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空間內,中央擺了一張咖啡色的辦公桌,桌子的主人正專注地看著手中的資料,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資料上顯示近期來院內的病人看診數,以及門診人數都有大幅上升的趨勢,而自身的醫院規模在高層領導下不斷地擴充、增大,這對九燁而言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看來先前用網路以及一些特殊管道來對付恆白總算是收到成效,男人的心情更是好上了那麼幾分。
  
  九燁酉巳────正是九燁集團的領導人,同時也是九燁醫院的院長,更是策劃一切阻撓恆白的幕後主使者。
  
  九燁醫院在境內可以說是屬一屬二的大規模醫院,院內不但擁有頂尖的醫療陣容,且使用的醫療設備更是世界上最先進最精密的診療儀器,使得那些和九燁在同一個區域的醫院及診所遲遲沒有病患上門,十間有九間最後都淪落被吞併的下場,而剩下來不願屈服的那間醫院,經營不下幾個月就因為九燁的打壓和財經上的壟斷而倒閉。
  
  九燁酉巳冷哼。縱使泛黃的臉龐刻有歲月逗留的痕跡,卻絲毫不減男子後天在環境下所孕育而出的自傲與氣勢。
  
  「想跟我鬥?再等個一百年吧。」自己這次派人以意外為掩飾故意衝撞至恆白醫院內,就是給恆白最後的警告,且這一切不過是一個開始,接下來,他會慢慢的將恆白的羽翼摘除,他會讓他們徹底明白拒絕與九燁合併是多麼愚昧的一個選擇!
  
  前些時候給對方面子不領情,就別怪自己來陰的
  
  啪的一聲,九燁酉巳得意的闔上資料夾,被貪婪徹底腐蝕的嘴臉更是扭曲的不成人形,男子張狂的放生大笑,每一個的笑聲裡都透露著當事者的勝利在握,以及絕對的信心。
  
  就在男人尚陶醉在虛榮的幻想中,下一刻黑眸迥然瞪大,接著九燁酉巳的四肢像斷了線的玩偶般掉落一地,失去連接點的手臂咚咚的掉落在木製地板上,身軀也因為沒有了雙腿的支撐而撞上地面,艷麗的血色有如藝術一般的揮灑在乾淨的牆面上,男人起初囂張的笑聲立刻轉為駭人的哀鳴,最後只能將那最醜惡的面貌永遠烙印在臉上。
  
  「啊、啊啊啊啊─────!」來人不給中年男人喘息的餘地,銀白的光芒在九燁酉巳的脖子上閃過流線,人頭立刻落地。
  
  來人全身被黑色質感的風衣籠罩,黑曜石般的眸除了肅殺外更是添了幾許憎恨,紮在腦後的黑髮隨著男人入鞘的動作悠悠擺蕩,宛若死神一般的令人畏懼,卻又邪魅的吸引人。
  
  「廢物。」神田萬分嫌惡的將臉頰上因大量噴灑出的紅瀑而沾染的點點血漬抹去,冷冷的望著切割面相當整齊的四肢,接著長腳一伸像踢足球一般的將地上的頭顱踹向牆壁,又爲白皙的牆壁上點綴了幾朵紅花,那景象之慘烈。
  
  黑眸危險地瞇了幾分,拿起男人桌上的資料夾,翻了幾頁後將目光停留在一名青年身上。
  
  就是這傢伙。
  
  恰好自己現在正愁沒有物品能磨一下久未活動的六幻,這青年絕對是很好的一個選擇。
  
  他會讓他親身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死不如生方才自己還覺得讓這雜碎死的太乾脆了點嘖。
  
  黑色風衣在空氣中畫了個半圓,下一秒,空間內只剩下腥臭的血腥味以及九燁院長散落一地的屍塊
  
  
  
  
  夜,深了。
  
  
  
  
  
  
  TBC..
  
  
  
  
  作者亂入:
  留言森明天回
  今天好累啊..(倒地
  就連字數也突然縮水很多(巴
  
  感謝點閱ˇ
  
  2008/05/25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