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白醫院的屋頂上,某人正繃著一張死人臉殺氣騰騰的瞪著好友,一旁的小傢伙則是不知所措的望著臉色糟糕透頂的神田,不曉得該怎麼辦。
  
  原本打算在以武力和科穆伊威脅來的假日帶小豆芽出去走走,卻被這隻橘毛兔一通煞風景的電話給中斷,說什麼有重要的文件要給他看
  
  最好是很重要,否則他今天絕對會在這傢伙身上多開幾個洞。
  
  瞧見自家友人的怒火都可以拿來煎牛排的模樣,讓拉比乾笑了聲,手中由印表機印出來的紙遞出去也不是收著也不是,就這樣尷尬的卡在半空中,最後在抱著必死的決心之下塞給了神田。
  
  「這是我昨晚收到的。」祖母綠的眼眸在神田接下那張紙的瞬間黯淡了幾分,深邃得讓人察覺不出其中的思緒,但很快的拉比便抹煞這份異彩,在神田再度抬眼的同時恢復了以往的模樣。
  
  收回了玩笑,拉比嚴肅的道。「下一步,你會怎麼做?」這個男人可不是你想擋就擋的掉的人物哪
  
  這是第一次,神田有了猶豫。
  
  若是以往的他,絕對是二話不說的擦好六幻,等著那名男人的到來。
  
  但,現在的他,有了掛心的人────
  
  一個用盡千方百計也想得到他能力的男人,知道了他的軟肋後,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而不善加利用?
  
  他知道拉比一開始就想到了這點,才會要他慎重考慮。
  
  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讓小豆芽有機會成為那男人威脅自己的把柄。
  
  「敢來,殺。」黝黑的細眸果決的凜了起來,神田向來是說到做到。
  
  聽見好友意料中的回答,拉比只是笑笑。「早知道你會這樣說,只是」未完的語句,話語裡的含意彼此心知肚明。
  
  點到為止,就夠了。
  
  或許是感到氣氛的凝重,亞連不安的拉了拉神田的衣擺,儘管孩子聽不懂他們之間的對話,但比一般孩子還要聰穎且細心的亞連,隱約的明白兩人討論的事情似乎和自己有關係。
  
  他是不是給優造成麻煩了?
  
  瞧見小傢伙自責的眼神,大手一撈直接將人抱起。「你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邊就好,剩下的不需要去想,懂嗎?」
  
  其他的,交給他來解決就夠,既然認定,就不會再放手───
  
  說什麼也會保護,這個讓他寄託全部感情的人兒
  
  眨了眨雪眸,小傢伙有些遲疑的輕啟櫻唇,卻欲言又止。
  
  對於亞連的反應神田也沒多說,只是輕柔的撫著孩子雪白的銀絲,厚實的掌心將無限的溫暖傳遞到孩子的心坎,緩和了許多的負面情緒。
  
  更是讓孩子在內心下了一個小小的決定。
  
  而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拉比,只是默默的帶上門,走下屋頂,深綠的瞳孔隱藏了複雜的情緒。
  
  神田低低的切了一聲,縝密的思慮不停地計算著該怎麼做才能將那名男人打發走,又不讓那傢伙察覺小豆芽的存在。
  
  說實在的,那男人的情報網分布的相當廣,加上最近自己私自行動早就曝光的行蹤,最遭的情況就是那傢伙已經查到了自己身邊有亞連在。
  
  突然,一個軟軟的物體貼上神田英俊的臉龐。
  
  ───孩子白嫩的手掌。
  
  身穿米黃色衣服的亞連,頭上有個狗狗造型的可愛帽子,雙手袖口部分滾著白邊一路延伸到肩膀,小傢伙因為想靠近神田,身子一個往前傾,略大的狗帽子就這樣蓋在孩子的頭上,前者並沒有將帽子拉起,只是專注的捧著神田的臉,先是認真的凝視了幾秒,之後給了對方純真可愛的笑,幾乎是在一瞬間化解了神田的愁緒以及擔憂。
  
  「亞連會乖乖的,不會給優添麻煩所以優不要擔心好不好?」他喜歡看到優漂亮的眼睛裡盈滿笑意,又深又亮又令人安心比在天空上看過的每一顆星星都還要吸引人。
  
  神田很緩慢的眨了眨眼,隨後彈了彈孩子光滑的額頭,不大不小的衝擊力使得孩子頭上的帽子又往下蓋了幾分,亞連無辜的捂著頭,不服氣的嘟起小嘴。
  
  「優壞,偷打亞連───
  
  「我這是光明正大的打,笨豆芽。」
  
  即使視線被寬大的帽子掩蓋,但亞連就是知道,神田現在的表情一定很溫柔、很溫柔
  
  神哪,可以的話,他能不能一直一直的陪在優的身邊────
  
  
  
  
  
  以赭紅作為底調的包廂內,有一名男人慵懶的仰躺在柔軟高級的沙發,頭部則是枕在一名短髮女人的大腿上,寬大的帽子似乎是為了避免惱人的燈光,將男人的五官遮去了大半,但還是能從縫隙中探見類似面具的物體,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隱約能分辨男人擁有一頭火紅及肩的長髮。
  
  不下半迥,包廂的門被推了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朝沙發上的男人點頭示意,對於男人這種放蕩不羈的行為早已司空見慣,平靜的回報調查的事情。
  
  「您所交代的事情已查屬完畢,郵件並沒有收到回覆。」
  
  對於這樣的結果,男人只是無所謂的應了句。「他要是會回那就不是冷面了,然後呢?」
  
  「是,目前查到的是亡徒的成員都在一間叫做『恆白』的醫院擔任主治醫師,鬼紳士主治精神科,赤兔主治小兒科,冷面則是外科。」
  
  「今天晚上查出冷面的住處,有好一段時間不曾見到他,我還挺想念他的───」自從三年前無故引退,他用盡任何管道找了冷面許久,卻還是音訊全無,加上那個老胖子又什麼都不肯透露,最後根本是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逼迫停止搜尋。
  
  然而,前幾天九燁的事件正好給了自己最佳的線索,透過他的情報網,只要有任何蛛絲馬跡他也能查出來,終於,讓他找到了那傢伙出沒的地點。
  
  更令他感到興趣的是,當初那名以冷漠殘酷出名的冷面,身旁竟然會跟了一個孩子?
  
  「是,另外,這是下屬拍到的照片。」西裝男子自胸口拿出了一張照片,照片中是一名黑髮男子牽著銀髮男孩的模樣。
  
  眼眸在接觸到相片中孩子的臉龐時難以置信的瞠大。
  
  左眼紅色的印記,一頭雪白的髮絲只是年齡似乎不太符合。
  
  「這孩子……」男人若有所指的拿起相片,久久不曾將目光移開。
  
  
  
  
  寧靜的風雨,似乎開始捲起了不尋常的風暴────
  
  
  
  
  
  
  TBC..
  
  
  
  2008/09/08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