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各大媒體以及報紙頭版分別報導九葉高層人員不明死亡,且個個死相悽慘,弄得九葉院內的病人以及醫師人心惶惶,而正在恆白大廳悠閒的看著新聞的拉比了然的笑了笑,一旁的帝奇則是很可惜的嘖了一聲。
  
  「阿優這傢伙動作還真夠快」只要是關於亞連那孩子的事情阿優似乎都會相當認真哪。
  
  「是啊~要去也不找一下。」好不容易有正當理由可以舒展一下筋骨,竟然就這麼從自己眼前溜走,真是無奈。
  
  聞言綠眸一瞪,男子馬上識相的噤聲。
  
  「你今天怎麼沒有去陪那隻小熊貓?」神田離開醫院已經兩天了,這些天來拉比為了照顧那小傢伙還特地住在醫院,根本是寸步不離的陪在那小熊貓身邊,小兔子對自己就沒有那麼熱情說還真讓自己有想掐死那白髮小鬼的衝動。
  
  藉由帝奇的表情就能明白對方內心的想法,拉比帶點威嚇意味的推了推帝奇的頭。「不要給我打那些歪主意,亞連和昨天一樣跑到外頭去等阿優了。」
  
  自阿優離開醫院後,亞連那孩子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就是坐在外頭望著門口,銀白的大眼寫滿了等待與渴望,那模樣讓他們看得很是心疼,卻又阻止不了孩子。
  
  「幸好那孩子的傷勢恢復了七八成了,要不然要是讓阿優知道亞連這兩天以來都待在中庭那我可糟了」想起友人當初的「好言相勸」拉比就忍不住抖了抖,接著瞇了一眼一旁笑的異常燦爛的男人。「你幹麻?」
  
  沒事笑得那麼噁心做什麼
  
  「現在可以輪到我獨占你了吧?小兔子~」說著說著帝奇可以說是用撲的撲上拉比身上,接著大手一環將人帶上肩,大搖大擺朝休息室前進。
  
  「喂!你這傢伙以為這是哪裡嗄!放我下來你這死變態─────!」可惜某人完全不將少年的叫喊放在耳裡,繼續邁開步伐,而其他的護士和病患們早已見怪不怪,紛紛繼續手中的事情徹底無視。
  
  
  
  
  一名擁有雪白髮絲的孩子小手抱著一團毛絨絨的黑色物體,清澈的銀眸直勾勾地望著醫院大門,銀白分明的眼眸除了期盼還是期盼。
  
  優什麼時候會回來呢?他好想好想優
  
  這幾天,拉比哥哥都會來陪自己,但是,其實他不希望拉比哥哥丟下工作來照顧他,他不想給他造成麻煩,雖然拉比哥哥聽到自己這樣說時只是給了自己好大的微笑,溫柔的告訴自己說這一點都不會麻煩,那漂亮的綠色眸子真的讓他好安心好安心。
  
  可是,還是不一樣。
  
  和優那亮亮的黝黑眸子完全不一樣
  
  沒有優陪在自己身邊讓他變得好難入睡,那溫暖的溫度,和那令自己放心的氣味,沒有了這些讓他好不習慣,加上自己本來就會害怕漆黑的密閉空間,晚上根本睡不著。
  
  害他最近都被那個變態叔叔說是熊貓,不過每次那個叔叔這樣說自己的時候拉比哥哥都會打他,讓他的心情開心許多。
  
  他才不是什麼熊貓呢!
  
  拉比哥哥也有問自己是不是睡不好,他也只是搖搖頭,不想再麻煩人家。
  
  而且最近他都會做好奇怪的夢。
  
  夢裡面的場景都一樣,周圍是沒有見過的地方,有很多奇怪的機器,他好像被什麼溫暖的東西包圍著,而且一直有被人注視的感覺,每次自己想看清楚時都只能稍微捕捉到白白的衣角,很像是醫生穿的那種白袍,有時候則是會看到很多不認識的人在外頭走來走去,可不管怎麼樣就是無法看清楚他們的臉,只能感覺到他們的眼神,那種沒有溫度的眼神,都會讓他想起之前不愉快的回憶
  
  他不喜歡那個夢,很不喜歡。
  
  孩子縮起小身軀,將懷中的黑貓抱的更緊一些,小巧的手指在黑色柔軟的毛皮上來回撫摸,讓貓咪舒服的打起呼嚕。
  
  「吶紳士,優到底什麼時候會回來呢我好想他」雪白的眸巴眨巴眨的望著紳士,而黑貓琥珀色的大眼轉了一圈,只是將脖子埋進柔軟的小身軀小憩了起來。
  
  雪眸戀戀不捨的望了大門一眼,想起自己沒有吃過早餐就偷溜出來的事情,提醒自己該回去了,不然被利娜莉姊姊發現自己又沒吃飯就跑出來會被唸的。
  
  孩子輕手輕腳的下了長椅,怕會驚動到懷中睡得安穩的紳士還刻意放慢腳步,那小心翼翼的模樣讓其他走動的護士是忍不住莞爾,強忍著上前抱住孩子的衝動,小花朵朵開的望著小傢伙慢慢的走至電梯處,才繼續工作。
  
  亞連的病房位於恆白的第5層樓,平常他會慢慢走樓梯走回去,但是今天礙餘時間緊迫的關係孩子只好選擇搭電梯。
  
  看著懷中的紳士睡得如此舒服,亞連也開心的露出一抹笑,紳士的毛色和優的頭髮一樣,黑黑的好有光澤,不曉得優的頭髮摸起來會不會一樣軟軟的?
  
  還在思考問題的孩子,被電梯猛然的震盪給嚇了好大一跳,下一秒只聽見喀咚一聲,類似機器停止運轉的聲響,空間內頓時一片黑暗,亞連的瞳孔更是不由自主的放大。
  
  「咿────!」孩子害怕的往後跌了一跤,連帶著懷中的紳士也摔落在地,可貓咪的身手本來就相當靈巧,紳士一個跳躍輕鬆著地,剩下的是亞連斷斷續續的嗚咽。
  
  「嗚紳士你在哪裡好恐怖───
  
  小手不停地在地上摸索,希望能摸到軟軟的黑貓,可惜怎麼探就是摸不著,讓孩子的心更是提心吊膽了幾分。
  
  深植腦海的強烈恐懼不斷侵蝕著孩子的理智,斗大的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般不停地自小臉滑落,孩子的心跳也失速的加快跳動,血液過於快速的傳遞使得孩子呼吸漸漸困難,加上哭泣的關係更是難受幾分。
  
  「喵嗚」儘管紳士已經湊到孩子腳邊,但亞連並沒有注意到,小小的身軀不停地顫抖,甚至開始冒起冷汗,急促的呼吸混亂了腦袋,在恐懼與痛苦的交幟下孩子唯一想到的就只有一人。
  
  「嗚、優……
  
  ───他好害怕
  
  最後孩子再也承受不了這龐大的恐懼,到抽了一口氣,小小的身子無力的朝一邊的地板滑落,發出刺耳的碰撞聲,電梯內紳士細微的叫聲頓時擴大了幾分,更是包含貓咪的驚慌與擔憂。
  
  下一瞬間,電梯門像是被利刃劃開一般從中分裂,照亮了晦暗的狹小空間,緊接而來的是來人憂心的呼喚。
  
  
  
  
  「小豆芽!」
  
  
  
  
  
  
  
  TBC..
  
  
  
  
  作者亂入:
  神田哪 我對不起你囧
  生日賀文沒法子生出來嗄..
  就把這篇更新當作生日賀文好了..
  (賀文竟然還是小豆芽面臨危險的文..) ((被神田砍死
  
  感謝點閱ˇ
  
  
  2008/06/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