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就體格與現實層面而言,朔華想壓倒冷暮的可能性比非黑熱情朝他們微笑還要來得低,但朔華骨子裡那抹男性的矜持實在是不容許他老是當下面的那個。
  
  無關面子問題,而是一種征服慾。
  
  真要論,朔華覺得冷暮的臉龐比起自己還更要有那種陰柔感,儘管多數時候是陰得會讓人背脊打顫就是……
  
  難道因為先天的體型差距就註定了誰上誰下嗎?可若真給他機會他也沒那個可能撲倒冷暮……除非對方乖乖的讓他擺佈。
  
  嘖……真可惡,一次也好,他還真想在上面俯視冷暮那雙淡籃眼眸染上情慾的色彩。
  
  「想什麼?」枕在身旁的冷暮似乎是察覺了朔華的沉思,且由對方頻頻閃爍狡黠光芒的靛藍,忍不住開口問。
  
  「沒什麼,只是想在你上方親眼看看你有感覺的表情罷了。」
  
  鮮少地,朔華抱緊了枕頭表示只能口頭上說說實際上根本是痴人說夢的遺憾。
  
  冷暮揚眉,冷淡的嗓音清楚含著接受的意味,「沒什麼不可以。」
  
  「咦?」聞言朔華忍不住瞠大眼眸。
  
  他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很不得了的話?
  
  這道行比自己還要高的狐狸竟然會答應讓自己壓?強忍住掏耳的衝動,朔華滾動了喉嚨不怎確定的再度確認,「你……說真的?」
  
  某人直接以行動代替了回答,大手穿過朔華的腰,將人給撈到自己身上,淺淺的天空藍有著朔華很喜歡的笑意。
  
  犯規啊……這表情────
  
  腦海依舊有些難以置信的朔華被冷暮主動送上來的吻給挑起了衝動,同樣熱情的索取對方的氣息,內心因可以撲倒冷暮而激動難當,只是在某處還存著一絲絲的懷疑。
  
  當然這抹懷疑很快便在慾火的撩撥下消散殆盡。
  
  
  
  「唔啊……可、惡……這和平常不都一樣……
  
  因為騎乘位的關係體內的熱燙似乎比以往埋得更深,讓朔華輕顫不已,內心不甘指數節節高升。
  
  儘管就字面上解釋也算是「俯視」冷暮,但本質上根本不同啊────!把他方才的喜悅還他,可惡。
  
  染上快感的狹長眼眸清楚寫著「這不就是你要的?」似乎就連朔華想欣賞他有感覺的表情也問了進去。
  
  嘛……他是不否認冷暮這時候的表情很吸引人。腦海升起一股頑劣的想法,下一秒用力的夾緊對方,滿意的瞧見冷暮因突來的刺激而加快了低喘,浮現快感的蒼穹蒙上淡淡的薄霧,使其更為深邃蠱惑。
  
  冷暮的唇勾起了淺淺的弧度,難得的不是那種可以氣死人的壞笑,而是對戀人的惡作劇小小的放縱。
  
  「今天讓你主導。」
  
  好大的口氣這傢伙……說起來被進入的還不是自己────
  
  對上了冷暮的眸,看見那雙眼眸背後的些許退讓,讓朔華有些心動,方才的不滿也漸漸化開。
  
  對冷暮而言,他更喜歡採取主導而非被動,這不啻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讓步?
  
  「哼……做好覺悟吧你!」有些賭氣似的低喃,強硬的吻上對方開始了冷暮所給予的「主導權」。
  
  ────儘管非常有變相的讓自己服務的嫌疑。
  
  
  
  不過,可以一邊看著冷暮有快感的表情一邊享受那份官能,似乎也不壞……
  
  
  
  Fin.
  
  
  
  ****
  其實只是想打打朔華空歡喜一場而已(被巴
  
  感謝點閱ˇ
  
  
  2010/06/12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