眼,後者只是興災樂禍的笑了笑。
  
  「真是…」無奈的整了整高禮帽,瞥了拉比一眼,少年給了自己燦爛的微笑。
  
  「不要放水哦!否則…吃虧的會是你。」精光一閃,強勁的風自橘髮少年身上捲出,秀氣的臉龐有絕對的自信。
  
  早在自己改造完INNOCENCE之後,他就算不藉由槌子也可以隨心所欲的操控能力,帶在身上純粹是好玩罷了。
  
  「是嗎?來試試看吧!」糟糕,拉比很容易引起自己內心的黑暗面哪,這樣會讓他…不由自主的認真起來,想好好的弄壞他!
  
  黑影一閃瞬間出現在少年身後,白色手套在握住少年脖子的剎那撲了空,悠悠的嗓音在另外一頭響起。
  
  「對了,我忘記問,在房子內打沒關係嗎?會弄壞哦!」拉比和帝奇起碼拉開了五、六公尺有,少年一臉認真的注視著蘿特問到。
  
  帝奇握了握空虛的手,琥珀色的眸子眨了眨,一旁的蘿特因為帝奇的失手以及拉比的問句笑到翻過去,伯爵則是從作業堆裡抬起頭嘆了口氣,頗語重心長的道。「帝帝啊…認真點,不然叫你跟他打就沒有意義了~」
  
  「是是是…」還是那樣很不以為然的回答。
  
  方才湊進少年身旁,頓時清爽的氣息撲鼻而來,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貪戀起少年身上陽光般的芬芳,不行不行,大意不得哪。
  
  邪魅一笑,一個閃身再度來到少年身旁,對少年發動一波又一波強烈的攻勢,每當要劃破那晶瑩的肌膚時都更令帝奇興奮,偏偏少年總是很巧妙的閃過,還不忘給對方一抹笑,不是嘲諷也不是挑釁,就是單純的笑容,使的帝奇完全處於恍神狀態,絲毫沒有拿出原本的實力。
  
  將這一切收進眼底的蘿特托著腮,語氣相當篤定。「啊啊~這樣下去帝帝一定輸嘛!跟他相處那樣久以來,這還是頭一遭看到帝帝在意一個人耶!」
  
  「喔呀喔呀~小帝帝也長大了…」伯爵感慨的掏出手帕擦了擦不知是真是假的眼淚。
  
  上方的人是打的不意樂乎,下方的則是很是悠哉的發表議論。
  
  在你來我往的交錯中,帝奇體內的血液愈來愈奔騰,攻擊的速度也逐漸加快,使得拉比愈來愈不能招架,在一次的交鋒中劃破了拉比光滑的臉頰,艷麗血色綻放的同時更是喚醒帝奇深處的嗜虐心,忍耐似的舔了舔上唇,長臂一伸無數隻黑色斑蝶氣勢磅礡的朝拉比襲去。
  
  認真了!認真了!這樣才對嘛!以天花板為起始軸,用力一蹬衝往帝奇的方向,同時習慣性的轉動槌身,數個寫著異國字的法陣自拉比腳下與周圍浮出,往寫著火字的圖案敲了下去,聲線跟著傳入帝奇耳裡。「劫火灰燼,火判───!」
  
  炙人亮眼的火龍朝男人衝去,帝奇一個側身便輕鬆閃過,犧牲的是朝向拉比衝去的黑蝶,火紅的亮光灑落在黑色大廳分外鮮明。
  
  男人駿逸的臉龐多了分霸氣與猖狂,無不訴說著此時的狀況絕不是只有危險兩字得以形容,優雅的往前跨步瞬間來到少年眼前,純白色的手套毫無預警的探入拉比胸內握住體內規律跳動的器官,同時拉比也將手刀扺在男人的頸項前方,而後狡猾一笑。
  
  彼此對視了半迥,拉比率先打破沉默。
  
  「你很厲害。」豪不吝惜的給對方讚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心臟隨時會被捏碎,因為自己的反擊速度絕對不亞於對方。
  
  「你也是。」帝奇的嘴角揚起幾許弧度,他愈來愈欣賞這名少年了。
  
  毫不畏懼的眼神,隨意又強韌的個性,以及墨綠背後暗藏的情感都讓自己移不開目光,偶爾帶點率性,偶爾帶點俏皮,重要的是…少年和自己一樣非常享受打鬥中的快感,沒有任何掩飾。
  
  兩人很有默契的收回手,相視一笑,一個想法閃過帝奇的腦海,大手一圈將人摟近而後穩穩地落在地面上。
  
  「啊…謝啦!」望著昏黃色的眼眸,彷彿有種快被吸進去的錯覺,小臉的溫度不由得拔高,有些困窘的推著男人試著轉移話題。「這樣算通過嗎?」
  
  「哎呀…這個嘛…」又是故意拉長尾音,拉比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完全擄獲了伯爵玩樂的心,要知道,這種表情在他可愛的孩子裡是瞧不著的呀…
  
  「通過~~」伯爵舉著不曉得打哪來的圈圈牌子,還在那裡搖來晃去。「蘿特呢?」
  
  「沒異議,不過…」蘿特瞄了拉比一眼,手中多了兩本作業簿。「交給你啦!既然你是書人這些題目應該會做吧?」
  
  「我看看…」拉比死命的推著巴在身上的男人,礙於行動不便的關係根本看不著蘿特手中的作業是什麼,有點不耐的叫到。「喂!我又不是你的抱枕!放開我啦!」
  
  「那你當我的抱枕不就得了?」啊啊…這種凶暴彆扭的地方他也很愛!這只可愛的小兔子,既然是他發現又是他撿回來的,理所當然是屬於自己的。「你是我的啦,可愛的小兔子。」
  
  「兔、兔子!?還有我幾時變成你的啦?」還當他的抱枕咧!拉比回過頭看向蘿特,指了指黏在他身上不放的男人,臉上掛了三條黑線。「他一直都是這樣嗎?」
  
  「怎麼說咧~現在才這樣吧?不要管他啦!快點幫我寫作業!」蘿特不耐煩的搖了搖手中的作業簿,催促拉比動作快一點。
  
  一旁的伯爵早就放任起帝奇的行徑,努力的幫自己心愛的長女趕作業,反正自己也挺中意這書人的,呵呵呵……
  
  「啊──!這樣我沒辦法寫字啦───!」拉比氣急敗壞的掙扎起來,只可惜男人一點鬆手的跡象也沒有。
  
  「你答應當我的抱枕我就放手~」小兔子身上的氣息好好聞,抱起來剛剛好。
  
  「快啦快啦~~小兔子~~!!」蘿特有樣學樣的跟著帝奇一塊叫,左手不停的敲著咧蘿催到。
  
  「蘿、蘿蘿特大人!不不、不要敲咧囉啊啊啊───」
  
  「為什麼我要當你的抱枕啊?還有不要叫我兔子──!」他…選擇諾亞這方真的是對的嗎?這豈止是有趣?根本到了怪異的地步好嗎──!
  
  
  
  「你這該死的傢伙在摸哪裡啊啊啊啊────!!」帝奇這男人,搞不好骨子裡是個變態…怎麼自己有誤上賊船的感覺?唉…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